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42章 娘要嫁人
  没想到事情一出接着一出的, 这边结束后,那头李菊竟然要跟田俊海结婚。

 “不是, 她图什么?”杜梦闲惊了, 果然活得久了什么奇葩事都见的着。

 她明白不应该对人抱有偏见,如果田俊海真的是身有缺陷的话, 她自己是不会选择这样的人,但也不会指手画脚。

 但如果对方人格魅力足够吸引她死心塌地那另说,可田俊还明显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啊, 图什么?

 俩人正在县城里, 刚好撞上过来采买东西的二人, 伏城说道:“这样吧, 我们到时候要是有空,那会去喝一杯喜酒的。”

 杜梦闲尽量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成家后也会有责任心的…”

 李菊红着脸, “我明白大家伙都不理解我的选择,可在我看来, 田俊海同志虽然犯过错误, 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更何况他如今艰难, 正是需要人帮助的时候, 而且帮助人自个儿心里也会快乐, 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一定会把日子过好。”

 杜梦闲是真的懵了,合着您这就是找成就感和存在感的?

 所以把自己这么给搭进去了?

 “那真是恭喜了…”这话说得略艰难。

 按理说,依照田俊海如今这么个情况, 他就是说出花儿来,也没哪个女同志肯跟他。

 可这架不住人家乐意作死不是?

 李菊她就好这一口你能有什么办法,更何况她们的关系也就一般般。

 而且明摆着她心里也是有数的,人家都能拿出这么正当的理由来,你一个外人也没立场去说什么。

 双方互相客套了几句便各回各家,等到了正日子的时候,他们人虽然没去,可也托林场一个过去走亲的老乡把贺礼给带了过去。

 天气热了起来,林场这边也有几对谈成了,大约这个时节荷尔蒙比较旺盛,没想到许久没动静的G省那边也来了信。

 伏城越看脸色越沉,杜梦闲问道,“怎么了?”

 “贺同志,就是在G省庇护妈的那位叔叔,过来出差说是顺便看看咱们。”

 就这事儿?

 那也不至于脸色越看越沉啊!

 伏城把信递了过来,杜梦闲接过一看,也难怪他脸色越看越沉了,这亲妈要嫁人了,哪个当儿子的心里都不舒坦。

 但好在伏城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这位疑似后爸人选名叫贺求平,是G省当地的人,家里头什么人都没了。

 老伴儿早逝,这辈子也没留个一儿半女的,这么大把年纪双亲更是不在,如今也想着找个老伴搭伙过日子。

 再加上俩人又有多年的情在,姜银君在信中表达老贺这人人品不错,两个人年纪一大把的也不计较成分不成分的这些,走一走晚年罢了。

 又好像怕这唯一的儿子不同意似的,说这样也好,省得以后拖累他们,她身上的成分终究是个问题。

 “我要是在乎这成分,我还能认她这亲妈?”

 “妈也是担心你,更何况她老人家也这么大把年纪了,跟爸离婚到现在都一个人过,咱们当子女的也只能等着这位贺叔过来瞧一瞧怎么样,旁的也不上手。”杜梦闲说道。

 况且姜银君也不是个软弱子,不管她是真心想要跟贺求平在一块儿,还是为了什么其他目的,杜梦闲相信她这位婆婆到哪儿都能过得顺心。

 “先瞧着,瞧瞧再说。”伏城微叹,“要是贺同志真的不错,那些东西咱们到时候拿出来再给妈箱底,咱们自己再出一份心意,我大约是头一个给亲妈准备嫁妆的儿子了。”

 杜梦闲白了他一眼,“怎么说话呢。”

 又想着贺求平是过来出差,顺道来他们这儿看看,甭管这话是真是假,人家既然过来了,便不是看在他可能成为后爸的份上,就看着他照顾姜银君这么长时间,他们俩人这当儿子儿媳妇的总归也是晚辈,礼数是要周到的。

 “这两天去供销社看一看,有不错的东西买回来待客。”伏城想了想,“咱们过年的腊还在不?在的话也准备上。”

 俩老的要真是在一块了,自家如今这算是落魄了,人家大小也是个领导,地位上首先就不平等,伏城也想给自己亲妈撑面子做的好一点。

 也就三五天的功夫,这位贺同志穿着板正板正的就上门了。

 杜梦闲开门的时候确实是惊到了,她想着自己穿越过来这么长时间总是一惊一乍的,非常的没见识。

 可这也不能怪她,不提前头发生的那些事,单是眼前的这位贺同志…长得那叫一个老实憨厚!

 怎么说呢,就是丢人群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即便是个领导,可身上一点架子都没,面容普通很容易叫人忽略。要不是这身衣裳穿着,那就跟这前前后后下地秧拔草的老农民没有任何区别。

 “同志你好,我是贺求平,这边是伏家?”贺求平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地上,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贺叔来了?进来坐,阿城,贺叔到了,给泡上茶!”又回过头,“这段时间刚忙完,家里有点,叫您见笑了。”

 伏城连忙走了出来,“您就是贺叔吧?坐坐,赶紧进来坐,大老远的怎么没打个电话过来?我给妈那儿也写过我们林场的电话,打个电话过来我也好去接您。”

 “瞧这天气给您热的,阿闲,把咱屋里蒲扇拿出来!”

 杜梦闲把蒲扇拿出来后就钻厨房去了,伏城跟贺求平俩人坐在门檐下吹着风,“这些东西是你妈叫我给你们带过来的。”

 伏城手一顿,“谢谢您了,这些东西也重的。”

 “这两年也多亏了贺叔您的照料了,您能喝酒不?今儿陪您喝两杯。”

 “不了,你妈不让我喝酒,我一喝酒睡的就沉,容易耽误事儿。”贺求平笑道。

 伏城嘴角,他这边往恩情上扯,对方倒是一副我跟你妈关系匪浅的样子。

 又略说了会儿话,杜梦闲端着碗走了进来,“了些小菜,手艺也没别人尝过,贺叔您担待些。”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