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106章 十二更
  杜梦闲也没问, 想也知道是跟伏建国有关,她才懒得去打听。

 等伏城出门, 乔雪这才说道:“难怪呢,我说怎么今天叫我来找大嫂说说话,原来兄弟俩是有事情要商量。”

 “除了那事儿, 其他应该也没什么好商量的。”杜梦闲把窗帘拉了起来,“头上来了,你现在给亚红还是母喂养的吗?那我就给你拿点新鲜的葡萄,冰箱里冷过的你就不能吃了。”

 伏城开着自家的桑塔纳, 一路顶着太阳去了伏齐的公司。

 这时候车里可没有空调,一路过去,尽管车窗开着灌进来不少风, 可等到进了大门依旧出了一头一脸的汗。

 一进去什么话也不说,先往电风扇前头站,等身上那股热意消散了,这才接过伏齐递过来的一杯凉白开,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慢点喝,这边还有冰, 要不要吃点消暑?”伏齐给他拿过一条巾, “这是我自己用的,每天都洗。”

 伏城接过巾后摆摆手,“这里有西瓜吗?或者其他什么凉一点的果子拿过来就行了,冰就不用了。直接说吧,老爷子回来肯定第一时间找你这个老儿子, 他什么意思?”

 伏齐起身抱过来一个西瓜直接切开,兄弟俩一人一半用勺子舀着吃,“还能怎么着?在那头后头又娶了一个,领没领证的我不知道,反正名义上咱俩都多了一个后妈。后头也没跟个孩子,打算着叫咱兄弟俩…应该说主要打算叫你带着孩子们过去当孝子贤孙。”

 “孝子贤孙?”伏城一愣,“那也不能够啊。”他这什么时候都跟所谓的“孝子”搭不上边。

 随即就明白了,伏建国如今看着这副暴发户的样子,他或许对孝子贤孙是不是真心实意的并不是很在乎,只要手里有钱,他倒是不怕子女不孝顺,就是不孝顺他这个人,看在钱的份上也会孝顺他的。

 然后有些匪夷所思的看了伏齐一眼,“这么多年了,难道他还会认为我为了一点钱就能说走就走?”

 你就是给一座金山银山也不干呐!

 伏齐脸色同样难看。

 倒不是为别的,毕竟这个当爹的当初对他是真不错,他要是混的不好,自己这个儿子不管是给钱给物还是怎么的,就像如今对待唐丽兰的态度一样,要啥给啥,不缺你的,你好好过你日子就成了。

 可是他如今不缺钱,回来第一时间就是去找大哥?

 他倒不是为这点子眼气什么,而是伏建国这态度明摆着是看不上他,看不上他家亚红,所有目的都是冲着自己大侄子去的,这能叫人心里不火吗?

 自家亚红怎么了,叫他这么看不上眼?

 哦,对了,自己不是亲生的。

 伏城看了弟弟一眼,“你难过个什么劲儿?”

 伏齐呵呵了两声,“倒不是难过,就是心里火。”

 看来对老爷子还是有留恋的,也是,自己是没有享受过父爱,除了责任其他没什么感觉,老二到底也是叫两口子捧着长大的,一时放不下也情有可原。

 伏城没去安慰他什么,这种事情都是靠自己去想开的。

 他吃完西瓜漱了漱口,“你要真觉得是舍不得什么的,你也可以跟着走,我心里没有什么不舒坦的,你也照样是我弟弟。”

 伏齐猛‮头摇‬,“这个心思我可是一点都没起过!”

 他又不傻!

 “那你愁什么?”伏城问他。

 能愁什么?

 老爷子一大把年纪了,手里还有点小钱,以前闹事还能用钱来解决,现在他自个儿不差钱,这做派也不怕哪天把自己给折腾没了。

 不过这句话他不好跟大哥说,又另外商量了一些公司里的事儿。

 回去后,杜梦闲正在跟思思一起做衣服玩儿,女孩子有不少喜欢这种手工的,见他回来,然后对闺女说道:“你自己先着玩儿,在纸上画画,妈妈跟爸爸说点事。”

 “没什么大事,就是心里没转过弯来,另外还说了些公司以后的路子,问我要不要跟他一块儿干。”

 听他这么说,杜梦闲回道:“这个你自己决定,我觉得你当老师好的。”

 他教育人一套一套的,确实适合吃这碗饭,更何况教师要熬资历,只要认真负责,也不是不能往上升,国家在教育这块还是重视的。

 伏城洗漱完往上一躺:“教师有评职称,我不是说大话,没有意外的话,再熬几年资历,我想着这样对孩子们也有帮助。”

 至少认真负责不出错的话,对自己和家庭都有好处。

 那是肯定的啊,就是放到以后,老师也是个比较好的行业,个别的搅屎那除外。

 但这些事都是要长久来看,眼下是想着怎么把伏建国给打发走。

 倒不是顾忌多少亲情,而是老太太年纪大了,年纪大的人受不得气,气出个好歹来还是家人担心。

 两口子也就没跟家人说,就算被伏建国逮着空的偶遇也都避着人。

 没想到这边施展拖字诀失效,伏建国不甘心,跑到学校去骗孩子,在孩子面前说些有的没的。

 和思思就没有这亲爷爷的印象,虽然听爸妈提起过,但这猛不丁的也没想到,见一陌生的老头拉着他们不让走,警惕的直往后退,恰好就叫来接孩子的老两口给遇到了。

 这下可不得了,贺求平原本还想在老伴儿面前挡一挡,谁晓得姜银君儿就没用着他,一个人直接把伏建国给撂翻。

 但他年纪也不轻,最后杜梦闲接到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这对前夫前双双躺在病上,姜银君还闹腾着要换病房,说绝对不跟这老不死的在一个房间里待着养病。

 医生护士那边在劝着说医院病房紧,最后两口子把她带回了家,又花钱请了个护工在医院照看着伏建国。

 没想到伏建国还真躺的住,在医院躺了半个月,然后就租了个房子在附近住下,大有不把孙子跟儿子哄走就不罢休的样子。

 只要别闹到眼皮子底下,姜银君也懒得跟这种人犯气,不过孩子上学是必定她跟老伴亲自送的,坚决不让儿子手。

 老一辈人的思想在,自己不让他看孙子可以撒泼,但是不想儿子留下不孝顺亲父的名声。

 一直这么折腾到了大年夜,伏建国才在三婚老婆的催促下离开首都,没赶着在大过年的时候叫人心里不痛快。

 “妈,大舅家的屋顶…”在家吃完了饭,这小子就一直惦记着大舅家平房的屋顶,说是在外头赏月看星星很美。

 “美你个头!”杜梦闲哼了一声,“大冬天的脑子没坏吧?”

 这天气还上屋顶?

 你怎么不上天呢?

 “想去的话,等明年暑假的时候去,冬天会冻出毛病的。”见他还想说什么,杜梦闲警告道:“就算房顶搭了棚子也不成,冬天绝对不行!”

 孩子们如今对于文学作品的兴趣没有高,金大大的更是容易叫人入,他们两口子对于孩子的这一点爱好不去阻止,只适当的引导。

 她上辈子还沉来着,也没见长歪了。

 不过对于孩子的有时候的奇葩想法是坚决不允许实现的,例如冬天睡房顶看星星这事儿,“傻子才想的出来,你又没有内功护体!”

 伏城在她教育孩子的时候从不手,同样的,他教育孩子的时候杜梦闲也不会手。

 见放弃了这个想法,便说道:“喜欢什么可以说,爸妈会告诉你能不能做,或许你有别的想法也成,但是得考虑实际情况,不能一味的靠着喜欢就决定怎么做事。”

 然后又说道:“你要真是喜欢,爸爸带着你晚上去睡房顶,只要你舍得爸爸一把年纪的去受冻。”

 “那夏天再去!”也不是不懂事,就是大侠们仗剑走天涯的潇洒是男孩子心中的梦。

 “妈妈你真好说话,换了舅妈保准一顿暴揍!”思思在旁边偷笑,“你们还会同意夏天去呢,暑假的时候舅妈听说亮子要去,把他股都打肿了,最后还是大舅陪着他在楼顶睡了一晚。”

 杜梦闲恍然,原来那小子那段时间别扭是这么回事儿。

 “别闲扯了,走吧,过去吃两顿饭,晚上咱回家。”

 到了杜家,吴华正在叨叨着焖一大锅,说孙子瘦了之类的话。

 张大妹一边切一边翻白眼,“妈您这话说得,您孙子现在多有劲儿啊,一点都不像前两年那样走两步就,这话要是叫大姐知道了,还以为您抱怨她亏待了您孙子呢!”

 亮子坐在一边可怜巴巴的,闻着香味儿也不敢像以前那样窜过去。

 “怎么了这是?”杜梦闲进到灶屋感觉暖和了不少,又叫孩子进来叫人。

 张大妹朝孩子们点点头,然后瞪了亮子一眼,“这小子,没有一天叫我省心过!”

 “亮子其实很不错了,我娘家侄子考的都没他好,这个成绩老师都是夸的。”今年刚过门的崔凤云打着圆场,“多看书才懂得更多的道理的,大嫂你慢慢说,亮子这么乖巧懂事,肯定理解你的。”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