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45章 一次攒了俩
  伏城自打进了5月份就提着心, 昨晚还在商量5月初就住到医院去,谁知眼下就开始了!

 卫淼如今出了月子一身轻, 但是哺期妈妈带孩子的时候睡眠儿就不可琢磨, 孩子醒她也醒,孩子睡她也得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 所以这边动静一出来,那头就听到了。

 “快!隔壁有动静了,去把妈叫过来搭把手!”眼下这个时候闹出动静来可赶不及去医院, 她倒是听说了杜梦闲肚子里怀的是双胞胎, 大家伙的也想了法子, 都说双胞胎预产期跟别人不一样, 所以打算提前一个月住到医院去,没想到5月初就得生了。

 梁维蒙了一下眼睛,“今儿不是劳动节?”然后被卫淼掐了一把才彻底清醒, “劳动节好啊,劳动节出生的孩子光荣!”

 一边往亲妈家跑, 一边还羡慕着, 他的孩子咋就没赶上这个好时候?不仅没赶上劳动节, 差点连清明节都赶上了, 也就差个半来月的功夫。

 搞得他名字都不好取, 这要是他家孩子出生在这个时候, 他保准儿取名梁劳动!

 这边在胡思想,那边杜梦闲硬是攒着劲儿没敢破口大骂,也幸亏卫淼过来得快, 好歹也有些经验,倒叫她心里不是那么慌。

 梁婶子很快就跑了过来,她家儿媳妇生的时候小杜虽然没过去帮忙,但那也是因为她肚子里有娃怕冲撞了,而且这前前后后的不管是儿媳妇的嘴还是孙子嘴,人家这邻居当的那是没话说,送了不少好东西,自己过来帮把手也是心甘情愿的。

 农村人没那么多讲究,来的几个婶子看到伏城不愿意出去也没说啥,只叫他别瞎看,省的产妇顾忌这边使不上力气。

 “嘶——我在呢,你别怕!”伏城被掐的脸都皱了起来。

 杜梦闲虽然觉得自己肯定爱孩子,也是心甘情愿的生孩子,但是这不耽误她觉得疼,更不耽误她想要丈夫跟自个儿一块儿疼。

 好在孩子不折腾人,虽然头胎就是双胞胎会叫人提着一颗心,但相应的两个孩子也不是那么大,只要胎位正,生出来也不耽误多少功夫。

 老早以前看的时候,就看到里头接生婆总是跟产妇说不要‮劲使‬的喊,要省着点力气,省得到时候没劲儿生。

 可真落到了自个儿的身上,杜梦闲才知道想把嘴巴闭上别喊有多么难做到,本身就疼的受不住,要是不张嘴发一下真的很难!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梁婶子在旁边说道:“快了快了,孩子头出来了!”

 有经验的人总知道,孩子头出来了,到肩膀那边再顾好,也能协助产妇减少痛苦。

 听到第一声嘹亮的啼哭后,杜梦闲松了一口气,都快忘了肚子里还有一个。

 梁婶子在她胳膊上掐了一下,“别气,里头还有一个!”

 卫淼把孩子接了过去,旁边还有人递上了称跟称砣,杜梦闲瞥了一眼,脑子一时有些发懵:称砣?!

 “‮劲使‬儿!”梁婶子又拍了她一下。

 “哎哟!五斤二两!”卫淼乐颠颠的,“是个胖闺女呢!”

 家里条件不好的产妇,孩子生出来也就五六斤左右,这双胞胎头一个孩子能五斤多也不错了,那肚子瞧着也不小,底下一个估摸着也差不多。

 虽说对孩子好吧,可孕妇确实是遭了大罪了!

 杜梦闲没想到生俩还得疼两回,孩子挤出去的时候肚腹又是一阵痛,“出来了出来了!是个小子!”

 卫淼赶忙从婆婆手里把孩子接过去打理干净,又用上了万能秤砣,“这个还准,五斤出头一点儿!”

 十斤?

 杜梦闲这才是松了一口气,很好,俩娃十斤,她终于卸货了。

 没想到接下来被梁婶子按的一阵鬼哭狼嚎,那模样瞧着比生孩子还疼,伏城心疼了,“梁婶,我家的就怀了俩,你再按也没了啊!”

 这一刻杜梦闲倒是巴不得自己昏过去,可谁想到她生完孩子后竟然还坚。的留有意识,只能龇着牙,疼的都快缩起来了。

 “行了行了,孩子生出来没你的事儿了。”梁婶子嫌他碍事,“孩子生出来了,可肚子里的脏东西不得出来?还有那鼓起来的胞宫不也得好好按一按?往后还想不想生了…一边儿去,别添麻烦!”

 杜梦闲一听,叫唤的声音更大了,左右都已经生出来了,眼下再叫唤,应该也没人阻止她了。

 伏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屋里的其他人都嫌他碍事,他只能过去瞅孩子两眼,然后说了一声,“我去点吃的,各位婶子、同志,我待会儿就个简单的面条,你们吃一吃垫垫肚子,我媳妇这儿还麻烦你们多帮把手,再跟我多说一说注意事项。”

 卫淼也没开门,就在窗户那边瞅了一眼,转头对伏城说道,“我们吃的先不急,来的时候我叫梁维去厨房给阿闲也了点吃的,我当时生完孩子也是这么吃的,他比你有经验,你多问一问,先把产妇该吃的东西拿过来。”

 伏城同手同脚的走了出去,杜梦闲疼着疼着也就习惯了,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伏城跟个傻子一样,咧开嘴坐在边,盯着孩子一脸痴呆的表情。

 手臂动了一下,他立马回过神,“醒了?”

 然后把炉子上温着的白色的鱼汤端了过来,“你先吃点儿缓缓,梁婶子说产妇不能吃味儿重的东西,这鱼汤有点没滋没味的,你忍忍,等出了月子想吃什么我都给你来。”

 杜梦闲也不好起身,伏城看了一眼小里的俩孩子,然后一勺一勺的给她喂鱼汤,“怎么样?”

 “难喝。”可还是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想什么好事呢?出了月子也不可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孩子得喝我的,我这当妈的指定不能胡吃海的叫他们跟着上火、肚子不舒服的。”

 “那怎么办?”伏城傻眼了,“要不我问问妈那边能不能多两罐麦?”

 “孩子还是喝母好,麦也不适合这么小的孩子吃。”杜梦闲说道,“你把鱼下去,我有点吃不下,让我喝点汤。”

 一碗汤下去,肚子里温温热热的,杜梦闲挥了挥手。

 伏城把碗放到一边,温声说道,“你还没看过孩子呢。”然后把孩子的小藤筐从旁边的小上提了下来放到炕上,“你瞧,卫淼给咱称过了,老大是个姑娘,五斤二两,老二是个男娃,足有5斤重!旁人都说一胎也就六斤左右,辛苦你了。”

 杜梦闲探头看了一下,“好几个月了,名字想好没?”

 伏城说道:“我不想叫他们按照伏家的字辈来排,梁维倒是跟我说,要是一个娃就叫劳动,两个娃可以一个叫劳一个叫动。”

 “!”姓梁的你念了高中毕业只学会了这么取名字吗?

 不过想到梁维给自家儿子起了个叫梁青春的名字,她也淡定了,三月份出生的梁青春,那就是春天的青青草地,听着一点毛病都没有。

 “你说叫伏俊成不?”

 杜梦闲斜睨了他一眼,“你多大脸?虽说在我眼里我的孩子那是顶好看的,可旁人不一定这样想啊,万一长大了不俊…你说孩子懂事了,知道自己叫这么个名儿得多伤心?”

 “那你说呢?”伏城也没个好主意,这世上取名废的人多了去了,他恰恰就是其中一个。

 “…”很不巧,她也取名废。

 “要不就按照妈说的那几个选一下,男茂女思?优秀爱动脑,孩子聪慧也是咱们当父母的心愿。”

 “伏茂、伏思?”伏城点头,也觉得好,“小名儿就叫和思思。”

 跟茂茂也差不多,杜梦闲没啥别的想法,取好了叫她挑可以,但是叫她自己取就没那个本事了。

 大事儿商定了,杜梦闲又低头看,“像谁?”

 伏城很诚实,“看不出来,我俩都没这么丑。”

 无良父母观念一致,“我也觉得丑,只望着过俩月能长开,现在太皱巴了。”

 这边小声地说着话,杜梦闲好奇的伸手戳了戳孩子的小手心,“一个指头都能填了,你仔细看了没,指甲什么的都长好了?”

 “你放心,梁婶子看过了,我也前前后后瞧了一遍,什么都长齐全了!”就是儿子的啾啾有点小,他也是头一回当爸,这个地方没啥经验,有些担忧往后能长成啥样。

 闺女他不好意思仔细瞧,但梁婶子说没问题他也就相信了,等阿闲过两天缓过来了再叫她瞧一瞧。

 “叩叩——”卫淼在外头轻手轻脚的,“伏城,阿闲醒了没?”

 伏城给她盖好被子,然后去拉开门,“行了,进来说。”

 “你孩子呢?”

 “在家睡着呢,他爸在那儿守着。”然后又说道,“我给你们带了只老母,扔厨房去了,回头记得炖上喝汤。”

 “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回头等我出了月子,多点点心给你送过去,甜口咸口的都有!”杜梦闲说道。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