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70章 加更!
  哎哟喂, 糊不糊的,又不是没长眼睛!

 见他不再找事儿, 杜梦闲自个儿也不想当呛口小辣椒, “您是长辈咱们是晚辈,有话好好说, 对不对?”

 伏城放下了筷子,“说吧,马上要出去办事儿的。”

 杜梦闲也接了他的话, “是啊, 今儿这天气不错, 瞧着这头咱们还得去乡下一趟看一看。家里菜啊、粮食什么的也都不够了, 不去找一找,一家子擎等着饿肚子吧。”

 伏建国想说我那边还是有点钱的,但想到往后得一个人过日子了不能浪费, 便也没开口。

 叫你说你又不说,没事还呛两句, 伏城不耐烦了, “那您坐着, 我们去把帐给结了, 这就走了。”

 伏建国把人拦了下来, “别走!我有事跟你们商量。”

 然后说道:“我要跟唐丽兰离婚!”

 ?!

 夫俩相视一眼, 不明白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话说出口也就顺了,伏建国咳嗽两声,继续说道, “我要跟她离婚,不跟她过了!”

 伏城这才抬眼看他,“好好的日子过着离什么婚?离了一次还想离第二次…爸,我话摆明了,您就是离婚了也得一个人过日子,跟着我是不成的。我如今都跟着我妈过呢,你要是离婚过来了,这前夫前的像什么话?更何况我妈还结了婚了。”

 伏建国一脸的无所谓,“你们不是有几套小院子?我一个孤老头子又花不了你多少钱,老二那头你不是也拿他当亲兄弟的?帮扶帮扶也能长大成人。”

 杜梦闲懵了,这老爷子…好算盘啊!

 “我老了,无非也就吃喝这些。”伏建国抹了一把嘴,“你是我儿子,你不养我,谁养我?”

 杜梦闲彻底懵住了,“离不离婚的是您的事儿,您一大把年纪了想干什么我们也没权阻止,不过爸,我前头跟您说的话也是真的,我真想跟您儿子离婚,到时候您跟他,我没意见。”

 伏建国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女人什么意思!你就算跟老大离婚了,可你儿子难道就不是我孙子了?孙子也得养爷爷!”

 他拍了一把桌子,“这婚我还真就是离定了!”

 又骂骂咧咧了两句,把以前文人的作派全部都丢到了一边,“唐丽兰算个什么东西!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完了还敢出去搞三捻四的!老子这辈子绝对不可能跟她过!反正她也要进去了,老二跟着我,老大你帮扶一把,等咱们熬出头来了,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

 这就不要脸了。

 伏城盯着他看了半晌,然后匪夷所思的问了一句,“你把唐女士给举报了?”

 “你有意见?”伏建国反问道,“她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儿了,难道我还能忍着她?那鳏夫家里拖着几个孩子,她也凑着巴着的上去,什么香的臭的都不顾,我还能忍她?要不是前些年看老二还小的份上,我早就把她举报去坐大牢了,这可是氓罪!”

 杜梦闲明白了,合着这位不是头一回知道自己戴了绿帽子,前些年没动手,纯粹就是指望着人家把小儿子带大,如今儿子也有了顶门立户的能力,就迫不及待的把儿子妈给出去,好自己享福?

 这两个人…杜梦闲也不知道怎么说。

 唐丽兰虽然也不是什么好货,但还真没怎么亏待老爷子,想必也是看在儿子的份上。

 儿子也记事了,真要对他爹怎么着,长大了也落了怨恨。不管她在外面作风怎么样,回家虽然也吵吵闹闹的,但从来没短过伏建国的吃喝。

 要不怎么说女人心软呢,就唐丽兰那么个自私子,当年伏建国腿还没好的时候,吃喝拉撒在上也都是她一个人伺候。

 眼下腿好起来了,儿子也长大了,男人狠起来也没女人什么事儿。

 杜梦闲看了伏城一眼。

 当时这情况他们心里也是有数的,那鳏夫家里的几个孩子如今也都长大了,孩子大了,这亲爹外头有了点什么他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现在可好,对方家里的男人把自个儿爹去要坐牢,人家能放过他?

 也难怪他一大早的往门槛上一坐,叫嚣着要离婚,原来指望着大儿子收拾烂摊子。

 伏建国就这么直白的看着他,“你们怎么说?我是你老子,你敢不养我?反正我举报过你妈,也举报过你后妈,也不在乎这一回两回的,我如今就图个自在过日子,不让我过日子了,你们自个儿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伏城笑了笑,“您是我亲爹,可真是我亲爹!”

 伏建国叹了口气,“老大你也别怨我,我这辈子呢,做过不少错事,没良心的事儿干的也不是一件两件了,但那有什么辙呢?我是你亲爹,你投胎到我伏家了,这辈子你就忍了吧!啊?这辈子我欠你多少下辈子爹还你!你想怎么着都成!反正我如今就这样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们要是能叫我糊着过完这一辈子,不愁吃不愁喝不愁穿的,我也不给你们找麻烦,你们小两口想怎么过日子我也不手,前提是别亏待了我。”

 “我知道你怨我,可那又怎么样?我是一个男人,读了那么多书,要是吃老婆娘家的软饭,外头人该怎么说我?更何况那时候私底下有个小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就你妈那人较真,闹死闹活的跟我要离婚…离婚我也没亏待了她不是?该拿的东西她也都拿走了,我还被她着签了个什么协议,叫我们对你好!你说说,我就你这一个儿子,我能对你不好?后头你弟弟出生了,虽说你摔下楼梯又出了那个事,可我是你亲爹,也没真叫你去死不是?是你自己执意要去你姑家,头也不回的不把亲爹当回事儿,你但凡对我脾气软和一点,我能把你撵出家门?”

 “而且那时候唐丽兰她做了什么事儿我心里也有数,但感情这种东西说不准,当初爸心里对她有感情,我要是对她怎么着了,咱们这个家也就散了!更何况你那会儿都念了大学,也是个成人了,出去就出去吧,爸也给你钱用,好好维持着这一个家也是为了你们好,你总不希望爸的家给散了吧?”

 “现在这个家散了我也没办法。”他把刚刚伏城给他的十几块钱又拿了出来,放到杜梦闲的面前,“爸呢,也不是过来跟你们要钱的,只是离婚这事儿你们得帮着我!离完婚了我也不再瞎折腾,带着老二好好过日子,把他带大了,往后我就跟着老二过!成不?”

 成啊!怎么不成?

 杜梦闲咬牙,这事要是捅出去了,绝大多数人都会站在伏建国这一头。

 被子背叛了啊,伤心‮意失‬了啊,老了又来求大儿子…谁不得对他撒两把泪?

 可是站在他们这一头,甘心吗?那绝对不甘心!

 果然,有些人越老越叫你恨得不行,这成心是只顾着自己,不管大儿子还是小儿子,都没他自个儿重要!

 伏城气的不停后牙槽,然后对伏建国说道:“爸,我今天叫您一声爸,往后就这么着吧。今儿您过来估计是不止想离婚这么简单吧?是不是还想着叫我把唐女士跟那位给捞出来?”

 “在伏家这么多年了,您了不了解我,我不太清楚,但我是绝对了解您的。您今天这么一惊一乍的,又是训斥又是服软又是发狠的,无非就是为了几件事。一是您要跟唐女士离婚,二是您想叫我走人情找关系,把那两位捞出来?一方面是不想被人家几个儿子围追堵截,另一方面也不想阿齐记恨您把他亲妈去坐牢?再一方面无后顾之忧,一个人过小日子,还有着两个儿子来养,对不对?落得一身轻松,什么都不心,只顾着自己享福…”

 说着说着就笑了,但眼睛却红了起来,“现在看来,您还真是不把我当儿子啊!”

 “反正举报了,他们在牢里受过了罪,您心里舒坦了也报了仇,旁人的死活您也不管对不对?”

 “甚至还想着我这个结婚成家的大儿子有有子有拖累,不能直接跟您撕破脸,所以您敢撒泼打闹…”伏城冷笑,“我今儿还就把话撂下了,您想不想离婚跟我没关系,唐女士那一头我也不会手!但如果阿齐求到我头上了,我会看着这是亲弟弟的份上帮他一把,但往后兄弟情分也就到这儿为止!如果他不求到我头上,那咱们继续做好兄弟,旁的您也别指望我!我不管您会不会被人围着打,您要真是离婚了…成!你是我老子,我养你!”

 前面的一连几个您充了讽刺意味,到了后头直接换成了你,“你是我亲爹!爸,我养你!你没地方住,我给你租房子住,你没钱用,我给!没东西吃,我也拿!照顾你到老一脚蹬了上西天,我这辈子任务也完成了,往后自由自在的过日子…但这前提是这些东西都是我来管,您别想着手我小家的事,别想着训斥我媳妇儿,更别想着拿您长辈的威风去管教我儿子闺女!”

 “要是后头您被人家几个儿子套麻袋打了,你也可以过来找我哭,诉委屈,我保证一声不吭的带你去医院看伤!伤到哪了就治哪儿,但别指望着我找人给您去报仇!咱们父子情分也就到这为止!”

 杜梦闲心疼的不行,他继续在那说:“给吃给穿给喝给用给看病,旁的一律没有!您呐,就期待着自己多活几个年头熬着吧!往后到了下边,我连纸钱都不会给你烧!要是想去举报就去举报吧,反正这辈子我托生成了你儿子就是作孽,已经是在给我妈给我媳妇儿拖后腿了…这我也认了,大不了往后我就当那个吃软饭的!您把我学生的‮份身‬闹没了、把我工作闹没了都没关系,我媳妇有能耐,她愿意养着我,让我吃白饭…随您怎么作妖,您折腾我是名正言顺,可在我媳妇儿这站不住脚!您要是觉得她是您儿媳妇得听你的话…成!我这就跟她去扯离婚证!离完婚了我还跟着她住,没名没分的人家骂的也是我,您哪凉快哪待着去,一点便宜都别想捞着!”

 伏建国气得手不停的在抖,指着伏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你…你还是个男人吗?”

 “在我心里,我这么做,我就是个男人!”伏城哼了一声,“倒是在我心里,您这样的确实算不上是男人。算计着老婆娘家的钱财还勾三搭四的…怎么着,以为全天下都该围着您转,谁都得护着您、捧着您?要我说句大不敬的话,爷爷啊,就把您给养废了!两个姑姑也是,对着您这个伏家的一条,护着让着捧着,结果把您养成了一个废物!干什么都不成,算计别人倒玩的溜?行啊,您不是要算计吗?看谁玩得过谁,我还就不要脸了,我就是护着我媳妇,护着我妈,护着我孩子,怎么着了?您要是把我到绝路,咱们也就这样了,大不了我跟着您蹭吃蹭喝的,让我媳妇儿他们去享福…反正人家跟您一分钱关系都没有,您就是上门也站不住脚。”

 “不就是比无赖吗?”伏城心里苦涩的不行,“有您这么个亲爹,我这个儿子又怎么学不会无赖的做派?”

 “你敢!”伏建国脸都白了。

 “敢不敢的,您试试也就知道了。”到现在为止,伏城心里对伏建国那丁点的父子之情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剩下的也就是责任和义务。

 但这责任和义务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也只剩了最基本的道德观念,绝对不会多一分,“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伏建国同志,多谢您教我做人的道理。”

 如果不是你贪得无厌,彻底把父子之情毁了,他如今恐怕没办法说出这些话。

 伏建国咬牙,“成!你小子长大了,不把亲爹放在眼里了…成!你硬气,我听你的,我倒要看看,你长成这么个歪德,以后你的家庭能好到哪儿去!”

 不妥协也没办法,他如今年老体衰,又没干过力气活,本想着用长辈的‮份身‬,结果把伏城的磨了父子之情,如今也只能认了。

 杜梦闲把钱放在桌上,一步不敢错开,然后回家关上门,“你…”

 伏城勉强笑了笑,“阿闲,我想睡会儿,成吗?”

 杜梦闲点头,出去后把今天的事跟婆婆说了一下,气得姜银君当即就要拿上菜刀冲出去。

 贺求平跟杜梦闲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她拦下,“你这么冲动做什么?你不是一直怕阿城惦记着他亲爹那一头,往后被拿捏着用父子之情予取予求吗?伤害和裂痕一直都在,如今撕开了,伤口化了脓也就好了,总比闷在底下烂了要好。”

 看着姜银君气得寒都竖了起来,杜梦闲暗骂伏建国是个真祸害,“妈您消消气,气大伤身,我跟您说也不是为了让您生气的,只是为了叫您放心。往后咱们一家好好过日子就是了,您要是气出个好歹来,您那大孙子跟胖孙女咋办?我可讨厌死这俩小兔崽子了,一点都不想带他们,你要是这边不帮我忙,那我可就把他们扔了?”

 姜银君哼了一声,“跟我上街!”

 贺求平吓了一跳,“你想干什么?”

 姜银君瞪了他一眼,吼道:“买!”然后又看向儿媳妇,“买猪大骨!啥都买!”

 杜梦闲摸了摸鼻子,买就买吧,别去把那老菜梆子剁了然后把自己搭进去就成。

 回来后,姜银君一边梆梆梆的剁骨头,一边冷笑:“等着吧,这老东西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比你们了解他,那就是个不要脸的!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铁定有后招!吃完饭我就去你们学校那边去一趟说明情况,把咱家庭情况这么一说,也省得他恶人先告状搞臭你们的名声!”

 杜梦闲皱眉:“不至于吧?虽然伏…虽然他瞧着不像是好相与的,但搞臭我们对他也没什么好处。真把我们搞垮了,他自个儿连吃饭都成问题。”

 姜银君哼了一声,“确实,可把你们搞垮了跟他没关系,你们有没有前途对他来说不重要,但我还在呢,我还没死呢,我是阿城的亲妈他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我还在,我铁定就管这个儿子!我得管他吃喝,儿子有的吃了,那头亲爹还饿着肚子…他往外头这么一撒泼,旁人怎么说?这就是个狗皮膏药!粘上就撕不,我必须得先做点事儿!”

 姜银君眯了眯眼,剩下的话她没好说,他要真敢这么干,自己就敢叫他在首都待不下去!

 虽然自个儿不是本事通天,但对付这么个东西也用不着什么本事,只是恶心人气得慌罢了。

 杜梦闲心里还惴惴的,没想到第二天上课没多久,伏建国他还真的敢来!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