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乐蜃气城 下章
第3章 还是远処韩铮
  “还好…死不了…不过谢谢你了…”虽然依旧腹部隐隐作痛,但向天鸣此时好歹已经恢复了气力,也能够不用再龇牙咧嘴地说话了,“没事就好。”眼看向天鸣身边聚拢着不少伙伴,心知他已经无碍的沈城空,转过身并准备回到宿舍了。

 “喂!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出手!小爷我也能驯服这彪悍的娘们儿啊!?”不过,就在沈城空即将离去之时,已经恢复回来元气的向天鸣,表达这个年龄的少年所特有的争强好胜以及同样似乎这个年龄的少年才有的,不愿输给女人的执着。

 “是吗…或许吧…”似乎根本不在意向天鸣的逞强,沈城空在离去前,最后回过头冲着向天鸣笑了笑。从这一天开始,由‮央中‬军委主席签字成立的,只有军方少数精英才知晓的,意在对抗湄公河域的“极乐城”,也为了培养出中国最好的‮级A‬特工的“血燕计划”开始正式施行。

 而包括沈城空、蓝颖和向天鸣在内的二十二名少年,也将开始自己因为这次邂逅,而影响了彼此命运的人生。五年以前今天的昆明军区内正在下着倾盆大雨,无数的雨水不断冲刷着军区内的建筑、兵器和练兵场,在这样一个雨水过于充沛的日子里,大多数的作战部队都给士兵们放了一天假。

 毕竟就连领导们,也明白在这样的日子里,多余的训练只不过是徒劳而已,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连军人们都不敢外出的大雨天,就在空无一人的练兵场上,也就在这滂沱的大雨之中,却仍然有二十多个少年模样的士兵,依然在拼命地在匍匐、‮刺冲‬和翻越障碍物。

 在少年士兵们的旁边,已经一把老骨头的韩铮也依然身披军雨衣,和身边几个同僚在一起记录着孩子们的成绩。今天,是已经艰苦训练了两年的“血燕部队”,真正意义上的大比武测试。

 过去两年里一同经历了超乎常人般艰苦训练的他们,要在今天,通过翻越障碍物、组装支、击这三项大考。

 只不过,比起一般的士兵,他们的‮试考‬难度要高出许多。善于培养队伍的韩铮,规定每名士兵必须在每次翻越完全部障碍物后,便组装一遍支,在打靶之后再拆分支,并必须一口气将上述动作做五十遍。

 虽然出于整体思维,韩铮和自己的团队并不打算按个人来记录成绩,但本次比武,仍然决定将最后一名能力最差的少年兵,用末尾淘汰制的方式,让其在经历了两年的训练生涯后彻底告别这只精英部队。

 也真是因为此次比武的重要,即便下着瓢泼大雨,这些年纪还不过二十岁的少年们,也必须要咬紧牙关,坚持完这次疯狂的比拼。

 “快点!再快点!你们以为真要上了战场!永远都是晴空万里吗!他妈的!你们以为在战场之上,敌人会乖乖地站在那里让你们打吗!”

 在大多数人都已经将规定动作完成了二十遍以上,并纷纷因为进入了体能瓶颈期而减缓了速度后,平在生活中情温和的韩铮,也开始对着雨中的孩子们大呼小叫起来。

 只不过,就在韩铮拼命呵斥的同时,他的双眼却始终紧盯着跑在队伍最前方的两个人,盯着已经成为了“血燕部队”里最优秀的成员的沈城空和蓝颖。

 被仿佛下不尽的大雨洒在身上,浑身的彩服都已经冰冷地裹在身上,再加上不断在铁丝网下匍匐,让此时的沈城空,浑身上下都犹如坠入了冰窖一般。

 反观和他几乎齐头并进的蓝颖,原本应该十分秀美的面孔,此时也被雨水冲刷到布狰狞,作为向来喜好干净的女孩子,此时的她也顾不上身泥泞和狼狈的模样了。

 作为从一加入部队,便立刻成为了队伍里翘楚的沈城空和蓝颖,两个人成长的轨迹却是完全不同。在加入“血燕部队”前一度被韩铮收养,并从小到大根本没离开过军区的沈城空,从进入队伍之后,就因为对祖国坚定不移的信仰、出色的个人能力,以及愿意帮助队友的善良,被韩铮指定为“血燕部队”这群娃娃兵里的队长。

 在短短的两年里,个头逐渐长到一米八五,并练就了一身结实肌的沈城空,当仁不让地成了队伍里的明星。两年前那次帮助向天鸣的经历,也让队伍里的大部分成员,从那时起就对沈城空产生了敬畏。

 就连往往调皮捣蛋的向天鸣,如今也总是像别人吹嘘,自己是沈城空最要好的哥们儿,并以这个称号为荣。

 反观沈城空自己,却似乎从来都不太在意队友们对自己的崇敬。自幼和沈军医相依为命的他,早就在凄苦的岁月里练就了不被世俗所打动的心。平里有些寡言少语的他,每当空闲的时候,并不像其他队友那样会去运动或者玩玩电子游戏。

 而是总爱一个人泡在图书馆,去阅读大量的书籍,当然,每当空闲了之后,沈城空的脑海里依然会经常回响着义父在临死之前的那句话。

 “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做一个顶天立地并有所作为的男子汉吧…”沈城空坚信,自己这两年就是按照义父的遗言在做人。他也相信,自己今后一定会完成义父当年的心愿,做一个能为祖国出生入死的好男儿。不同于从来都备受瞩目的沈城空,蓝颖这两年来却仿佛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一般。

 和其他队友一年到头几乎也不说几句话。这其中,一方面是因为蓝颖住在军区里的女兵宿舍,因此和队友们没有太多交流的机会。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蓝颖本人的性格,早就在父母双亡的阴影下,在年幼时受尽欺凌的经历下,变得将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

 记得有一次,当沈城空向韩铮问询蓝颖的身世时,韩铮说过,蓝颖除了自幼父母双亡,本人也孤苦伶仃地在社会上被黑社会所利用,四岁时便开始沿街乞讨,并一直在乞讨的生活中活了五年。

 九岁那年,因为捣毁了那个专门用小孩子来乞讨的黑社会窝点,蓝颖才被一名一直单身的中年女兵收养在身边。

 和沈城空相同的是,也就在四年以前,在蓝颖十六岁那年,中年女兵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壮烈牺牲,蓝颖也就再一次成为了‮儿孤‬。

 虽然军区里的很多人,因为认识这个面容秀丽的少女,因此并没有驱赶蓝颖离开军区,但再次变得无依无靠之后,蓝颖原本就不太外向的性格,这次彻底变成了现在这个冷冰冰的样子。

 虽然身处每个少女最为花季的年龄,但自小就懂得‮立独‬的蓝颖,几乎没主动向收养自己的义母要求过任何一样玩具或礼物。

 她也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梳妆打扮,或者什么叫少女式的撒娇。她唯一懂的,只有像义母一样去做一个军人,她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让自己成为一个最优秀的杀人兵器。

 因为只有这样,蓝颖才能感觉到自己被别人所需要,才能感受到自己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转眼之间,沈城空和蓝颖已经冲到了最后一个来回,两个均已经疲惫不堪的少年少女。

 此时虽然依旧在齐头并进,但前进的步速已经明显放缓了下来,而在二人的身后,大多数的队友才冲到大约第四十个来回左右,其中包括向天鸣在内,大约有四个男生已经明显落后于其他队友,眼看就要到被淘汰的边缘了。

 “还有五分钟!你们几个!不想两年的努力付诸东,就赶紧给我冲!”看了一眼即将被淘汰的四人,韩铮继续着自己几乎已经因为过度嘶吼而声音沙哑的吼叫。

 反观沈城空和蓝颖,二人几乎同时第五十次冲到刚刚被自己拆散的85式冲锋前,准备进行自己最后一次击。

 在二人开始用尽最后的力气组装支的同时,无论是站在击场边的评审员,还是远处的韩铮,甚至其他一些韩铮的同僚们,都将视线转向了沈城空和蓝颖的方向。

 作为精英部队里的精英,两人两年来第一次正面对决确实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谁能成为“血燕部队”的第一,这个结果突然变得格外富有惑力。

 但是,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最扣人心弦的比拼要开始之时,沈城空却意外地放下了手中的支,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反身跑向队伍最后方,向天鸣等四人所在的方向。

 在所有人,甚至蓝颖都出震惊的神色之时,沈城空竟然跑到最后一名的向天鸣身边,帮着他爬上已经几乎要无力越过去的障碍墙,而当大多数成年军官都开始呵斥沈城空之时,一旁的韩铮却做着手势,制止了其他同僚的吼叫。

 亲眼目睹着沈城空的怪异举动,因为多年的抚养关系,早就对沈城空的心了如指掌的韩铮,很清楚沈城空想让自己成为最后一名,并以此作为要挟,让自己放弃末尾淘汰制的想法。 M.guWeNxS.CoM
上章 极乐蜃气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