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130章 老丈人生气了
  东街边是一溜儿的大排档。

 思思拉着妈妈一边走一边看, 又看到爸爸手里拿着冷饮, 就小声说道:“妈, 爸对你可真好!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体贴, 一点儿都不会因为您年纪上来了或是孩子大了, 就觉得两口子处的亲密是不庄重。”

 她觉得啊, 这样才是正常的。别说是孩子上大学了, 就算孩子七老八十的,可只要两人之间感情还在, 为什么就不能互相体贴尊重?

 难道说觉得牵个手或者挽个胳膊都是丢人, 非要板着一张脸保持距离才行?

 杜梦闲听到大闺女说这些略带羡慕的话, 心里觉得有门了, “这个是因人而异的, 你也不能说人家那些在外头的这样做就是没感情。说不定人家两口子就觉得这样的方式叫他们觉得舒坦自在呢?回家了那是怎么样都行。就像我跟你爸,我们俩不管何时何地, 都是举动亲近却不过分;像你二叔跟二婶, 在外头就觉得大人应该有大人的样,不应该像小年轻那样黏黏糊糊的, 这难道就说他们没感情了吗?”

 思思摇了‮头摇‬,杜梦闲说道:“那不就得了, 只是人家的生活方式跟咱们不一样而已,求同存异啊闺女。”

 思思有些明白了, 初次心动的姑娘,表面上再装的淡定, 心里都是有些患得患失的。

 这跟父母家庭给再多的关爱都没关系,父母代替不了那个位置,那种心动的感觉是大多数女孩都要经历的。

 一连看了好几家,思思才指着一家做海鲜的停了下来,“妈,咱们吃这家呗,我想吃鱿鱼!”

 然后没等杜梦闲回话,她就拉着人去摊子上挑新鲜的海鲜了,“还有这个扇贝!老板,给我们多浇点蒜末跟辣椒汁儿啊!”

 伏城把凳子擦了擦,然后招呼着媳妇闺女坐下,又扭头跟老板说,“还有那秋刀鱼也烤三条过来,茄子先烤一个。”

 又看向自个儿闺女,“喜欢吃什么就去挑,我跟你妈不挑嘴。”

 杜梦闲就看着站在瘫子前的闺女感慨道:“也跟我们当年差不多大,那会儿别说是海鲜了,吃鱼都没处找去。”

 “是啊,谁能想到一眨眼就这么快?”伏城跟老板要了点开水烫杯子,然后问她,“喝啤酒?”

 “我还是喝白水。”杜梦闲摇‮头摇‬。

 这边两口子正说着孩子上大学后厂子里的事业能放开干了,也就没注意到闺女被一个鹅蛋脸的姑娘不小心撞了一下。

 章兰兰一眼就认出来这女生是伏茂的姐姐了,也是尚坚强高中时期一直没追到手的女生。

 又看到她手被火星子蹭了一下,便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痛感就跟针扎似的,思思摆摆手,“没事儿,你注意点儿就行。”就没认出来这女生是当初去自己家找过的那位。

 毕竟找过的女同学不算少,她不可能每一个都记得。

 杜梦闲回头就看到闺女对着手在哈气,着急的走了过来:“怎么了?这是烫着了?”

 又把她手抬起来看了看,在红点上吹了两下:“疼不?叫你爸给你去买管药膏。”

 思思另一只手里还端着盘子,上头是她挑好的菜,闻言便道,“没事儿的妈,就是火星子给蹭了一下,连油皮都没破,待会儿用冷水冲一冲就好了。”

 旁边的章兰兰认出了杜梦闲,很有礼貌的叫了声阿姨,然后歉意道,“对不起阿姨,我刚刚没站稳不小心蹭到了架子…”

 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态度诚恳的时候总是叫人生不起气来的。

 再加上思思那边是真没问题,没两分钟手上也就没什么痕迹了,杜梦闲也没在意,“没事,这边烧烤摊子多,走路注意着点,也别伤着了自己。”

 然后把思思手里的盘子接过放到了老板那边,付过钱后便拉着闺女去了座位上。

 章兰兰就这么看着母女俩走了,那种被亲人呵护的模样却是她没有体会过的。

 章成凤听着表姐的话,正在那里找着那几个男同学,回过头就看到章兰兰站在边儿上,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

 有些鄙夷的撇撇嘴,要不是跟着你能混到好处,谁乐意伺候你这晴不定的毛病。

 章兰兰没注意到表妹的神色,回过神就问人找到没。

 章成凤点头,“在前头对面的地方,离这边隔了好几家。”

 章兰兰整理了下衣服,然后带着表妹就往那边去。

 那边伏茂看着这个女人又冒了出来,那是打心底里升起一鼓厌烦,不过在章兰兰坐在尚坚强旁边后,他不动声的挑挑眉,只跟旁边的人说话。

 尚坚强都快烦死了,“章兰兰,你跟你表妹凑过来干什么,那边那么多位置呢,坐边上去。”

 他是对旁的女同学不感兴趣,但又不是傻,当着伏茂的面还凑过来柔声细语的,傻子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你们几个好哥们喝酒多无趣啊,我们在一块儿也能说说话。”章兰兰轻哼了一声,“别人想吃我吃东西都没机会呢。”

 “哦。”尚坚强离她远了一点,可不能在未来小舅子面前跟别的女生勾勾搭搭的,“那你找别人去,我穷,不想请你吃东西。”

 这都是谁惯出来的破毛病,我跟你没亲没故的,干啥请你吃东西?

 再说了,他如今可是要有对象的人了,这钱只有不够用的,哪有富余的请别的人吃东西?

 章兰兰到底是要面子的,其他人觉得这么对女同学太生硬不太好,只好声好气的请她去另一边儿坐着,又给点了些东西付了账。

 后者脸面上这才好看一些,一边心不在焉的吃着烧烤,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们在那边说什么。

 因着这一出,哥几个吃东西也不大尽兴,匆匆的把桌上的啤酒喝了,就打算各回各家。

 结果刚走到路口不远处的地方,尚坚强那脑袋上就跟装了雷达似的,一下子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心上人正陪着父母在那吃着烤鱼。

 这都是缘分啊!

 他摩拳擦掌,打算过去表现表现,全然没注意到旁边的未来小舅子正一脸探究的看着自个儿。

 杜梦闲因为正对着路面,一眼就看到了那边的一伙子人,其中还有一个是自家儿子。

 又有旁边一个眼的小青年直勾勾的盯着自家闺女,她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往闺女碗里夹了块扇贝。

 思思一边吃着一边在那说,“妈,等我开学了,我不要你们送,我自个儿坐车过去!反正离家也不远,长大了就应该‮立独‬了,从开头的时候跟舍友们一起共患难,往后一起上课下课的,也好有个伴儿。”

 因着距离离的不算很近,那边传过来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尚坚强只听到什么一起上课下课、有个伴儿…耳朵那是越竖越尖,以为她说的是另一个意思。

 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僵住了,活一个染了的形象。

 思思可不知道身后还有美少年,兀自在那挥着筷子胡咧咧,“也不晓得传媒大学有没有长得好看的同学!妈您不知道,上回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们班那男生女生打扮的真是…哎哟,那叫一个多姿多彩!”

 “高中的时候一直都死气沉沉的,都是板寸头跟蘑菇头,连扎辫子的功夫都没有!成天穿着校服,要不是看头发,连‮女男‬都分不清!结果等到高考一结束,那是小裙子小皮鞋全都上身了,瞧着那是男帅女靓…我听人家说上大学了更会打扮,到时候我也要紧跟着!”

 尚坚强走近两步,听清了那叫一个气啊。

 好啊你个负心的,白天的时候还打电话说什么该咋样就咋样,这到晚上就暴了,还想着帅哥多姿多彩!

 杜梦闲听着好笑,坏心眼的给闺女倒了两杯酒。

 这啤酒虽然不会罪人吧,但闺女没怎么喝过酒,两杯下肚后脸也热了,话也多了。

 正说的高兴,回头叫老板再来一盘烤茄子的时候,就看到了尚坚强气的都皱巴了的脸。

 脑子顿时就清醒了。

 大约真是喝酒了的缘故,一时忘了爸妈还在身后,看着尚坚强可怜巴巴的样儿,有些心慌,“那什么,你也在啊…”

 尚坚强那小眼神委屈的要死,加上晚上也喝了几瓶酒,只抿着嘴盯着思思看。

 啊,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啊!

 思思挠了挠头,然后抓着他手腕看向爸妈,“妈,这是…”

 “尚坚强!”不远处跟着的章兰兰气吁吁的跑了过来,“你没事吧?”

 眼神又在俩人身上打转,“不好意思啊,我同学喝多了,我们送他回去。”

 尚坚强简直莫名奇妙,思思倒是眯起了眼。

 杜梦闲木着一张脸,被伏城拉了一把后也镇定下来。

 这情况,似乎有些眼啊?

 想到当年下乡的时候,那男‮女男‬女话里的机锋,也就释然了,也就眼前孩子们差不多的年纪,该有的心思也都有了。

 然后咳嗽两声站了起来,“尚同学吧?好久没见了,去阿姨家坐坐?”又看向后头挪的跟乌似的儿子,“伏茂,大晚上的怎么喝酒了啊,叫上你这些同学到咱家去喝点茶水醒醒酒,等个半小时后爸妈帮你把同学送回去。”

 其他人谁不知道尚坚强追伏思追了那么久啊,一个个的打了招呼就溜了,唯有尚坚强脸皮都厚了两年多了,早就习惯了,非常淡定的跟着一块走了

 后边章兰兰脸上的表情都快裂了,这…这跟她想的不一样啊!

 伏思怎么没有疑神疑鬼的闹?

 当家长的怎么就这么通情达理的呢?

 她抬脚就要跟上去,落后了两步,“章兰兰,有你的啊…”

 自家老姐那神态摆明了就是有那么点意思,他这个当弟弟的当然要给力一点了。

 更何况尚坚强又没对你有特别的意思,要你充什么大头蒜来装善解人意啊?

 章兰兰被他说的气恼,她是知道伏茂这个人的,开始或许还不懂得拒绝人,可这一年多下来成长的非常迅速,要是真的不待见你了,那可不管你是男是女,虽不主动招惹人,但你要招惹他了,那是说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的一个人。

 “等等!”正要走,旁边一家店铺的老板走了过来,“这位女同学,你刚刚拿了我家汽水还没付钱呢。”

 章兰兰低头看了看自个儿手里的橘子汽水,刚刚站在边上听他们说话的时候,因为怕显得太刻意,随手拿了瓶汽水在那慢慢抿着。

 正要往兜里掏钱,结果发现今天穿的是裙子,身上连块多余的布片都没有,又看向章成凤。

 章成凤挎着一张脸‮头摇‬,她出来怎么可能带钱?本来就是蹭吃蹭喝的,要还是自己带钱,她不会自己去吃吗?

 没办法,章兰兰只能把眼神落到伏茂的身上,希望他能有一点绅士风度。

 耸耸肩,好心的提醒她,“老板家有电话,打个电话给你家人,叫他们过来付个账不就完了?又没多少钱。”

 “对了。”他走了两步又回头,“下回出门记得带钱,不带钱的话别往人家卖吃食的铺子里拿东西,这多尴尬是不是?”

 说完人就吹着口哨走了,一点都不管后头的女同学会不会尴尬死。

 管他个的绅士风度,不带钱还出来吃东西,就等着伸手叫人替你付账,哪有那么美的事儿啊?

 就凭着你这一张脸,所以习惯了到处白吃白喝的?

 也该醒醒你的白梦了,当谁都要捧着你呢?

 章兰兰在后面气得直跺脚,她就从来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生!

 女同学不过忘记带钱了,你付下账会死吗?

 “付了账我得被鄙夷死。”回家后冲了个澡,出来对尚坚强说道:“兄弟啊,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不该发的善心别发!”

 “当然了,咱们出门在外的,若是遇到了人家有难处,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亦或是美是丑的,那该帮一把的就帮一把。但这双眼啊可得擦亮一点,像是章兰兰那种人,打小仗着自己的容貌习惯了叫人家捧着她,觉得谁给她买东西送礼物都是应该的,就没觉得你是在帮忙…这种人,就别搭理她,叫她自己作去!她又不是咱祖宗,凭什么供着她啊,对不对?”

 这说的简直是太对了!

 尚坚强心里苦啊,“这不是以为人家还对你有意思…”你又一向对女生好声好气的,所以我才误会了吗?

 也不晓得思思生气没,果然小舅子这种生物就没一个是好的。

 思思生没生气不晓得,但是思思的爸爸却因为闺女的小心动而生气了。

 喝完了茶,半个小时一到就准时把人撵走了,多一分钟都没有。

 连带着的,这个被按了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儿子也被一道撵了出去。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