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52章 偶遇
  可事实就是, 老杜家怎么可能不闹呢?

 但吴华这么些年压制着的软和脾气也顶上来了,这么些年的苦日子, 她还半卖了闺女, 现在谁都别想拦着她去首都!

 就算去首都吃糠咽菜她也认了!

 进了首都总归是不一样的,就是吴家, 也是全家赶过来给出嫁的闺女掠阵。

 不求眼下占便宜,万一哪一天有事了,有个在首都过日子的姑姑/妹妹, 对他们家来说名声也是好听。

 更何况老杜家是活生生把人走的, 他们吴家着一点儿, 人家也会说他们有眼光!

 实际上有没有的也就那样, 当年分家的时候吴家也没出面,但如今吴华急需助力,也顾不得计较这些, 就是张大妹家也是全家来人顶着老杜家。

 顶一时算一时,等人走了, 谁管他们说什么难听话?

 电话挂了, 把这事儿跟家里人这么一说, 姜银君他们倒是没什么想法, 只说了一句好的, “住的近了, 往后也能走动一下。”

 杜梦闲本身也是松了一口气,住的近了,虽然生活中可能会有一些小矛小盾的, 但谁叫她是人家闺女呢,离的太远往后有个什么事来回折腾也麻烦。

 过一段时间就在眼皮子底下了,甭管来不来往,至少这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过了小半个月,杜家一家子到了首都火车站。

 杜梦闲他们早几天就把城郊的房子路线给记住了,人一接到就叫了车先给送回去。

 等那边忙活了几天,杜尔青亲自上门来请出了嫁的姐姐回去,“叔婶,爸妈叫我问声好,等家里忙活开了,咱俩家再一起吃顿饭。”

 “好孩子,回去也跟你爸妈说别见外,咱们都在首都,往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姜银君给他拿了个橘子,“拿着。”

 杜尔青红着脸接过橘子,又束手束脚的把拎来的菜给放了下来,“我妈说现在没什么好的,等回头院子好了养些鸭,往后送来给我外甥他们补‮子身‬。”

 一大段话说完后松了一口气,想也知道是出门前背了好长时间的。

 杜梦闲也不叫他觉得不自在,也提了个篮子准备出门。

 伏城骑着自行车,前头大杠坐的是媳妇,后头车座是大舅子,还有带过去的礼物。

 杜家的小院子离城里确实是够远的,光是骑自行车都用了两个多小时,路上看到有人卖新鲜的鸭,又拎了两只回去。

 杜梦闲倒也不小气,娘家起来了,自己就算不沾光,以后也能省很多事。

 “大姐,妈说不要花你的钱。”杜尔青脸不自在,刚刚伏家的小院子他也看了,地方好是好,但还没有他们现在的一半大。

 他也知道自家在城郊没里头值钱,但大姐如今跟着婆婆还有继公公住,两口子也没正经找个活儿干,想必也是没什么钱的。

 “没事的,就这一回寓意好,下回再回去就叫你姐夫下河摸鱼去,那个不要钱!”

 杜梦闲拎着鸭站起身,结果旁边一个系着绿色三角头巾的妇女突然拽住了她胳膊,“儿媳妇!”

 “儿媳妇啊,你们也回首都了?你这孩子,也不说回去看看我跟你爸!”唐丽兰那叫一个激动啊,她不敢主动上门挑事,可这便宜儿媳妇送到她眼皮子底下了!

 当下激动地唾沫都出来了,家里那个老不死的只吃不干还脾气坏,自己过得可真苦!

 伏城板着脸把杜梦闲拽到身后,“唐丽兰同志,别随便叫,你又不是我亲妈。”

 “可到底这么多年感情呢…”见伏城脸色不好,她立即住了嘴,“我不是你亲妈,你不喜欢我情有可原,但老伏总归是你亲爸吧?”

 你这可是亲儿子,你不给你爸养老想什么呢?

 伏城面色复杂的看着她,在摔下楼之前,也是把你当亲妈的,就算你当初不喜欢我。

 见两口子不吭声要走,唐丽兰急了,“阿城啊,你就去看看你爸吧!你爸他也过的苦啊,你弟弟还小,一家子就指望我一个人,好歹这么多年把你养大了,你总该回报一二吧?就算你恨我不喜欢你弟弟,可爸总是亲的,他的养老…”

 伏城打断了他,“这么多年养大我的是爷爷,而且伏家的钱…”他顿了顿,唐丽兰果然脸色不好,继续说道,“过两天我会去看我爸的。”

 然后骑上自行车就走,杜尔青握紧的拳头也松了下来。

 往城外的路上,伏城还说了,“往后咱换条路走。”

 杜梦闲点头,“嗯。”又问他,“爸那边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孩子要带着吗?”

 伏城毫不犹豫,“不带!半个月前孝敬钱也给了,过年后去看一下再拎点东西,我做我该做的,他愿意给谁是他的事。”

 他也成家有孩子了,这些事没办法计较,东西放下就走,眼不见为净。

 到了杜家小院子前,里头炊烟袅袅,张大妹夸张的在院子里大笑。

 一家人也没客套,吃完饭后捧着茶,坐到堂屋里开始说话。

 吴华当着全家人的面给杜梦闲了一百块钱,“这是当初你们大姐的彩礼,这么多年我承认我重男轻女,农村地头没有男丁,那真是夜里人家敢随便摸上门的!”

 然后见其他人没说话,继续道,“当初这一百块我必须留下,不留下全家都得饿死!分家后老大你们几个都知道,粮食咱们都是借大队的…眼下这个给你们大姐,你们有意见没?”

 一家人自然都是说没有,杜梦闲也没拒绝,直接揣在了兜里。

 又说道,“梦闲啊,妈把这一百块钱给你心头也松了一口气,往后…我也不怕你心里不舒坦,这房子也是托了你那死去的爷爷的福,往后我都是留给你三个弟弟的,我们老两口要是还能有本事再挣出房子钱来,那也是兄弟几个分,不过家里绝对留有你住的屋子!”

 杜梦闲脸上也没什么不舒服的表情,如今儿子传家是主思想,人家都摆明了我就是重男轻女了,再争这个也没意思,更何况她也不想争。

 杜广海也似乎有底气了许多,“养老不要闺女,家业留给儿子,养老也是儿子的,闺女要是在我们老了能常回来看看就成,谁拿好处谁接手我们!”

 “都可以,这是你们的东西,你们说了算的。”杜梦闲又从其中出了二十块钱,“这是我们的心意。”

 张大妹很机灵的把从老家带来的东西给拿了过来,“大姐,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谢谢大弟妹。”

 “孩子呢?”事情说开后也好,省得在心里琢磨惦记,吴华也有空问问外孙子,“我听说首都这边有照相馆,天气暖和了拍个照也给我留几张。”

 话题就这么岔了过去,杜梦闲又问道:“对了,刚刚进来好像见到你们有点…”

 吴华哼了一声,“还不是你爸!大妹,你来说。”

 “哎!”张大妹把板凳往前拖了一下,差点带累的张二妹摔下去。

 “行了,我来说。”杜广海叹口气,“来的时候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但是到底我还姓着杜,如今上头没人在了,改不改姓的我也无所谓,改了也麻烦,我就想着…你小姑不是二婚又离了吗?虽然她不着调人又坏,但到底也是跟你同龄的小姑娘,你如今都有两个孩子了,她还孤家寡人…眼下咱们家起来了,你爷的意思是叫她住到这边来,在首都也好找对象,到时候过好日子了也能拉拔老杜家,不会有什么事都来找咱们…”

 杜梦闲眼睛都惊得睁圆了,“合着您亲闺女不乐意养,便宜妹子倒是心软了?”

 “我不是…我也是为了咱们家,要不然那边有什么事不得找咱们?”杜广海是真觉得他想的好的。

 这男人到首都不好找对象,女人到首都还能找不到带窝的男人吗?

 小妹要是嫁得好,往后老杜家肯定是找亲闺女也不看他脸色啊,多省事?

 杜梦闲撇开眼不看他,反正她是泼出去的水了,糟心不到她头上。

 果然,张大妹一点都不怕公公,她跟婆婆是统一战线的,“爸啊,您有没有想过,万一小姑嫁不出去或者嫁的不好,往后不得砸咱们手里?”

 开玩笑,杜广秀那是能甩开的狗皮膏药吗?

 竟然还想往自己身上贴!

 杜广海嘴角动了动,他还真没想过这个可能,就是自己如今起来了,总得叫人别小瞧他。

 吴华冷笑,“行了,这事儿没什么好打听的,你爸就是有这个想法,他什么都干不了!”又哼了一声,“钱在我手里,房子是我的手印,我一糟老婆子也不可能找老头,你少觉得自己如今杆能阔气了!”

 当年孩子都小,她什么都忍着,眼下儿子过两年都能房了,你去问问他们是惦记亲娘还是亲爹啊?

 亲娘为儿子,亲爹指不定有什么花花肠子。

 杜梦闲就当看乐子,嘴角都咧开了,也无所谓杜广海瞪不瞪她。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