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乐蜃气城 下章
第18章 不満归不満
  “兄弟,兜里有火儿吗?”漫长的沉默后,车尾的一名看起来极为消瘦,又脸胡渣子的中年男子,用略显沙哑的嗓音向对面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五官清秀但‮体身‬却很健壮的年轻人说道。

 “…”年轻人没有回话,只是用自己如同猎鹰一般犀利的双眼看了看眼前这个似乎没有任何恶意的男子。

 然后,年轻人左手依然警惕地抱着前那赶AK-47老旧冲锋,右手则从兜里掏出一盒火柴,交给了眼前的中年男子。

 “谢谢…”中年男子划了一下火柴,在看到微弱的火光燃起后,他脸上的表情好似快要渴死的人见到水源一般快乐,然后便自顾自地点上了香烟。

 “你要来一吗?”足地了两口烟,中年男子试图和年轻人套套近乎,手捧着烟盒,示意让年轻人拿走一。“…”依然是没有说话,但年轻人脸上依然严肃的表情,表示他并不愿意接受男人的香烟。

 “放心,里面没有‮品毒‬…这只是正常的烟。”似乎是中年男子的热情打动了对方,年轻人最终从烟盒里走一香烟,依然警惕地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才将香烟点着。

 “不愿意说话吗?也对…我们这些被迫背井离乡的人,都好像孤魂野鬼一样,看不清未来的方向,但也因为各种罪孽,所以再也没法回到自己的故乡…”

 对年轻人一直沉默的反应习以为常,中年男子只是苦笑了几声,然后便用双眼凝望着一旁的翠绿山峦,“对啊…走到这里的话,就已经不是故乡了…”

 “我的目的地是芒新,估计再有十分钟也就到了,谢谢你的火儿…希望咱们都能在找到新的故乡吧…”眼看视线的尽头已经能看到破破烂烂的芒新市区,中年男子一直有些惆怅的脸上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

 但正当他准备收拾一‮身下‬边的事物,并将怀里的手得更紧一点,他面前的年轻人,这六个小时的旅途中,第一次开口了。

 “我的目的地也是芒新。”当这辆破旧的皮卡绕过芒新市区,朝着东南方向继续前进时,年轻人和中年男子已经下了车。

 在他们的眼前,是陌生的土地和一望无际的贫穷,他们甚至可以看到,在市区入口,几个穿着开裆身泥泞的孩子,正在踢着一个都已经了气的足球。

 “呵呵…想不到该来的还是来了啊…”就在中年男子一边自嘲,一边想要走进芒新市区之时,AK47的口已经对准了男子的后背,而在他的身后,年轻人正在用带有杀气的眼神注视着对方。

 “宝林,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将口抵上中年男子的后心,年轻人浑厚的嗓音,一字一句地说着。

 “哈哈…果然不愧是范堂的套路…杀人于无形,从来也都不…”虽然顺从地举起了双手,但名叫宝林的中年男子却依然在笑,而从两人的对话来看,显然他们并不像在皮卡上伪装地那样互不相识,相反地,彼此之间似乎还颇为熟悉。

 “之所以刚才没拆穿你,只是不想我们的大名轻易被别人知晓。这点…身为厚才少爷的智囊,你不应该不清楚吧?”

 “哼哼,你也不愧是厚德少爷的肱骨之将啊…看来滇西一场大战后,你的头脑还是依然清醒,心肠也依旧冷酷嘛…”当年轻人向后退了三步,但依旧保持着用口指向宝林‮体身‬的姿势,宝林终于一边微笑着,一边回过了身。

 “好啦好啦…范兄弟你就别再吓唬我啦…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何伯对于一切有可能产生隐患的因素,向来都是谨小慎微的…所以派我来接应你,同时观察你的一举一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嘛。”

 “一举一动?哼哼…真是无聊…难道我范堂还会被敌人策反了不成吗?”再次冷笑了三声,名叫范堂的年轻人终于缓缓放下了口。

 “哈哈…这就对了嘛…咱们都是自家兄弟,而且…这次从中国战场上成功归来,又力克那个血燕部队,兄弟你回去后可是会高官厚禄啊…所以就别计较哥哥我了,哥哥我也是不得已要做这些事情嘛…”

 眼看着宝林临危不,而且依然面带微笑的表情,心知对方是极乐城里绝对意义上的老油条,也很清楚极乐城对下属的严密侦查机制,范堂最终收回了,一直严肃的脸上也出了些许微笑。

 “好啦…赶快跟我走吧,你的帕提亚已经等了您很久哦…这趟中国之行,范兄弟也肯定憋坏了吧…”

 在紧张的局面终于得到缓解后,也在宝林的嬉笑声中,范堂最终放下了大部分的戒备,跟着宝林走进了破旧的芒新市区。

 宝林,中国人,祖籍广西柳州,年龄四十二岁,隶属于极乐城大当家何伯的二儿子何厚才的手下,目前负责维护极乐城向四周的国家贩卖烟土的各种销路。

 从十三岁就开始跟着何伯的宝林,如今已经是极乐城内部中年干部中的中砥柱,负责看管销路的他,也和范堂一起并列为极乐城四大干部之一,但是,在宝林每天习惯性的嬉皮笑脸之下,他却有着极乐城中数一数二的诈和狡猾。

 将近三十年的打拼,让他不仅仅深得何伯的信赖,更对极乐城内部的各个势力,以及周边地区的脉络掌握地炉火纯青。近十年来,所有惹过宝林,或者惹过二公子何厚才的人,最终或俯首称臣,或被宝林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

 从登上皮卡的那一刻开始,范堂就认出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宝林。他也很清楚,之所以派宝林亲自前来,一方面突显著极乐城严密的内控机制,另一方面也透着极乐城内部,对自己这次回归的重视。

 可以这么说,在皮卡之上,只要范堂说错了一句话,或者做错了一件事,那么宝林一定会立刻对自己执行诛杀。

 当然,在察觉自己的不对劲后,本身并没有过硬功夫的宝林,更有可能会在表面上不动声,并等待时机成后,对自己痛下杀手。

 总之,无论从哪个方面,宝林都是一个必须要警惕的对手,更何况,隶属于大公子何修德的范堂,和隶属于二公子何厚才的宝林,原本就是互相想除之而后快的关系,更何况,此时的范堂,他曾有一个已经不会再被使用的名字…沈城空…

 如今的沈城空,在植皮手术之后,整个人从身高、体态、相貌、声线上,都和死去的范堂如出一辙。在经历了一个月的封闭训练后,他已经可以成功地模仿范堂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间都和过去的范堂一模一样。

 比如刚刚在皮卡上的沉默和忍耐,以及下车后立刻用口指着宝林,都符合范堂的人格特点。为了要完全模拟好范堂这个角色,沈城空只能假装一个人在云南躲避风头。

 然后孤身一人从边境逃回到极乐城。只不过,宝林的突然出现,以及极乐城过于严苛的审查机制,多少还是让沈城空有些意外。在动身前往极乐城之前,韩铮将属于一级机密的,有关于极乐城的材料交给了沈城空。

 通过对大量材料的阅读,以及对材料中照片的记忆,他大致了解了极乐城的内幕,也知晓其中每一个曾经和范堂有关的人物,他们的性格特点、说话方式和所处的立场。

 极乐城,二十年前在金三角地带突然兴起的庞大武装力量,首领何怀山自称为“城主”,手下则亲切地称其为何伯。

 本人是当年驻扎在金三角地区,国民93师团的后代之一,到今年为止,何伯已经是一个六十八岁高龄的老人了。

 二十年来,何伯通过集结当地所有的华裔武装力量,先通过武力,镇并掠夺了金三角周边的一切土地,势力强大到,甚至连老挝、缅甸和泰国‮府政‬都对其无计可施。

 通过对土地的控制,何伯垄断了当地所有的‮品毒‬种植,并进而掌握了从金三角运送往各国的‮品毒‬贸易,之后,用逐渐积累起来的财富,何伯开始涉足国际间的走私军火贸易。

 大约在十年以前,何伯更是通过和周边国家‮府政‬的谈判,确保了极乐城在金三角地区的不败地位,他一个人的地位甚至超过了任何一个小国的元首。

 到了今天,极乐城的势力不仅仅控制着滇西几国,甚至远到东亚或欧洲,都有极乐城的贸易通路,直到今天,缅甸、老挝、越南和菲律宾,实际上都要看何伯的脸色行事。

 但是,作为金三角附近最富有的国家,泰国‮府政‬却一直和极乐城处于恶的关系状态。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近几年中,何伯的极乐城,几乎垄断了周边各国的情行业。

 极乐城本身,和它的名字一样,成为了可以超越澳门的‮乐娱‬圣地,这也让以情行业为支柱产业,同时对‮品毒‬和军火不太感兴趣的泰国‮府政‬,不用看何伯的脸色来做事。

 只不过,不归不,但面对着拥有过万军力的私人武装,以及周边各国鼎力支持极乐城的现状,泰国‮府政‬对其也无计可施。 m.GuwEnXS.CoM
上章 极乐蜃气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