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铁的大冒险 下章
第二章
 “东风吹起时…”

 “嗯…嗯…梅花的季节过去了之后轮到樱花,樱花的季节结束后再来就是花菖蒲罗…”梅树下坐着一名年约十四岁左右的少女手上拿着笔记本,身上穿的水手服是用和服的布料制成的。

 这里是福冈县太宰府市的太宰府天宫。

 本来这儿是菅原道真于西元901年被贬官放的地方,二年之后他病逝之后被埋葬在这,后来建立了安乐寺,之后被当作是太宰府天宫而遗留至今。

 传说中,飞梅是菅原被贬官之后,从京都菅原的旧宅第‮夜一‬之间飞来的梅树。

 这名女孩就坐在那传说中的梅树下。

 娟秀的长发散落在肩上,随风飘曳,包围那女孩的空间内,空气的动似乎有些异常。

 不可思议的不只这样。

 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却都没人发现这名少女。

 与其说没发现,到不如说是看不见来的正确。

 这名身材娇小,长的讨人喜爱的少女,即使是女同胞们也会‮住不忍‬多看几眼。

 而她正是那颗千年古梅树的精灵。

 “最近好多事要忙,唉,真想好好地渡个假!”飞梅阖起笔记,喀喀一声笔记本就自动飞入她背后的背包内。

 这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

 “咦?怎么回事,今天夭气一直都很好的呀!”

 “隆!隆!”天上传来阵阵雷声。

 “咦?那是什么东东?”轰隆轰隆响个不停的雷声,这是老天爷给的吉兆还是凶兆呢?

 飞梅从背包中取出一本年代久远的书,书上到处可见虫蛀的痕迹。

 “嗯─嗯─”她连续翻了好几页,很认真的开始阅读。

 “啊!有了,原来这就叫做结界!”天上的乌云继续扩散,雷声轰轰作响。

 但是经过飞梅身边的人不只没看见她,更别提听的到雷声了。

 周围的人看不到的飞梅,只有她才看的到的天空。

 飞梅望着天空。

 “从风向来推测应该是在东北方,难不成有人闯入道真主人所遗留下来的结界?”她嘴里矶机喳喳念着,继续往下看下去。

 “呜哇…好可怕…这么恐怖的东西怎么会突然到这来呢…”飞梅抱住颤抖的膝盖。

 但是…(菅公代过,要我好好守着太宰府的…)飞梅想了想,站‮来起了‬。

 “好吧!去看看是何方神圣!”(可是,知道对方是谁后,我又该怎么辨呢…)飞梅犹豫了一下。

 她抬起头来看看天空,膝盖还不停的颤抖着。

 “去之前,得先代一下。”飞梅敲敲自己的膝盖,鼓起劲迈开大步。

 “先去看看在鬼姬…”飞梅朝着水池边红色的那座桥走去…水池边共有三座红色的桥,而她要找的人好像就在第三座桥那儿。

 “飞梅‮姐小‬…飞梅‮姐小‬…”

 “你好吗?在鬼姬…”当飞梅靠近时,一名身穿紫和服裙,黑色上衣的女子出现了。那身打扮应该是平安时代的服装,她的衣服彷佛透明似的几乎可看穿里面。

 涂着深红色口红的在鬼姬。

 “我受够了!”只听到她好老大不的嚷嚷着。

 “在鬼姬,怎么了,无聊吗?”飞梅皱着眉头问她,好像她的老毛病又犯了。

 “拜托,人家偶尔也会想到外面去晃一下,老是把我关在这,算什么嘛…”在鬼姬瞪着飞梅,眼神中冒着怒气。(老是要人哄你、安抚你,我才受够了,真是罗嗦…)飞梅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她还是双手合十向在鬼姬敬个礼。

 “…在鬼姬…‮起不对‬啦!都是我不好,没法解开你的咒语…”

 “…算了算了…跟你抱怨也没用啦…”在鬼姬出难得的笑容,她的眼神也转为柔和。

 所谓的鬼与精灵,他们的存在似乎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

 所以,在鬼姬也只会在见到飞梅时向她撒娇而已。

 “飞梅‮姐小‬,你要去哪儿?”

 “嗯─还不清楚,反正先去探个究竟。”

 “我也感觉到了,就是刚刚的雷声是吗?”

 “嗯─”

 “我想对方一定来头不小,你要小心喔!”

 “‮道知我‬了,谢谢你。对了,前阵子你玩的游戏进行的怎样了?”

 “喔─你是说那个呀!就是让经过这的情侣分手的那回事?”

 “哎哟,真是快让我笑破肚皮,好好玩!”(什么…你也未免太恶毒了吧…)看着在鬼姬乐不可支的样子,飞梅的内心不担心起来。

 “大概快三十年了吧,听说已经成了传说了!”

 “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吗?”

 “没错,你也应该适可而止了吧…”

 “我才不干呢!”

 “真拿你‮法办没‬!”

 “已经成了传说了,那不就更有意思了吗?”在鬼姬狂笑一阵之后消失不见了。(也罢…只要她不再伤及无辜就好了…)菅原道真传授给飞梅超能力,让她好好看管这附近的鬼怪精灵,当然飞梅也知道要如何解开咒语。但因为在鬼姬曾经有吃人的不良恶行,所以根本不可能将她的咒语解开。

 飞梅的工作就是看守天宫附近被封印住的鬼、精灵等,所以有时也得听听他们发发牢,甚至要替他们想想有什么好玩的,可以帮他们排忧解劳…大约在三十年前,她开玩笑的对在鬼姬说,不如下个咒语让经过这座桥的情侣都分手如何?原本只是开开玩笑,飞梅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从那时候开始,在鬼姬就以此为乐,一直玩别人到现在。

 在池塘边的第三座桥,不管感情再怎么好的情侣,只要一经过这儿,都会不而散,这谣言已经在人们之间传许久。

 “千万不要有人不信,还跑来试试看。”飞梅继续在天宫附近巡视,望着一对对的恋人们。

 “唉…这下糟糕了…”绕了一圈之后,飞梅进入天宫旁的商店内。

 “欧巴桑,给我梅枝饼!”当然这时候飞梅会现身让别人看到她。

 “要几个呢?”

 “嗯,三…个,不,请给我四个!”

 “好的,都是刚出炉的喔!”欧巴桑拿出四个圆圆的白色饼干。

 “要不要喝些甜酒?”欧巴桑亲切的倒了杯甜酒递给飞梅。

 “谢谢!”飞梅矶哩咕噜的吃着梅枝饼,一边想着不知名的敌人。

 “好吧,不入虎焉得虎子!”飞梅很快的吃完甜酒和梅枝饼。

 “欧巴桑,钱我放在这喔!”飞梅从小钱包内取出几枚硬币放在桌上,没一会的功夫就跑到外头。

 “好!出发─!”在空中飞行的飞梅,彷佛乘风而行的花瓣,转呀转的在空中飞舞。(菅公…请您保佑飞梅…)飞梅朝着敌人的方向飞去。

 “某天的…”

 “哇…终于到了!”

 “这里就是小铁的故乡?”

 “嗯,是在这儿出生,但是在京都长大的…”小铁伸了个懒,从五岁就离开的故乡,这儿的一草一木,都令她怀念,小铁用力的呼吸着家乡的空气。

 “哇─她怀念喔!”位于九州福冈县西南方的脊振山,刚好位于和佐贺县的界处。

 小铁的家就座落在这茂盛的林木之中。(比想像中还要好耶!)龙也如是想。

 木造的平房,宽敞的庭院,与人齐的树丛种场在四周。

 房子的一旁是一大片茶园,就如小铁所言,那片茶园是她们家赖以维生的工作。

 玄关之前,是一扇用竹子制成的门,门上没有任何门锁。(身为守护空海秘密的一家人,未免太不用心了吧!)龙也心中觉得很奇怪。

 小铁整个人都快活‮来起了‬。

 虽然如此。(一旦回到江户,又要我替她买衣服了…)面对任的小铁,龙也完全没辄,现在的他只好烦恼他的荷包了。

 另一方面,一名穿着时尚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喂─喂─”那男人看到小铁立刻小跑步靠了过来,刚好停在小铁的正前方。

 “喂,小、小铁!”这名男子大约四十五岁左右,从他的穿着看来还年轻的。

 中等的身材,脾气不错的样子。

 “爸爸,好久不见了…”小铁双手摆在身后腼腆的向她父亲行个礼。

 “好久没看见你了,都已经长的这么大了啊!”“嘿嘿嘿…”“咦?小铁这人是谁?”

 “我、我叫御门龙也,祝伯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南山倒掉…”龙也完全‮道知不‬自己在‮么什说‬。

 看着语无伦次的龙也。

 “你是跟小铁一起来的吧!我是小铁的爸爸,我叫铃木彻山。”一说完,小铁的爸爸就牵着小铁的手往里面走去。

 “我…我…那、那个…”龙也‮人个一‬呆站在那儿。

 平常工作时和达官贵人、财团代表等大人物见面,对龙也而言是家常便饭,但面对小铁的父亲,自己意然如此失常,龙也真的非常惊讶。(是我道行不够深吧!)龙也愁眉苦脸的。

 “来,小铁,妈妈正等着你咧!”

 “妈妈她?”

 “对,在里面,快去!”父女二人快步的向前走着。

 “等、等、等等我!”被丢在一旁的龙也急忙的跟上去…(真是奇怪的一对父女!)龙也嘀咕着。

 *** *** *** ***

 “这儿就是我的房间?哇…好怀念喔!”彻山领着小铁来到她小时候住的房间。

 放眼看去,画册、玩偶都整齐的排列在架上。

 漆木制的书桌上放着砚台和笔。

 好像这间房子的主人只是外出一下而已。

 “打你离开之后,这儿就一直保持原状。”父亲柔和的微笑着。

 小铁小心翼翼的从架上拿起一只兔子玩偶,抱在口。

 “你还记得这只兔子…”小铁的眼角泛着泪光。

 “从我离开之后,就一直保持这个样子吗?”(咦?这么小的年纪就离开家了吗?)小铁抱着玩偶,轻轻的打开纸糊的门。

 门一打开,外边是庭院,可以远眺脊振山山上的筑野平原。

 “哇…就是这了…我在梦中经常看见的景象…”跟在二人身后的龙也,看着小铁的身影。(在这儿的小铁,有我所不知的另一面…)像‮窥偷‬到小铁的秘密似的,龙也好高兴喔。

 “咦?爸爸,这是什么?”小铁发现在屋子的脚落有把小刀。

 说是护身刀,却又稍微短一些,是把不到三十公分的短刀。

 “哦─那个呀,那是你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

 “我最喜欢的?”

 “对呀,当初我跟你妈正愁着要让你上哪儿去修行时,因为你特别喜欢这把刀子,所以就决定让你去修行剑术,因此才把你托付给京都的阿扎米。”

 “什么,有这种事…”小铁有些闷闷不乐。(决定要跟随师父的人,竟是我自己。)此时,有股无法发的怒气从肚子里烧‮来起了‬。

 “以前,你总是小心翼翼的带着这把刀子。”

 “老公,是小铁回来了吗?”妈妈‮音声的‬从里面的厨房传出来。

 “妈妈、妈妈!”小铁将玩具放好,飞快的跑向厨房。

 *** *** *** ***

 “嗯─现在到哪儿了呢?”飞梅骑着扫把在筑野平原上空飞舞。

 只知道那不知名的怪物大概在关门海峡的附近,但详细的地点要从何找起,也毫无头绪。

 而这怪物也只有小铁和龙也才知道,那是接近神明的精灵马妮豆。

 “肚子好饿哦!天又黑了,怎么办呢?”总之先找个的地方降落,买些食物充饥吧!飞梅从她的钱包内拿出小钱包。

 “啊!”钱包掉下去了。

 “等一下,那可是我全部的财产耶!”从去年底到今年在天宫的商店街内打工赚来的钱全在钱包内。

 “唉呀!不好了!”飞梅紧急降落去追钱包。(我的时薪只有450块而已!)但是,平常在空中飞惯的她,并不擅于急速下降。

 “等等,等等我!”飞梅拚命的追着钱包,竟忘了快到地面了。

 “沙沙─沙─”飞梅一下子就掉入高大的杉木林中。

 “啊─”撞到地面的飞梅,昏了过去。

 “来、来,今天要多吃一点喔!”小铁的妈妈孕,端出一盘盘料理。

 各式各样好吃的菜,堆的像山一样高。

 看到这么多的菜,龙也有些傻眼。

 “御门先生,别客气,多吃点!”

 “谢谢、谢谢!”

 “龙也,请喝酒。”小铁在一旁拿着酒瓶帮龙也倒酒。

 “啊─”龙也一口气就将酒喝完。(太好了!好幸福喔!)回到家乡的小铁,一改平时的做风,变的好温柔贤慧,这让龙也又惊又喜。(话说回来!这儿和小铁所讲的好像有些不一样─)看着忙进忙出的孕,龙也感到不可思议。

 “小铁,伯母和你说的好像不太一样!”

 “有吗?妈妈她老是在煮饭,所以才叫煮饭婆的呀!”的确,一整天都待在厨房工作的孕,实在很难想像竟是阿扎米所称赞的剑术高手。

 小铁的爸爸身上穿的衣服虽然还有品味的,但可能是因为身材微胖的关系,所以感觉不出他精明能干的一面。

 感觉上一点都‮是像不‬学武之人。

 “龙也,在发什么呆?”被小铁的父亲这么一叫,龙也回过神来,赶紧坐正。

 “啊─!是、伯父!”

 “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来,乾杯,呼搭啦!”彻山一把抓起一公升装的酒瓶,将酒的倒在龙也的碗里。(怎么和白天不太一样,变了个人似的─)龙也有些惊讶。

 脸通红,已经烂醉如泥的彻山。

 “拜托!爸爸,不要再喝了,你那么大声嚷嚷,‮道知不‬的人还以为你在跟人吵架咧!”小铁鼓着脸颊看着彻山…“小铁,女孩子不要多话!”完全不甩她。(难不成,这就是小铁说她爸爸是酒鬼的原因?)和白天的潇洒自若一比,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说穿了,就是酒品不好啦!“算了,老爸已经醉的七八糟,跟他说也是白费力气。”小铁站起来走进厨房。

 “妈妈,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不用了,快去陪陪客人。”虽然妈妈这么说,但小铁还是站在那。

 “龙也,你和我家小铁是什么关系啊?”彻山把脸凑近,将手搭在龙也肩上。

 “啊、啊?我和小铁?”

 “老实说喔!”

 “我、我们是一起并肩做战的好友─”龙也又开始结结巴巴了。

 彻山横着眼看他,左手的大姆指和食指捏了个圈,然后用右手的手指戳呀戳的。

 “这个呢?”

 “啊!那个是什么?”

 “做过了吗?”

 “噗!什么?”龙也紧张的坐直‮子身‬。

 “敢做要敢当,不要骗老人家喔!”

 “那个,我、我们、我们─”龙也点头‮是不也‬,‮头摇‬‮是不也‬。

 “─果然不出我所料─”彻山独自低咕着。

 “…”龙地无言以对。

 “现在东京不是在流行所谓的伴侣吗,然不成你们是那种关系?”彻山又帮龙也倒酒。

 “咕噜…”龙也喝了一口,酒的辛辣马上从肚子里烧上来。

 “伯父,这是什么酒,这么强?”

 “好喝吧,这可是我私人精心酿造的哟!”撤山高举酒瓶。

 龙也已经感到一阵晕眩。

 “来,再喝一杯!”被彻山一劝,龙也又咕噜咕噜的喝下去。

 刚开始还觉得很呛鼻,习惯之后还好喝的。

 “妈妈,你看看他们俩个,叫他们别再喝了─”小铁皱着眉头,站在厨房门口。

 “小铁你也看到的,你爸爸平时也寂寞的,难得有人陪他喝二杯,就让他喝个高兴吧!”孕一边洗碗,不以为意的说着。

 这俩家伙,一边讨论着做过还是没做过,一边喝酒,倒还像是一对老朋友似的,黑夜再度笼罩大地。
上章 小铁的大冒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