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25章 争执
  “真睡了啊?”好半天, 他又憋出一句。

 “赶紧睡, 那个啥…我周岁才十七, 起码也得我…”杜梦闲支支吾吾的。

 “十八?”伏城眼睛一亮。

 “过几个月都十八了, 这个再说, 我觉得十九二十都好的。”

 “你说的也是。”伏城心说我是正人君子, 不能太心急了,“那赶紧睡, 别瞎想。”

 明明瞎想的是你!

 杜梦闲鼓着脸, “嗯, 明儿指不定还能闹腾的,咱得赶紧歇歇。”

 伏城一想也是,就算他跟其他人都不吧, 但是眼睛没瞎, 何月月是不可能给朋友埋雷的, 按照刁知青那个性子,知道后铁定会大闹一场, 到时候在场的人, 有一个算一个, 保准儿都牵扯进去。

 果然啊, 事情经不起念叨。

 这个阶段结束后也没什么事情要忙,就算是村里的干部,人家也是要忙活着日常的。

 一大早的,伏城就去找了徐大建约着一块上山寻寻板栗之类的,秋天山上这种东西倒是有不少, 只要勤快总能寻摸个小半篮子,临走的时候,徐支书也上来凑个热闹。

 “年纪大了更应该多动动,正好趁着现在没啥事,也多点柴火回来。”徐支书站起来捶捶,又提点道,“伏知青,咱们这儿跟南方不一样,眼下入秋更应该多准备柴火,天凉的快,没多少日子就能用到了,省得到时候准备不及还得往山里走。”

 “哎,我晓得了。”伏城拍拍肩膀上的绳子,“特地准备着呢。”

 本着躲麻烦的心思,想着那边差不多也该闹腾开,伏城加快脚步往后头走,没想到刚到山脚就被人急急忙忙的叫了回去。

 “徐支书!徐支书,知青院那边出事了,大队长叫你过去!”

 到了知青院里头,大队长他们几个也都在,看他们过来,大队长朝徐支书瞪了一眼:你倒是跑的快。

 徐支书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咋回事?

 伏城悄悄往旁边挪了一步,抬头望天,佯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要叫他咋说呢,到底是别人的私事,就算是村干部,他也不可能主动过去,巴巴的把事情全抖落出来。。

 “人来齐了,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大队长叫人都到屋子里去说,到底也是顾念知青们的面子,只让知道情况的当事人都过来,没叫其他村民过来看热闹。

 把院门一锁,阻挡了别人的视线。

 杜梦闲看了伏城一眼,这事儿其实跟他们俩没关系,只是来到南汇村这么长时间办一顿酒,请着亲近的人吃一顿饭罢了,没想到倒把别人的私事挖了出来。

 问过后,大队长和徐支书脸色黑沉沉的,知道没他俩的事,摆摆手让他们坐到一边儿去,然后看向田俊海,“田知青,这事你怎么说?”

 “这事我能怎么说?”田俊海面色灰败的不行,“我跟刁知青两个人情投意合,都有着共同进步的想法,这事儿有啥错吗?我错就错在不该瞒着她我家里的情况,可大家伙不都这样?这说明了我家成分好,不是资本主义享乐派的,兄弟姐妹多也是因为我家庭和睦父母关系好!而且我身为家中的老大,父母都身有残疾,我挣的工分换来的钱和票寄回去养活爹妈和弟妹难道有错了?如果刁知青能想的明白,那就知道我这么做是应当应份的,一点都不自私!这么崇高的品格有什么值得叫你们说道的!”

 田俊海心里存着愤恨,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反而处处指责刁红云心底自私不大度。

 “你放!”刁红云气的眼珠子都红了,何月月‮劲使‬的拉住她,不让她把局面搞得更糟糕。

 田俊海看都没看她一眼,自顾自的说道,“两个人过日子讲究那么多干啥?不就共同进步,共同努力吗?我愿意对刁知青好,就算我自己本身有那么一点小缺憾,可我保证这辈子一心一意的对她好还不成了?弥补不了了?”

 “啪!”刁红云硬是挣脱了何月月的桎梏,上前给了他一巴掌,“放!合着你自己不是个玩意儿还能怪我?你家里穷成那德行,还想拖我入火坑,我不同意就是我自私?现在你又有了这么个不是男人的毛病,你对我再好有啥用!”

 田俊海冷笑,“那你就完全对了?错都在我身上?你自己仗着长得漂亮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到处勾勾搭搭的还爱好占小便宜,这些你怎么不说?要不然你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谁愿意给你占便宜?我要是对你没想法,我不会自己留着钱跟票花用?”

 “你…”

 何月月脸都黑了,‮劲使‬的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就是因为她们俩都是女同志,所以更能明白这里头的困难。

 本身这事儿在眼前这个情况下,刁红云要是私底下跟他掰扯明白了,吃了这个哑巴亏把这事儿过去就算了,以后也能再说个不错的对象。

 到底她长得漂亮又有文化,不愁嫁不到家底儿不错的人家。

 可现在不听劝的闹出来,就算外头人不清楚情况,可大队长和村支书难道还不明白?

 这年头嫁娶都是附近村子,姻亲众多,就算他们不说,可但凡有人过来打听打听情况,还能不漏点消息出去?

 眼下看着是她占便宜了,田俊海名声扫地有啥用,过后难道她刁红云就能得的了好?

 毕竟她爱好占小便宜,占着自己长得漂亮跟别人勾搭的也都是事实,这些东西掰扯不清,到头来只能两败俱伤。

 更别提田俊海如今这副模样已经是破罐子破摔,到时候又能说出什么来都不能保证。而且这些事情更是众人茶余饭后爱讲的闲话,他们可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倒霉,时间一长,人家只会把这件事拿出来翻来覆去的说,增添一点业余乐趣。

 徐支书让徐大建把他们两个人拉开,“行了!”

 “徐支书!这事儿是我吃亏了,他…”

 “砰——”大队长气得直接一脚踢翻了凳子,“你吃个的亏!你敢拍着口保证你没吊着人家?还有你田俊海,你自己这事儿做的不地道你自己心里没数?”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至于能不能叫旁人保住口风,就看你们俩人的本事。”徐支书站起来,“反正你们一没嫁娶,二没搞对象,刁红云在这里我要严肃的批评你,往后止你在南汇村里跟男同志举止暧昧,看在你是女同志的份上这事儿我就不通报批评,不过往后再发现这一点,你自己心里掂量着办!”

 “还有田俊海,这是你个人的私事,我们南汇村的人都有良心,不会把你这事儿宣扬出去叫你没办法抬起头做人。不过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村子里不会阻止‮女男‬同志搞对象,但你必须坦诚,必须跟人家底,只要对方不介意,咱们也不多管闲事。但凡叫咱们知道你瞒着人家女方想要骗婚,就别怪咱们揭了你脸皮子!更不允许你用下作手段毁坏女同志的名誉,迫人家跟你结婚!”

 田俊海苦笑,“我听徐支书的。”出了这个事儿,哪还有人愿意跟他?

 就算是死了男人带着几个娃的寡妇,估计都不会选择他。

 这么多年骗自个儿都差点信以为真了,女人嫁男人图的不就是个安稳日子吗?

 嫁给他,家里还有好几张嘴等着,绝对过不了安宁日子不说,他连男人的能力都没有…这辈子估计就是孤独终老的命。

 “那我呢?我就白白被他耽误了一年多的青春?他不得赔偿我?”刁红云不依不饶。

 大队长烦死她了,“刁知青你见好就收!‮女男‬都一样,不存在谁耽误谁的问题,你要觉得你被耽误了,你自己找他说去,谁爱管你的破事儿!”

 他又不是她爹,哪来的那么多闲功夫,孙子还闹着吃山楂呢,一大早好心情都没了。

 “爷爷,我要吃山楂!”

 大队长家的小孙子刚会走,趴在知青院的院门上张着嘴巴叫。

 大队长神色缓了缓,“你们自己看着安排,我们虽然是村里的干部,可这事儿真不上手。刁知青你要是觉得委屈,那你跟田知青两个人有商有量的好好说,咱们不可能看在你是女同志的份上就迫其他同志。”

 然后大踏步往外走,“走,爷爷带你找山楂去!”村干部也想放假啊,难得农忙过了,也就这几天松快日子。

 大队长他们都走了,众人也都各忙各的,虽说这事儿叫人同情,但人要吃饭的,同情不能填肚子,一年里头也就这个时候能给嘴巴换换滋味儿。

 杜梦闲溜了一下口水,“…我也想吃。”

 “走!”伏城把篓子往背上一甩,“我给你找山楂去!”

 何月月看了两人的背影一眼,然后叹口气,“你长点心吧,别折腾了,咱们就这样,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但是想好的话就自个儿努力一点,往后小心思收一收,安生过日子,一两年过去也不会有人盯着你这点事儿了。”

 刁红云手指收紧,一两年?

 黄花菜都凉了,她都多大年纪了?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