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117章 因笑而亡
  伏齐冷笑, 这就是他亲妈啊!

 唐丽兰明显感觉到儿子神色变了,可还是强撑着跟洪大宝争:“离婚必须走法院!我告诉你,对半分是最起码的, 要是惹着我了,我叫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洪大宝看着她不吭声。

 这女人啊,果然不能小瞧。

 伏齐看她越说越激动的样子, 拉着乔雪就走,“走!”

 这婚离不离的,他这个当儿子的说了不算, 人家心里的算盘打的比谁都

 “你去哪!”唐丽兰追了出来。

 伏齐转头看她, “您啊,就回去吧,回去闹吧!按照你心里的想法去闹, 我不管了,反正我瞧着您是吃不了亏的。就冲您这年纪,要是被磕着碰着了,绝对能闹到人家人仰马翻的。您也用不着我来惦记,随您去,我这个儿子在那儿待着呢, 您要是想了就过来看看, 要是缺钱花了也跟我说, 旁的我也管不着了。”

 “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呢?”唐丽兰这回是真伤心了,她这么做都是为了谁啊!

 然后眼神又坚定起来,他不懂事没关系, 自己懂!

 该自己拿的东西,旁的人一分都别想占到!

 伏齐回去后坐在沙发上半晌没动弹,“以后那边的事也就不管了,只要人没什么大毛病,也就随她去。”

 乔雪也是这么想的,这婆婆还真不是省油的灯,自己当初还真是想的太简单了,要是这尊大佛真的请家里来,就这段位,自个儿可真够不上。

 俩人把这事儿撇到了脑后,伏齐忙过一段时间找自家大哥喝酒的时候就唉声叹气的,“你说咱兄弟俩上辈子到底是做了多少缺德事儿啊?”

 “你摊上那么个爸,我摊上那么个妈…也不对,应该说我做的缺德事儿铁定比你多!你毕竟只摊上了个爸,我呢,是爸妈都给摊上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

 唐女士又搞幺蛾子了?

 对于唐丽兰的事,伏城是就不想听,见人喝的实在是不像样,忙打了车把人送回去。

 开了年没多久就到了开学的时候,杜梦闲那是再忙都要送孩子上学的。

 家附近虽然也有高中,但是这边更好的高中也不是没有,孩子有本事考上更好的高中,家长总不可能拦着。

 这边送完孩子回来后还没歇口气,乔雪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大嫂!妈没了!”

 杜梦闲没反应过来,“什么没了?”

 没了就没了,唐丽兰在跟伏建国离婚之后也是动不动就没了,一会儿跟这个男人跑了,一会跟那个男人跑了,所以接到这个电话她是一点都不惊讶。

 毕竟伏城前两天还说过那边在闹离婚呢,指不定什么时候她又得“没”一下。

 然后听到了乔雪的哭声,顿时反应了过来,“人…没了?”

 “嗯。”那边声音有些,“阿齐在忙着联系…丧事要抓紧办的。”

 杜梦闲脸沉了下来,“你先别急,我这边跟家里说一下。”

 伏城在旁边听的眉头死死的皱着,“拿些钱出来,我拿他当兄弟,是该过去看看。”

 到了后,发现那边确实忙的不行。

 “大哥。”伏齐眼睛通红,“她怎么就去了?”

 恨是真恨她,可这才多大年纪,说走就走了?

 “也是…时运不济。”乔雪在屋里招待来的人后,趁着见到杜梦闲的空档说了两句,“婚倒是离成了,钱也拿到了,可是…”

 低了声音,“过来高兴地不停的笑,结果一下子撅过去了,送到医院都没抢救过来!”

 过来找孩子的姜银君又退了回去:这都是什么毛病?

 还没听说过高兴地笑死的。

 “当个普通亲戚上礼,别叫我儿子给她披麻戴孝。”姜银君小声说道:“旁的事我能不计较,但是她当初想要过我儿子的命,这点我不可能同意。”

 杜梦闲点头,伏城听完后也没有意义,“我明白。”

 好在伏齐心里也有数,没把孝子那一套拿出来给他大哥。

 没两天,云省那边马连海他们也回来了。

 “阿康哥!”跳了过去,被他爸拍了一巴掌后连忙把笑脸收了回去。

 “大伯,伯娘。”严康瞧着皮肤白了不少,然后小声说道:“待会儿找你说话,我们要先去看二叔。”

 只可惜严康并不能在首都这边待多久,能回来也是看在伏齐的面子上,丧事办完一家子也就回去了。

 这边姜银君回去后还在念叨:“真是掉钱眼里去了,当初也没亏待过她啊?”

 一把年纪了,儿子又不是没出息,又有孙子孙女的,非得跟后头男人搅和啥?

 安安心心出来带孩子,又得儿子孝顺,不比看人家脸色好?

 贺求平就说她:“你想这些干什么?年纪大了,好吃好喝天天开开心心的,少想一些!咱孙子孙女才上高一,你不得看着他们考大学?孙子不用担心,这社会对男宽容的多,可你宝贝孙女呢?你不得看着她长大,然后替她挑个好人家?”

 姜银君一想也是,多少的事儿了,人死了也就过去了,想她干什么。

 等到了六月温度渐渐上来后,家里到处都是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

 这一年,中国‮民人‬‮行银‬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发行1元、5角和1角金属‮民人‬币。

 新的钱币种类叫大家伙的兴致高昂,尤其是孩子们,觉得这金属‮民人‬币用起来方便的多。

 便是老两口子也跟比赛似的,专门用吃罐头剩下来的罐子洗干净,每人一个罐子,看谁存下来的钱多。

 硬币放在罐子里看着,更有一种足感。

 而到了六月底的时候,又因为中围棋天元战三番棋中方首次告捷,孩子们在新闻上看到后欢呼了一阵,接着跟爷爷学棋的兴致更多了。

 杜梦闲也觉得高兴,这证明孩子们脑子比她好使,毕竟她就是一个五子棋都渣渣的人。

 可这舒心日子才过了没多久,思思就散着小辫子回来了。

 这孩子一向就是对外好脾气的,不说软弱吧,最起码不是那种别人看着就想欺负一下的,这样子明显就是跟人打了一架,当妈的立马就急了。

 “怎么了啊思思?谁欺负你了?”刚问完,就看到跟亮子龇牙咧嘴的走了过来,“妈,我们回来了!”

 “你姐怎么了?”杜梦闲问,这心里是急的慌,闺女长这么大都没叫家长过心,猛不丁的在那里抹眼泪,心里疼的不行。

 “我来说!”思思把脸洗干净后坐了过来,“是陆川川!”

 陆川川?

 那又是谁?

 “是这个叫陆川川的欺负你了?”杜梦闲问道。

 “他没有欺负我,他就是恶心我!”思思气鼓鼓的说道:“陆川川就是三舅妈娘家侄儿,在三舅结婚的时候跟我们打架的那个!也不知道他怎么也到我们那学校去了,估摸着是走后门…反正那成绩差的要死,成天不学习就算了,还天天堵小姑娘要谈恋爱,他这回…”

 见孩子言又止的,杜梦闲脸色立马冷了下来,“他干什么了?”

 冷哼道:“他瞧姐漂亮,说要跟姐搞对象!还说他姑姑有本事,姑父能挣钱,平常对他好的不得了,经常给他钱花!说以后跟着他混绝对差不了,念书太费劲了,出来也要找工作,还不如早早下来挣钱!”

 杜梦闲气的当即就要给杜尔军打电话,问问他们两口子是想干什么。

 也没拦着,“妈你要是去姥姥家就带上咱们!打不死他个小兔崽子!”

 打电话这么一说后,那边杜尔军立马就发火了,说是要找那小子算账给他姐一个代。

 杜梦闲气过后开始思考着要不要给闺女报武术班了,“你别着急,妈会给你讨个说法!就是你三舅说过了,妈也得去他陆家一趟,问问他们家到底是怎么教孩子的!”

 “不过思思啊,你要清楚,这种事他也就是说点话拨你们小姑娘,你们跟他打了一架,在外人眼里那也没吃什么亏,所以说真要给自己寻个公道那也说不上,因为打过了骂过了,难道咱们还能替他们教孩子?‮安公‬也不管这个的,妈想着给你报个武术班,你看怎么样?咱们不能保证这种事不再发生,但最起码要有更多的自保能力。”

 思思点头,“我要学!我知道的,我也没觉得靠外人两句话就能真的讨什么公道。反正我打也打过了,气也出了,以后来一次我揍一次!”

 杜梦闲还是不放心,“以后上学妈妈送你,?”

 点头,“妈你放心,我跟姐在一个班,除了上厕所,我不离她!”

 然后这小子也发愁,“可以后上大学了…”

 “我会自己努力强大起来的!”思思神色坚定,“我不能靠着别人一辈子,总有我自己单独出门的时候,而且…”

 她脸色有些红,“我相信像是陆川川那种傻…那种人不会太多,更何况我也没有好看到那种让别人着的地步。”

 学校里那么多男生呢,陆川川那傻又能有多少?

 没想到这边还没等到陆尔军的代,吴华又哭着打电话过来了,“大丫啊,美娟丢了!”

 “好好的孩子怎么就丢了呢?”两口子立马套上衣服,又告诉婆婆白天给亮子请个假,然后带着亮子就回去了,毕竟那是他亲妹妹。

 一家子又是急着找孩子,又是急着报警的,生怕孩子落到了人贩子的手里。

 没想到天刚亮,美娟就被送到了大门口。

 “谁送你过来的?”张大妹吓得脸色煞白,‮夜一‬都没敢合眼,“你这死丫头,大半夜的哪儿去了啊?你是要吓死我啊!”

 见孩子正常的模样,哭过后那是上手就打。

 杜梦闲看着孩子不停往后缩,就拦了一下,“美娟啊,到姑姑这里来,你妈也是担心你太着急了。跟咱们说一说,昨晚干嘛去了,怎么没回来啊?你今年才十岁,还小呢,不回来的话爸妈会担心的。”

 “不是不回来呀,川川哥说带我去看碟片,就在他自己家,今天早上还是他把我送回来的。”美娟扭着衣角,“妈妈,我没有想叫你们担心的,川川哥说跟他一起看碟片,然后看完了给我补课。”

 孩子小嘴叭叭的,没发现亲妈一副要晕倒的模样,“妈妈,我知道我成绩不好,可是哥他们学校那么好,川川哥在里面肯定也成绩好,我想着下回考个好成绩叫你高兴一下…”

 张大妹手不停的在抖,后悔死了着孩子认真学习,在美娟说完后,嗷的一身扑到了陆凤的身上,上手就打,“丧良心啊!你老陆家的不是东西啊 !”

 杜梦闲给自家大弟使眼色,“赶紧把人拉住,先带孩子回去洗洗,看…”

 又把亮子出去不叫他听这个。

 可这小子早,有些事也听过,心里知道这个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捏着拳头就要往门外跑,还是伏城注意到把人拉了回来。

 陆凤抱着头蹲在地上,任大嫂怎么打都不敢还手。

 张大妹也听到了大姑姐的话,可是心里的火一窜一窜的,听完后忍着眼泪把孩子带进屋,过了一会儿出来‮头摇‬,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

 “没有那个事…”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下子就‮女男‬分开的说话,毕竟自家叔伯还好,伏城到底是姑父,只出去找亮子说话,别让他太冲动。

 不一会儿,陆凤就红着眼睛带着自己男人去娘家打算把大哥还有侄子叫过来。

 “等等,去你们家。”张大妹咬牙,“别把人带过来!”

 这种事吃亏的是自家孩子,虽然没有真的那个什么,可孩子胳膊腿儿上的印子自己又不是眼瞎,真要是在这边吵起来了,陆家人可不会顾忌自家闺女的名声。

 她不能叫自己闺女往后不好做人。

 杜梦闲没跟着去,只看向杜尔青,“我们那儿有一套房子平常不怎么住,你们两口子带着孩子搬过去,亮子往后也带着妹妹上下学,离这边远一点。”

 受害者有罪论到哪里都有,身为亲人,只能尽量多想一点,避开言论的源头。

 “妈,您跟我们过去一趟,把大妹他们的东西收拾带过去,先在那边住着再说。那边我们不是常住,要好好收拾一下,我跟阿城去学校那边给美娟转学。”

 然后恶狠狠的看向杜尔军,“那小兔崽子!你要是再给他钱…”

 “我不会了!”杜尔军了一把脸,心里忍着想要把那小子死的冲动。

 这刚扰完自己亲外甥女,转头就来哄骗亲侄女,他愧得慌啊,以后还怎么面对大哥跟大姐?

 就是陆凤也没办法在婆家抬得起头来了,谁叫娘家侄子不干人事呢,你要说小伙子对姑娘有好感,那成!

 人家都是正正常常的,可他呢?

 哄着人家不学习被揍了一顿就不说了,竟然连十来岁的孩子都敢哄骗!

 也是时候下手整顿了,要不然以后就是蹲大牢的命!

 杜梦闲先回去把家里不适合出现的东西收起来,伏城留在这边等着丈母娘收拾东西后一起带走。

 “孩子找到了吗?”姜银君看儿媳妇回来就问道。

 美娟那孩子也是听话乖巧的,跟哥哥过来玩也从不闹腾。

 杜梦闲脸色有些发青,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天儿还早呢,妈您再睡一会儿,我去那边房子把东西收过来,叫我大哥他们带孩子先在这边住着,到底女孩子更容易受人非议…美娟是好孩子,咱们当长辈的也舍不得她被人说…”

 姜银君年纪大了更感,鼻子酸酸的,“我跟你一块儿过去。”

 “不了,您休息,我自己去费不了多少功夫。”然后也不再多说,拿着几个纸板箱就下楼。

 陆家那边。

 陆大嫂是再想不到自家儿子能这么缺德,她平常就是爱占小便宜,但坏事还真没干过。

 这猛不丁的,小姑子带着婆家人打上门来了,听完后眼前一黑就要晕。

 陆凤冷笑:“别急着晕!”

 这事儿办不好,她在婆家也待不下去了,大嫂必须给她个代。

 可这时候着急的她早忘了当初是谁经常把陆川川带回杜家的,要不然美娟也不至于对这个陆家哥哥熟悉起来。

 陆大嫂心里恨啊,她婆婆这是要把她儿子教到大牢里去啊!

 当即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你干什么!”陆家老太太本来半闭着眼装糊涂,这下子宝贝孙子被他妈一巴掌扇的嘴角都出血了,立马就跳脚了,“丧良心的毒妇,这是你亲儿子!”

 “就是我亲儿子才打!”陆大嫂心里憋屈死了,“难道非得等着他吃子儿了你才乐意!”

 “你说什么话呢 !”陆老太太拿眼睛斜着杜家的人,对自己女儿也没什么好脸色。

 “你们想干什么啊?我家川川才多大啊你们就这么污蔑他!川川可是好孩子,重点高中的学生!你们不要血口人!别自家脏的臭的就赖别人,小小年纪不学好的勾引男同学,就算真被怎么样了那也是活该,是你杜家家教不好!”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