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118章 不是不报
  这话就很缺德了。

 张大妹对陆老太太可没有尊老爱幼的意思, 更何况对方辱骂的是自己亲闺女。

 那真是上去就要挠,本来女人家干架男人都是不手的,陆老头倒是想动手, 可杜家男人也不是吃干饭的。

 他们不能对老头子动手,但是拦一拦还是不成问题的。

 本来婆媳一家亲的,可陆老太太眼里就没看过儿媳妇, 这下子被打的嗷嗷叫的,陆大嫂就站在一边冷笑。

 “妈!”陆大哥倒是真孝子,见亲妈挨揍了哪能就这么干看着, “你们干什么!小妹, 你就看着咱妈挨打啊!还不赶紧拦着!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这么动手下去, 亲戚情分还要不要了!”

 陆凤脸涨的通红,拦不拦的她都里外不是人,“大哥!你这话说的叫我以后怎么在婆家立足!你有心疼妈这个功夫,怎么不多教教你儿子!”

 看着婆家这边几人都盯着自己,陆凤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就是有孩子跟没孩子的区别了。

 她张大妹别看是买来的媳妇,但是人家给老杜家生儿育女了, 所以杜家人都给她撑

 反之自己呢?

 没孩子就站不稳脚跟, 如今娘家还干了缺德事, 这辈子都别想抬得起头来了。

 杜尔军拉了他一把,然后看向自己大舅哥,“大哥, 你说今天这个事怎么给我家一个代!”

 “你家陆川川这小兔崽子也太不是东西了!你老陆家的种就是坏的!哄骗人家小姑娘还觉得自己有理了是吧?”

 杜家这口气憋的慌啊,这事报警不好说,不报警又憋屈!

 难道说叫他家赔钱?

 可自己家缺这点钱吗?

 不缺!

 更别提叫赔钱像什么样子了!

 不显得这是他杜家在卖闺女啊?

 杜尔青知道,他今天要是敢说出赔钱的话,依照陆家这老太太的子,回头保准宣扬的街坊邻居们都知道他们杜家是靠着卖闺女来讹钱的!

 所以兄弟几个今儿在出门的时候就商量好了,先过来打把人打一顿再说,然后要个代。

 不管这个代他们给不给,陆家今天都别想好过!

 不把他家当给砸了,他们家咽不下这口气!

 杜尔军朝自家大哥使了个眼色,紧接着空出两个人来把陆家几个人按着不让他们动弹,张大妹腾出手来上去教训陆川川那个小兔崽子,下手没一点犹豫。

 其他人则是一窝蜂的拎着板凳跟榔头到处砸,尤其是易碎物品,先砸了个痛快再说。

 随即屋里的木制家具该敲的敲,该掰的掰,全给它烂了,到最后杜尔青不解气,顺着他家墙头都开始动手扒了起来。

 这一副氓做派把陆家人气得险些撅了过去,陆川川被打的嗷嗷叫,旁边邻居们也有探头过来看的,但这架势一瞧就知道是陆家招惹了人,也就没人敢拉架。

 更何况这些年陆家的儿子闺女都成家了,陆老太太早就放开了自己的子,街坊邻居的也摸清了她的底细,因而也没什么人过来拦着。

 瞧杜家这凶狠的模样,过来阻拦的人指不定还得吃一记老拳。

 出气归出气,他们也有分寸。

 这个家砸就砸了,就算他们到时候报警,也就是赔点钱的事儿。

 更何况他们动手的时候对俩老的可没碰到一丁点儿,一大把年纪的,陆家老太太又是个不要脸的,万一讹上来那就更糟糕。

 而陆川川那边,张大妹虽然心里恨得不行,恨不得拿刀宰了这小兔崽子,但也知道没必要为了这么个畜牲陪上自己一家子。

 下手虽重,但也避开了要害,只把一旁的陆家大嫂心疼的不行。

 陆大嫂倒是想上去拦着把自家儿子护下来,毕竟那是她亲生的,担心也是常理。

 可她心里也清楚,今儿杜家这气要是不撒完了,那才叫更糟糕!

 万一人家豁出去了想点法子,那自家也吃不了兜着走。

 爱之深才责之切,所以对于旁边自家婆婆依旧在那叫嚣辱骂的做派,陆大嫂气得上去拧了她一把,“你还有完没完!啊?”

 “孩子都叫你教成这样了,往后就是蹲大牢的命!现在不让人家把气给撒了,万一人家使个坏叫几个二子引着孩子走歪路怎么办?真要是那样,那咱老陆家的都给掐断了!你就不能消停点儿!”

 这边还在说,那边陆大哥都没撑得住妹夫的拳头,陆川川更是被揍的亲妈都不认识。

 杜尔青看陆家这样,心底里的气不仅没出完,反而更高了。

 他们倒是知道挨一顿打这事儿就过去了,可自家美娟才多大的年纪?

 今年才10岁!

 正是什么都不懂的时候,等她长大了再想起这些事儿,往后得一辈子留下阴影!

 这些事儿是打一顿能完事儿的?

 可遇到了这种事只能自认倒霉,更不能真的把这小兔崽子给死了。

 杜尔青只觉得憋屈的慌,长长的舒一口气,然后看向亮子,“亮子,去‮安公‬那边报警,就说这边家庭纠纷动了手。”

 然后看向他们,“咱不怕罚款!也不怕说教!咱是奉公守法的人,犯了错就得认,就得改!”又测测的扫了一遍陆家的人。

 今天这是带着一大家子名正言顺的过来的,不过陆家这小兔崽子也别想这么轻易的揭过去,除非他缩在家里一辈子不出来,否则——

 陆川川害怕的缩到了的身后,把陆老太太心疼的心肝一阵叫唤。

 她狠狠的瞪着杜家人,“你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想怎么着?咱们家这么些东西都叫你们给砸了,难道气还没撒完?”

 又抹眼泪:“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么着也就行了!再过分的话咱们也是不让的,说到底这事儿闹出去是你们家闺女吃亏,急了的话咱们谁都别想好过!”

 张大妹本身就火气上拱,毕竟就算把人揍了一顿,那也没办法把这事儿给忘了。

 眼下陆老太太嘴上不认输的又在哪里叨个没完,她抬脚就往陆川川身上踹了过去。

 “老太太您年纪大了我们不能把您怎么着,碰出个好歹来我们还得赔医药费,不过这小崽子就没事儿了,年轻人扛揍!多打几次也是替你们家的教孩子!”

 陆川川被踹的嗷一声就叫唤了起来,本来以为自己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自家嘴一张就给他招祸。

 顿时气的双脚胡乱的蹬向陆老太太,“老不死的!你想叫我死是不是?”

 又哭叫:“我错了我错了!我认错,姑姑你给我求求情吧,我真的认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去找伏思和杜美娟了,你们就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犯了!”

 陆老太太脸上的泪挂着还没掉下来,这么被孙子一顿猛踹后,顿觉心窝子疼的厉害。

 谁知陆川川说完后又一把将她推到了旁边,指着她就骂,“臭老太婆,你个老不死的想死别害老子,老子还想好好活着呢!”

 一连两顿叫骂,不仅是杜家人愣住了,就是陆家人自个儿也是不敢相信。

 陆大嫂更是抖着看向陆川川。

 这要说他哄骗小姑娘是缺德丧良心的话,那么这番对着他亲说骂就骂的举动简直就是没人

 老太太虽然自个儿不干人事,但对孙子还是真心疼爱的。

 那是要什么给什么,可自己这儿子竟然对一手把他养大的亲张嘴就骂,这孩子…真的是她生的吗?

 张大妹冷笑,“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孙子!活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说陆家婶子,您也别伤心了,这孙子明显跟你一样黑了心肝,那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您应该高兴才是!毕竟他比您更缺德,更不是东西,有什么好哭的?”

 至于陆大哥在旁边说什么孩子还小要好好教,大人不能对他这么偏见和恶毒…那关她事?

 她为什么要用宽容的心对待这种垃圾货

 她自个儿闺女那么好的孩子都遭到了这种恶心事,凭什么这种腌臜玩意儿得被人宽容?

 崔凤云拍了拍大嫂的手,“外头‮安公‬来了,咱们去回话。”

 大家都是有闺女的人,对这种畜生自然是不想原谅的。

 陆大哥被打击的神情恍惚,嘴里一个劲的念叨:“你们不能这样…孩子还小要好好教,不懂事的孩子教一教就好了…”

 崔凤云啐了一口,“那都是你的一厢情愿!你家孩子不好好教,那成啊!交给社会去教!”

 最好交给‮安公‬去教,这种祸害就应该蹲大牢!

 凭什么你犯了事儿了之后,来一番悔改的态度就能被原谅啊?

 那被人伤害的人又怎么说?

 人家不原谅你就是爱计较?

 那就计较好了,你要是蹲大牢了,保准不计较,甚至开开心心的送你上路!

 走了派出所一趟,听了教育之后,一家子互相搀着往外走。

 旁便的陆家人都缩着脖子,只说是亲戚间的小矛盾,没敢这时候把真相说出来,否则陆川川一个氓罪跑不了。

 “就这么算了?”姜银君见了亲家后,亲自给孩子做了不少的点心哄着。

 美娟还不太懂,吃完点心后就乖乖的睡了。

 算了?

 “怎么可能!”杜梦闲咬牙,“狗改不了吃屎!”

 正准备好好教这小子做人,结果第二天晚上,张二妹打了电话过来,“大姐,我跟老二就算离婚了,那也是美娟的亲姨妈,这事我跟我姐夫说过了,我来办!”

 然后不到半个月,陆川川因为犯了氓罪被抓了进去。

 张大妹知道后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这个你掺合什么啊!”一辈子没犯过法的人,更别提说是钻空子了,“你这个有事没事啊?你说啊,有事没事!”

 她心里慌啊,再怎么恨她不成器,那也是相依为命的亲妹妹!

 张二妹不在乎的笑了笑,红的灼人,“我‮姐小‬妹多的是,给那小子下套还不简单?”

 “大姐你别担心,我特地等这个风头过了才给他下套的,要不然人家不知道是咱们干的?”旋即又冷笑,“那小子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便是我不下套,他难道还能改了自己的子?本身围堵人家小姑娘就是事实,我这边就是派出一个‮姐小‬妹找找乐子,他自个儿忍不下心又关我什么事儿?”

 “我知道你是为了美娟,但叫他不好过的法子多的是,你这么做有没有想过叫人抓住把柄啊!”张大妹站起来急得团团转。

 二妹打从跟老二离婚之后,在‮女男‬关系上头就越发的混乱,也不知道成天在干什么,反正听过她的消息有好几次,但每次都是在别人嘴里听到她的名字,说是惹了麻烦。

 她自个儿倒是去找过两回,可也不晓得她住在哪里,每回联系的时候都是二妹那边主动。

 这么一想,张大妹心里就更担心了,急忙从头柜里把钱包拿出来,出里面的钞票一股脑的到张二妹怀里。

 杜尔青也没意见,甚至把家里给孩子买的小镯子跟吊坠也都拿了过来,“二妹,姐夫承你的情,这些东西你拿着,先去外地避避风头。”

 张二妹摆摆手,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我还能缺钱?你们留着吧。”

 看着人家夫之间的情分又很不是滋味,“行了,也就不说了,我先回去休息,以后有空再联系。”

 “二妹!”张大妹追了出去。

 张二妹回头看了自家大姐一眼,然后上了一辆小车。

 结果还没等到孩子们‮试考‬,就听说张二妹那边因为涉及YH的问题被抓了进去。

 张大妹这才知道自家妹子一直干的都是什么事儿,在会所里头上班,跟这个男人跟一段,又跟那个男人一段。

 结果这回叫人家大老婆知道了,就给举报了出去。

 这时候作风问题还是抓的严的,杜梦闲知道后又跟杜尔青商量了一下能不能跑一跑关系。

 张二妹虽然手段不光明,但承了情的都是两家的孩子。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