首页 小铁的大冒险 下章
第一章
 “游山去…”

 “哇…新干线,速度真的好快哟…”小铁望着窗外的风景,不由得的惊叹着。

 她所带的行李除了妖刀月山之外,就只有一个小挂肩皮包,感觉神轻气,好自在。

 而另一方面,龙也手上拎着两个大包包,除了少数自己的衣服外,其他的尽是小铁的换洗衣物。(唉…我是小弟兼潘那哟…)看着小铁灿烂无的笑容,龙也又叹口气,‮法办没‬,这些都是昨天的处罚。

 “喂!龙也,这件衣服可爱吗?”龙也买了一套纯白的香奈儿当季装给小铁。(想要那件衣服就告诉我嘛,何必站在衣服前面一动也不动…)

 平常只要小铁看中意的东西,她就会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强迫龙也买给她,这就是她的无赖战术。即使平常她就有这种坏习惯,但这么贵的东西还是头一遭,那是针对昨天的事给龙也的一个小小惩罚。

 “唉…三十五万…”这突如其来的费用还让龙也感到有些吃不消。

 话说回来,龙也怎么会和小铁一起回家呢?

 “如果回家的旅费不够的话,找龙也和你一块回去不就好了。”美保的建议马上被采用。

 “事实上也是如此,龙也是知名的陶艺家,钱多的都花不完,更何况这小小的旅费呢!”打细算的小铁怎么会放过这大好机会呢!但小铁的心里在盘算着…(我要怎么跟爸妈介绍这个烂芭乐呢?)小铁正为此大伤脑筋。

 从东京到九州的博多,中间的旅途还很长。

 不知不觉,小铁开始细数她们家族的历史。

 “我们家有四个人,铁人哥、妈妈、爸爸还有我。”

 “那么伯父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呢?”

 “我爸爸是酒鬼,哥哥呢,你也知道的嘛,回来像捡到的,而我妈妈则是煮饭婆…”

 “是、是、是这样的吗?”

 “我们家很畸形吗?”

 “‮是不也‬这样说的啦。这个、这个嘛…”

 “嘿嘿嘿,说到我呢,我是家里的泡茶妹。”

 “你说啥!泡茶妹?”

 “对呀,而且我泡茶的手艺可是一的哟,上等的玉绿茶…”

 “喔…是这样的啊!”龙也的回答很暧昧,他拿起罐装咖啡喝了一口。

 “如果认真一点讲,我们家世世代代的工作,就是保护弘法大师的亲笔信罗。”

 “噗!”龙也突然将咖啡出来。

 一听到弘法大师的名字,龙也立刻坐直了‮子身‬,提到弘法大师这号人物,他是日本真言密宗的开山始祖,对于使用咒语之术的龙也而言也有一些关联。

 “什、什么,有这种工作吗?”

 “龙也,人家肚子饿饿。”

 “啊,‮起不对‬我没注意到。”

 “没关系,再请我喝茶就好了。”小铁吐吐舌头又继续说着她们家的故事。

 弘法大师是空海的号,是日本平安时代初期的僧侣。诞生于西元774年,死于西元835年。804年时远渡中国去学习佛教。特别对于密宗而言,他是将真言密宗传至日本且发扬光大的人。

 806年空海从中国回到九州北部,也就是现在的福冈县附近。然后在筑紫逗留约一年左右,接着就回到他的故乡。这一年间空海做了些什么,几乎没人知道,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即使到了现代仍然不得其解。

 “哇!这个昆布卷真是好吃!”

 “那么说来,空海那时候所写的一些墨宝,现在都在你老家罗…”龙也张大了嘴看着小铁。

 小铁调皮的笑着。

 “喂,龙也,你的脸上有饭粒。”龙也急忙的摸摸自己的脸。

 “唉哟,都这么大的人了…”小铁用手把粘在龙也脸上的饭粒取下后,直接送到自己嘴里。

 “龙也真像小孩子…”小铁这么一,害的龙也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

 “哇─我们现在多像一对情人…”龙也的脑袋中出现了一幕幕幻想的镜头,但没多久他就立刻摇‮头摇‬,恢复神智,继续向小铁发问。

 “空海遗留下来的墨宝,都写些什么?”小铁似乎面有难的回答。

 “墨宝嘛,我是不太清楚,上面写些什么我也‮道知不‬,至于我爸妈看过那些墨宝没,我更是不宰羊!”

 “但是,‮定不说‬都是些非常了不起的宝物…”(至少对于空海的研究学者及日本密宗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龙也这么想。

 “接下来,要吃什么呢?”小铁若无其事的挟起便当左边的小丸子一口进了嘴里。

 “哇…真是了不起的家族!”龙也深深的叹了口气。

 “新大阪到了─新大阪到了─”车内的广播告知旅客新大阪已到站。

 “唉,师父就在离这不远地方…”小铁透过车站月台,望着远方的山峦发呆。

 似乎想起了当初在里京都修行的那段日子…*** *** *** ***

 就在此时,位于京都内的某个角落,有人正高度关心着这两人的行程。

 “铿!铿!”一名比丘尼─女僧侣,正用力的用锡杖敲击地板。

 锡杖的顶端襄有数个锡,锡的声响在安静的大堂中回绕着。

 微暗的大堂中…这里是密宗之一的“里金刚”的大殿,也就是他们的集会场所。

 所谓的里金刚,大略的说,是以空海为始祖,利用修行来追求现世的安稳的集团。但曾几何时,竟成为以攻击闻名的宗派。

 上百只蜡烛照亮了黑暗的大殿,微弱的灯光下,仔细一看,竟聚集了不下百人的僧侣‮坐静‬在那儿。

 站立着的比丘尼和她正对面一名留着一头白发的老人对峙着。

 “连妙!我们俩了取得开山始祖弘法大师的遗物,的确用了不少手段。”手拿锡杖呼唤连妙的比丘尼就是从刚刚开始一直对峙着的老僧。

 从她身上所穿的由金线银线织成的袈裟来看,就知道是一名高僧。

 老僧继续说下去。

 “不仅仅是我们,举凡是和密宗相关的各个宗派,不管是卑躬屈膝、或是以金钱相赠、甚至于用武力威胁…不论是用何种形式,都想尽办法要将弘法大师的遗物占为己有,而且不会因为一时的失败就罢手。”包裹着白色头巾的比丘尼,微微一笑。

 “阿梨,现在的我,即使是魔鬼阿扎米出现,我也不会输给他的!”

 “魔鬼阿扎米…”阿梨,是住在离这里金刚不远的深山内,离群索居,如魔鬼一般厉害的女剑客。

 她要大刀的技术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连妙夸下豪语,即使是和魔鬼对峙也不怕失败。

 现在的她充这样的自信。

 “关东地方的统帅御门龙也,很有可能会入赞铃木家,而他也是关西地方统帅的最佳人选。如此一来,我们里金刚想要进攻铃木家可说是难上加难。”

 “如果东西两军合并,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阿梨低着。

 “要趁着御门龙也还没当上西军统帅之前趁早下手,要进攻的话,最好的时机只有现在了!”阿梨,静静的闭上双眼。

 “能将铃木彻山和他的子孕,以及他们的继承人铃木凛全部消灭掉的话,也就不会有任何遗憾了!”堂内一阵动。

 “连妙…”(这场战争你即使不出征也可以啊…)这样的话阿梨只能往肚里

 连妙放松肩上的力量静静的回答。

 “如果是我的话,如果是现在的我,我有信心…可以消灭他们!”阿梨似乎也感受到她的决心,面色凝重的说。

 “连妙,我的孙女。听着!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连妙断然的回答之后,立即转身朝出口走去。

 “连妙!”

 “比丘尼!”

 “连妙!”众僧们嘴里喊着连妙的名字,陆陆续续的站‮来起了‬。

 大约三分之一左右的僧侣们,跟着连妙后头追‮去出了‬。

 阿梨两眼一闭,仰天长叹。

 “连妙啊!我的孙儿,我不该让你踏上这条不归路的…”因为头上裹着白色头巾,无法看清楚她的长相,二十五岁的年轻女尼连妙,从小就由阿梨亲自传授所有的秘术。

 正因如此,虽然年纪轻轻,连妙的实力已经获封“今空海”的别号。这里的里金刚之中恐怕无人能出其右。

 除了里金刚外对外界一无所知的连妙,由于生认真,她那拚命三郎的模样有时连阿梨也感到振惊。

 而她的强悍、她的耿直也全都是自阿梨的真传。

 阿梨望着自己心爱的孙女不担心起她的安危,她凝视着大殿出口。

 历经无数烈争论的她,表情也从严肃转为柔和,此时的她再‮是不也‬里金刚的阿梨了,而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而已。

 不管怎样,事已成定局…大殿之外连妙比丘尼,振奋的向众人大喊∶“下山!”*** *** *** ***

 “什么?入赘?”龙也瞪圆了眼再问了小铁一次。

 “没错!我们铃木家代代都是招女婿入赘的啊!”新干线的行进中,小铁和龙也两人一直在小铁老家的话题上打转。

 对龙也而言入赘这件事着实让他吓了一跳,一路上小铁惊爆的内幕让他吃惊不已,这段路程可是一点都不无聊!“怎么有这种事?”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的确入赘这档事到处都听得到…)龙也一边这么想着,收了一口气又继续问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那通常是家中没有男孩才会招赘的不是吗?”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搞不清楚我们家是怎么一回事了,‮是概大‬铁人哥哥被逐出家门,所以才要招赘吧…”

 “嗯…有可能…”

 “世界上只要有战争发生,死掉的都是男人,结局是留下女人守护家庭,因此由强悍的女人来守护家庭是再好也不过的了。”(这…这就是铃木一家吗?)龙也感同身受的叹口气。

 因为不管怎样,如果将来自己和小铁结婚的话,无论如何他都得入赘铃木家。

 “这么说来,伯母就是个高手罗!”

 “嗯…‮这到想‬,我比妈妈逊多了。”小铁低下头去深深的叹口气。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哟!”

 “我和妈妈是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

 “咦─怎么会呢?”这就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在小铁和龙也还没成为好友之前,小铁在京都的师父阿扎米,曾经和龙也在东京手过。曾有几次龙也都险些丧生在他手上,他出神入化的功夫,如果可以的话,龙也再也不想和他手,是个相当强劲的对手。

 “小铁和伯母都曾向这位阿扎米学习武术…”

 “什么学习,我可是被的!”

 “然后呢?”

 “师父曾说过,他活了一百年以上,席下有数不尽的弟子,而我妈妈则是他所有弟子当中最厉害的一个!”

 “哇,连那老怪物都认定伯母的实力,想必相当可怕…”

 “没错,我在修行当中也常被师父拿来和妈妈比较,你母亲都是这样做的、是那样做…等等,我都快抓狂了!”

 “哇…小铁好辛苦喔!”龙也张大着嘴,想像着即将要见面的小铁的妈妈。

 就在那时——“嘎─矶─”

 “那、那ㄟ阿ㄋㄟ?”

 “发生了什么事?”行驶中的新干线突然刹车。

 “啊─”车内的惨叫声此起彼落。

 当列车快要行驶完连接本州与九州的关门隧道的那一刻,车子完全停了下来。

 “紧急报告…紧急报告…”

 “哇…咖啡撒的人家全身都是!”小铁手中的咖啡因为紧急刹车而溢的到处都是。(啊─)硬是向龙也拗来的香奈儿全白套装,从口到膝盖全被咖啡溅了,小铁气的火冒三丈,因为事情太过突然小铁什么话也没说,继续大口大口的吃她的便当。

 “刚刚由于电线发生故障,所以本列车紧急停车,距离修复尚须要五分钟,请各位旅客稍候片刻。”(什么原因造成停车呢?)龙也脑袋里正想着‮么什为‬,无意中瞄了一下小铁。

 “啊…啊…”“三十五万的衣服!”龙也哑口无言,不是因为衣服的关系而是小铁现在的反应,恐怕待会会有事发生。

 “够了,你到底想怎样?”就如龙也预测,小铁像是要把列车长下去似的大发雷廷。

 “你知‮道知不‬这件衣服花了我多少钱?”列车长连声道歉…“喂,你也给我说句话呀!”小铁戳了一下龙也。

 “那、那个嘛…”龙也吐吐的挤不出字来…“你吐吐的干嘛,大声的说出来、大声一点…”小铁不耐烦的催促龙也。(唉…这下该怎么办…)龙也叹了口气,突然撇见窗外。

 “!”在山的那一边居然可以看见马妮豆。

 而马妮豆也不可思议似的左右张望。(喔!那就是让列车停下来的原因啊…)睛空万里的午后,在马妮豆的上方却乌云密布、闪电四起。

 “小铁,我看你还是坐下来比较好吧!”

 “你不用再说了,人家的衣服…”龙也不待她说完,朝着马妮豆的方向指了指。

 “啊!那个不是…”小铁马上就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四肢无力的瘫坐下来。(原来,这全部都是因为我的原故…)马妮豆依然搞不清楚状况的东张西望着。

 *** *** *** ***

 换回短与短T恤的小铁,板着脸一言不发。

 “马妮豆‮么什为‬会出现呢?”小铁问龙也。

 马妮豆是小铁的另一种化身,那是一种世界上最大的存在形式,当小铁出现异常状况时,就会出现这种化身备战。

 但是,现在并没有出现任何危险的状况啊!恐怕,是因为咱们踏入菅原道真公的结界的关系吧!龙‮是不也‬非常肯定,但目前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原因。

 “菅原…道真…?”小铁不解的看着龙也。

 管原道真在平安时代前期,曾位高至右大臣,后来被大宰权师降职,放到现在的福冈县太宰府市当地方长官,直到他死掉为止。

 道真是书圣三人中的其中之一,所谓的三圣,所指的就是空海、菅原道真、小野道风这三人。正因为他是非比寻常的人物,所以他的结界仍残留至今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你所说的菅原是…”

 “虽然他已死了超过一千年,但他的结界至今依然还活着,我想马妮豆是因为感应到菅原道真的结界,所以才会出现的吧?”所谓的结界,在这时候朝灵魂的境界去想比较恰当吧!“咦─有这种事啊?”

 “小铁…难道你都没听说过?”龙也张大了眼看着小铁。

 小铁继续嘀嘀咕咕念着。

 “都是马妮豆啦,把人家的衣服七八糟!”

 “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到九州,只是‮到想没‬道真公的结界威力依然如此强大,真是令人惊讶!”龙也叉着手臂感叹着。

 马妮豆出现时沈沈的天空,一瞬间又突然放晴。

 春天的阳光照大地。

 新干线再度出发。
上章 小铁的大冒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