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学校的青春 下章
第20章 吵架了啧啧啧
  我心里的负面情绪一下子判决了死刑。我放下‮机手‬,口像堵着大石头。不知道几点,又有一条新消息。“希希睡了。我跟你聊聊。”“心如姐,希希到底怎么回事?”

 “你问希希?我还问你呢!中午我给你的提示你是一点没懂啊!”我疑惑:“提示?”“你俩什么关系!希希说你到现在都没明确你们是什么关系。你渣啊…不拒绝不主动是吧!”我百口莫辩,因为在此之前我确实存了玩玩就算,不想负责的想法。对面又弹消息了:“希希说。

 她看了你‮机手‬里面的东西,觉得你玩的太‮态变‬,其实束缚捆绑滴蜡出群P什么的,姐姐很能理解,姐姐也喜欢,但是希希她没经验,被你那些玩法吓到了。”

 对面接着弹消息:“希希看到你‮机手‬里面的群P‮频视‬,又看到你们宿舍中午的群P‮频视‬,虽然你没参与中午的,但她害怕会被你送给别人玩。”

 “希希感情认真的,我也没想到她对你感情这么认真,我以为她是压抑不住,图个新鲜呢。唉,也怪姐,把自己的想法代入希希了。”“她觉得你不忠诚。说你‮机手‬里面全是女生,然后今天在食堂还有女生跟你不清不楚,还有…”

 “她没说完,不过没说出来那句话应该说的是咱俩。”“弟弟,你也别难过了。感情这事强求不得。”我看到不忠诚那三个字的时候。

 感觉十分的不理解。从家里发生的事情,到初中时随便谈着玩的女朋友,还有给我启蒙的邻居‮妇少‬,还有网上的朋友们一步一步带我入坑的各种爱玩法,爱派对…我开始意识到,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爱和一样。

 是一个随便的事情…也不全是。我不理解,我不明白,只是短短几天的相处,为什么我会对陆希希的诀别这么难过。

 就像小时候的某一天,父亲摸着我的头说,以后只有我和母亲两个人生活的时候,我抱着拖着行李箱的父亲不让他走的那种难过心情一样…在种种复杂的情绪中,我睡了过去…第二天,应该说没几个小时,我被室友们起的声音吵醒。

 我勉强睁开眼,翻身下,行尸走一般洗漱完。室友看出来我没睡好,朦胧的眼睛里全是血丝。翔子和大东吃完早饭回来见我还是迷糊糊的,就拉着我急冲冲的去操场集合,我就这么被拖到了操场。

 由于我的拖沓,我们三个人是最后一个到队伍的,迟到了五分钟。教官极为生气,惩罚我们每人二十个俯卧撑。我站出来对教官说:“教官,是我起晚了没精神。

 他们为了赶紧拉我过来才迟到的,责任都在我。我替他们都做了。”教官看我这么“有种”便让我一个人做完所有的六十个。幸亏我运动健身锻炼了肌,让我能支撑着做到三十几个。

 “三十六,三十七,股别趴下!重做,三十七!三十八!”我在教练好几次重做的计数中勉强做到四十八,然后肌实在酸痛,头也有点晕,没支撑住‮体身‬,整个人扑在了地面的尘土中。我挣扎着支起来自己,抬头时候痛苦的眼神扫过远处的几个老师们。

 陆希希带着墨镜,看不到眼神,但在我看向她的时候,她侧过头去不愿意把脸对着我。挽着陆希希的李心如眼里是关心的看着我,想要过来扶我。

 但是动了一下之后,好像想到什么,看了一眼陆希希,然后又把迈到一半的脚收了回去。教官看我确实做的很累,叹了口气,看向翔子和大东:“剩下你们仨一人四个。”

 翔子和大东倒也义气,趴下就开始做。我也赶紧调整姿势,接着做,就这样,迟到的事就在我们三个人六十个俯卧撑之后翻篇了,在迷糊糊中,我勉强度过了上午的军训,这期间,还因为脑子发懵,走不齐正步,害的我们这一排被来回加练。

 同学们被练的浑身出汗,看我的眼神里也有些不。我感受到同学们的眼神,自己感觉非常不好意思,不直冒冷汗。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吃饭,我实在困得不行,托室友帮我带份午饭回来。

 翔子看我脸色发白,很是担心的对我说:“吃点再回去吧?”“不了,不了,太困了,睡一觉就好了。”我以为自己的头晕心慌是缺觉,摆摆手就准备回去睡觉,就扶着墙往宿舍走,想回去补觉。

 转头的时候,看到老蓝放下碗去到教师用餐区,跟陆希希说些什么。

 我看向陆希希,陆希希原本听老蓝说话的时候,带着墨镜的脸正在看向我,见我看向她,就又看向其他地方,并且摆了摆手,好像嘴动了动,跟老蓝说了什么。

 老蓝原本向我迈过来的步子被迫收了回去,无奈的回去吃饭了。我迷糊糊走在校园里,感觉连着三顿饭没吃,上午又反复加练,自己有点抗不太住。

 “有点,头晕?”我这么想着,已经迷糊糊的从人行道下到校内的马路上,然后就是一个刹车声。

 我茫然回头,只见一个跟我认识的一张脸有些像,但是却比我认识的那个人更感和妩媚的脸,从车里探出头来:“同学!走路小心!不要穿马路!”

 我张了张嘴,有些虚弱的说了声抱歉,那张陌生但熟悉的脸看出来我的状态不太对,有些摇摇倒的样子,赶紧下车过来扶我:“同学,别想着碰瓷啊…我可是刹住车了,你别倒啊。行车记录仪都拍下来了。”

 我连连摆手:“我的我的我的,我可能没休息好头晕,跟你没关系。”那个‮女美‬看着我迷茫的眼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可不是你的吗,难道没休息好也怪我?

 诶,同学,你脸色白的严重啊…我送你回宿舍吧?”我看着这个眼睛里颇有笑意的‮女美‬,感觉莫名的跟她很亲近,便表示了一下谢谢。

 然后上了副驾驶,在车上,这个有些亲近感,五官也很熟悉的‮女美‬问道:“小同学叫什么名字呀?刚上高一吧?还穿着军训服。

 你班主任联系方式多少,我帮你联系他。”我脑子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感觉转不过来,靠着本能回答道:“杨彦,班主任姓陆,‮机手‬号…”我还没来得及回忆陆希希的‮机手‬号,旁边的‮女美‬美目圆瞪:“你就是杨彦?希希姐班上的那个男生?”

 我这时候脑子终于转过来了:“你…你是陆老师的妹妹?那天陆老师开车的时候打过来电话的…那个…陆依依?”

 陆依依坐在驾驶位上,捂着嘴笑的花枝颤,仿佛像是猫咪找到了小鱼干:“哎呀呀,小弟弟怎么一个人在学校里面溜达呀?是不是仗着希希姐宠爱你吗。

 就逃军训啦?这可不行,姐姐我可要告诉希希姐,让她教育教育你…”我苦笑:“姐姐,你别闹了。

 这午休时间,我回去睡觉而已。倒是姐姐想告诉陆老师就告诉吧,陆老师都不理我,你要是能说动她跟我说话,我请你吃饭好吧。”陆依依一边发动着车,一边听我说完。

 她好奇地翻着她修长的睫问我:“什么情况,你们吵架了?啧啧啧,没想到都快到更年期的姐姐竟然重返青春期了。”

 我懵懵的脑袋下意识的反驳:“陆老师还年轻呢!哪到什么更年期?也不是吵架,就是我俩…结束了。我们现在就是普通的师生关系,罢了。” m.GUweNXs.cOm
上章 艺术学校的青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