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39章 姑嫂合力
  “说得好像你能耐一样, 你自个儿不也是被抓了胳膊。”杜尔青嘀咕道,“你跟她比较什么啊, 我不比你更了解她啊?你这回占上风了, 她不找补回来不肯干休的!”

 吴华瞪了他一眼,“大妹也是护着咱们家!”

 儿子到底还是小, 女人打架的事情还能说嘴,老大要是真去对姑姑动手,那这件事指定过不了。

 菜都准备好了, 吴华叫杜梦闲过去烧火, 又叫张大妹在旁边帮衬着, “女婿你去屋里坐着吧, 老大你去和面,咱中午烙饼,妈来炒菜!”

 “那要拌馅儿不?”张大妹问道。

 “咱家不有芝麻?你去碎了拿糖拌一拌, 再把腊拿下来切点咸口的。”

 “老二家的在家里干活儿呢,你下午的时候给她送点吃的过去, 避着点人啊!”吴华可不乐意自家的东西给那一窝子脑子不正常的, “要不叫她过来也行。”

 “还是我下午叫她吧。”张大妹说道, “她从小就胆子小。”

 杜梦闲看着觉得大弟妹这样也好的, 总体来说, 他们一家子还就缺一个脾气泼辣能顶门户的。

 爹妈两口子就不说了, 那是不到绝路绝不反抗的,属于那种能忍就忍的性格。

 剩下三个弟弟对上长辈讨不了好,张大妹脾气泼辣, 只要她心在杜家这一头,杜家的日子她过得肯定顺心。

 杜梦闲说道:“那让二弟妹在家缓缓,明儿再来也行。妈你不知道,我也见过这种人,就是对于跟旁人的交流有一种恐惧感,这种是天生的没办法克服,咱们都是一家人,也不用着二弟妹去克服这个,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不会介意的。”

 吴华点头,“那老二家的在家也吃不了什么好的,你手上先别忙活,把里锅里的几个馒头捡出来,揣上拿回去先叫她吃。”又说道,“梦闲啊,这里还有豆腐馅儿的,你爸前几天特地用黄豆跟人家去换了豆腐,加了点辣子,香香辣辣的,你先吃两个垫垫肚子,女婿要吗?”

 然后语气又低落了下来,“人穷志短,手里头没东西,仓库里没余粮,自然什么都要计较。一旦宽裕了,咱们亏了什么都不能亏了肚子。”

 “有甜口的吗?你女婿爱吃甜的。”

 “有的,是花生碎加糖!”张大妹说道,“还有红豆!红豆是我自己在山坳子里偷偷种的,没叫村子里发现,收回来后妈全给煮了,然后碾碎包的,可香了!”

 “去,多什么嘴!先回去!”吴华说道。

 她们姐妹俩在老张家一天只能吃一顿饭,既然已经是自家人了,总不能叫她饿肚子,闺女说的没错,‮子身‬骨养健壮了,过几年才能替她生孙子。

 张大妹也不在意,笑嘻嘻的往兜里揣,然后自个儿嘴里也刁了个红豆馅儿的。

 伏城叫杜梦闲坐旁边烤火,自己拿起柴火往灶膛里

 吴华看了他一眼,然后对杜梦闲说道:“你这两年寄回来的钱跟粮食可算是帮了大忙了,去年收成特别不好,还不如今年,几乎家家户户都得饿肚子。那会儿我们去镇上把东西拿回来的时候,你爷他们还来闹过,还是你大弟跟二弟拼着被你小姑打的嘴角裂了,才把粮食护了下来。到今年天时好了一点,收成倒是不错,往后你也别再寄钱了,逢年过节的寄点吃的意思一下就成,你们两口子又不在城里,乡下也得种地,日子都难过。”

 杜尔青把面缸端了过来,然后又出去跟杜广海一起劈柴。

 好了也进来歇着,杜广海依旧是没什么表情,“你大弟跟二弟今年个头蹿了不少,去后山也能点吃的回来,比以前长得快多了!”语气里还带了点欣慰和自豪。

 吴华说道,“你说这个做啥?”

 杜梦闲接道,“那也好的,懂事了也能顶门立户。”

 菜都做好后,张大妹拎了一个篮子回来,“这是二妹掏的鸟蛋还有自己炒干的山货,大姐你当个零嘴吃。”

 “不了,我还比你大几岁,哪能跟个娃娃一样拿着零嘴吃,你们自个儿留着吃吧。”杜梦闲连忙拒绝。

 杜尔青提着篮子放在了堂屋,“没事,咱们这里也不到什么好东西,吃完饭坐在炕上,吃些炒货喝喝茶也能打发时间。”

 吃过饭也没什么话好说的,两口子干脆去了镇上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买的。

 闲逛了一下午,到底是给两个弟妹各买了一条围巾,等回去后就看到吴华一脸不渝的站在院子里,堂屋里似乎有张大妹吵吵闹闹的声音。

 “你们去屋里歇着去。”杜梦闲点头,然后把东西放到吴华手里,“这个是给两个弟妹的,妈你跟我爸是一人一身衣裳在包裹里,三个弟弟我就不心了。”

 吴华也没在意,只说了下回别买这些东西浪费钱,然后就把他们往屋里推。

 “回来了啊?”屋里一个柔和的女声传了出来,紧接着掀开帘子往外走,“梦闲回来了?”

 眼神在伏城身上溜了一圈,“妹夫精神的。”

 杜梦闲有些泛恶心,这还跟当初刁红云的眼神不一样,刁红云明摆着就是想讨个小便宜的心思,可杜梦月…

 杜梦闲抿着嘴,“你来干什么?”

 “过年回娘家一趟当然是看看父母的,刚好听我妈说你跟妹夫回来了,这不过来瞧瞧?咱们姐妹俩相处了十几年,梦闲你脾气怎么还是这么硬?”

 她说话的时候倒是柔柔和和的,眼睛也没瞄,但那语气就是叫人觉得心里堵得慌。

 杜梦闲虽然明摆着脸上是不的神色,又说自己也刚回来要跟父母好好叙叙,暂时没什么空招待客人,可杜梦月就跟没听到似的。

 你说叫她走,她说好久没见妹妹想说说贴心话,脸上一直挂着笑,你总不能把她拖出去。

 乡里乡亲的四处都有,杜家还是要做人的。

 想一想,杜梦闲也顺气了,好啊,不是要说说贴心话聊聊天吗?那就聊啊,反正也没到饭点,随你聊去。

 又叫伏城去屋子里歇息,就剩她们三个女人在,看她能聊出什么花儿来。

 杜梦月目不斜视,好似一点都没发觉自己这堂妹的心思一样,跟当初没出嫁的时候截然不同。

 “梦闲啊,有时候想想,姐可真羡慕你!你说说,你当初那彩礼得好大一笔吧?又跟着去城里享福,妹夫又是个俊的,看这样也是贴心人,要不然你也不会养成如今这副面红光的模样。”

 她眼神暗了暗,按道理说,被卖到无女村的应该是她杜梦闲,而她杜梦月才是应该拥有这个好男人的女人。

 杜梦闲一脸认同的点头,“梦月姐你说的太对了!我有时候想想也羡慕我自己,你说我怎么就这么有福气呢,对吧?男人体贴还顾着我,公婆又不跟我们住一块儿,两个人的小日子多好?他啊,不仅活儿替我干了,就是像女人家这些下厨房啊、洗衣服什么的,他有空也都抢着干!从来不对我大小声,可不就是享福吗?”

 张大妹笑眯眯的,“姐夫真好!”

 杜梦闲给了她一个眼神,接着说道,“还有我那婆婆,哎呦喂,我婆婆可是顶好的!一年要给我们做好几回衣裳,回回都是我得三四件,我爱人才得一件子或褂子…那真是把我当亲闺女看的!她手里有什么好的都给我寄过来,过年过节这些也都帮我干活儿,也不催着我生孩子,跟其他人一比,我简直是掉在福窝窝里了!”

 按照正常的道德观念,杜梦月如今的日子并不好过,杜梦闲也不想去刺她。

 可这个想不想也不是由她说了算,哪个女人都受不了别的人来对自个儿丈夫黏黏糊糊的。这时候她要是还同情可怜对方对她的恶意,那谁来同情她?

 以德报怨可不是她的做派,就是如今回了杜家,也是因为身上扛着属于子女的责任在,与情感无关。

 杜梦月脸色有些发青,“是吗?那梦闲你确实是享福了,这个福气可要好好珍惜,你在娘家可没享受过。”

 杜梦闲笑眯眯的看着她,这一点可打击不到自个儿,她又不是亲生的,没有情感的共鸣可不会觉得伤心。

 还是张大妹机灵,“那也没办法啊,大姐在家没出嫁的时候,咱家过的那都是什么日子啊?全家人都在榨爸妈他们不说,还不给吃饭,爸妈就算是想对大姐好也没那本事不是?”

 又斜眼看向杜梦月,“老人不都常说苦尽甘来、先苦后甜吗?大姐小时候过得不好,那也是某些人做的孽,眼下苦过了,现在不就得甜?就跟我似的,小时候也都跟泡在黄连水里一样,眼下到了杜家那日子过得可真甜!”

 杜梦闲在心里暗暗叫好,大弟妹可真会配合!

 诚然她跟杜家有矛盾有隔阂,可是在面对老杜家那头时,那这边铁定是齐心合力的。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杜梦月就是再没眼色,杜梦闲也不想留她下来膈应的自己吃不下饭。

 杜梦月倒是想留下来来着,她在无女村过的简直就不是人的日子,也沿袭了那边的习俗,身为女人一天吃一顿饭就够了,吃两顿都是婆家心好,三顿那没可能。

 就算是回娘家爸妈愿意给她吃点,可不乐意,要是回来空着手啥都没带,她绝对做的出把她撵出去的举动。

 能留她下来待两天,还是因为自己抱了两颗大白菜以及跟婆婆承诺回去带馒头的,这大白菜还是自己偷偷摸摸带回来的,要是叫婆家知道,回去又免不了一顿挨打。

 她也明白如今都各自婚嫁了,再惦记着旁的也无济于事,只是心里到底有着不甘心,想过来膈应膈应自己的堂妹。

 毕竟她当初在娘家养的好,而自己这堂妹瘦的跟个黄丫头一样,谁知今天过来差点把她气疯了,干黄枯瘦的变成了她自个儿,杜梦闲那个小人竟然养的红光面,头发更是浓密的不行!

 女人家头发多了,也丑不到哪里去,总比小姑那样被人暗地里叫半秃子强!

 难过的日子促使她也不会再要什么脸面,有心想留下来混顿好的再拿点东西好回去差,可那小人就像听不懂她话一样,竟然拖着她往门外撵!

 这时候家家户户都在做晚饭,这边有个什么动静人家都能知道,无女村跟古林村一个在山里一个在山外,那边穷得叮当响没人愿意嫁过去,还偏偏死要面子,要是叫婆家知道自己在娘家闹出幺蛾子被人笑话,这个年她也别过了。

 杜梦月的心思没人关心。

 吃饭的时候,杜广海说道:“家里也存了点钱,梦闲啊,我跟你妈打算这个房子不动。哦忘了跟你说了,这边我们已经跟村里买下来了,旁边院子扩一些,再起三间房,你三个弟弟往后一人一间,我们这屋旁边两间就一间当作粮库一间留给你。你瞧成不?甭管你一年回来几趟,这屋子都留给你。”

 张大妹笑道,“对对对!这屋子就给大姐,咱们有地方住!”又说道,“那我们可是沾光咧!要住新屋子,爸,宅基地够的话屋子能大点儿不?往后还要养娃呢!”

 杜尔青红着脸拉了她一把,“说什么!”

 张大妹不在意,丈夫年纪太小就是这点不好,小娃娃家这个年纪特在意这些事。

 “可以。”杜梦闲点头。

 自己每年应有的东西也都给,属于自己的责任也担着,没道理再推出去,叫自个儿往后有事回来的时候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你愿意就成。”杜广海说道,“我跟你妈就是这么打算的,以前的事也都不说了,如今你弟弟们也能干活,咱们家有了点积蓄先把房子起来,肚子不愁了,然后再把你那笔钱补回去。你能不能…能不能多回来瞧瞧?爸妈就你们这几个孩子,又只你一个闺女,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们没护着你,可…”

 伏城见媳妇脸色不好,连忙打断道,“爸,爸,这些事就不说了,过去的事就不提,往后每年有空我都带着阿闲回来瞧瞧你们。”

 女婿答应了,杜广海自然不再说这一茬,在他心里当家作主的依旧是男人,女婿都答应了,也不怕闺女不回来。

 虽然这么想有点对不起闺女,但他年纪也大了,儿子们以后要成家也都有了自己的小家,不求闺女时时在身边贴心,就是每年回来一趟,他跟华两个人心里的愧疚也能少一些。

 人老了就总是回忆起闺女小时候体贴懂事的样子,越发的想见到她。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闺女变了,这种变了不是态度上的变,而是叫人心里酸的不行,好像是找不到孩子了一样。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