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
第18章 抢肉
  “杜同志!”

 “怎么了?”杜梦闲刚把锅盖掀开,瞅着水蒸蛋差不多准备端出来了,结果里头伏城的声音变得有些憋闷。

 “伏同志,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吗?”她侧身背对着门。

 “…没有。”

 伏城声音明显低了下来,杜梦闲怕他出什么事,“真没事儿?有啥你就说啊,我不偷看的。”

 “已经没事了,待会儿就好。”

 里头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杜梦闲也不去管锅里的开水,搬个小马扎就坐在了门口,打算里头那位看护对象要是死鸭子嘴硬的话她就硬冲进去。

 索真没什么事儿,等人衣裳穿好后还好好的打量了一下,之后把蒸蛋和人一起送到了屋里,杜梦闲这才拿着自己的铺盖卷儿去了婶的屋子。

 人走了之后,伏城松了一口气,“幸好…憋住了。”

 下次不能再喝那么多汤了!

 第二天一早,杜梦闲这边刚把粥煮好,外头的门就被砰砰敲响。

 “同志你好,请问你找谁?”杜梦闲拉开一半的院门。

 马连深龇着一口大白牙,“你就是杜同志吧?我妈说管你叫大妹就成了,我是马家的老二,你叫我二哥九成!”

 “哦哦。”杜梦闲回过神把人让了进来,“二姑家的二哥吧,伏同志刚洗漱完在堂屋呢。”

 “你忙你忙。”马连深看她搬凳子,连忙拦道,“这是我表弟家,我!”又喊道,“表弟!我来看你来了!”

 他就说表弟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偏生妈不叫他回来,他还有好些书要跟表弟分享的!

 “二表哥?进来坐吧,外头冷。”伏城自己推着轮椅到了堂屋门口。

 “对了。”人刚走上台阶,又转身从包里往出掏东西,“大妹,这些东西你拿着,都是我在首都带过来的,表弟爱吃甜食,你收到碗橱里,两三天给他吃一块!”

 杜梦闲看了一眼门口的伏城,见他点头才把东西提到厨房。

 马连深这次过来的时候把他这学期的笔记都带了过来,还有表弟留在首都家中没拿过来的书,一大摞的过来可把他累的不清。

 想到这里,他也有些埋怨自己的舅舅。

 舅妈没文化,难道舅舅读这么多书还能不知道轻重?

 虽然他也觉得书香门第的舅舅跟大字不识一个的舅妈是怎么说到一块儿去的,但长辈的事他不好过问,不过最起码的,舅舅总不能因为表弟出了事儿就任由舅妈做主替表弟退学吧?

 要不是他脑子转得快,表弟的这些课本都能被舅妈做人情送人了!

 真叫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亲妈。

 因着大早上的来了客人,杜梦闲想着他们兄弟有话说,饭桌上只闷头喝着,然后快速的把厨房拾掇了一遍。

 “伏同志,我先去医院那边把钱给婶送去,然后顺便捡柴火回来,我会尽量抓紧时间的。”吃完饭她拎着背篓就要出门。

 “等等!”马连深嘴里叼着一块饼子,“我跟你一起去!”

 又转头嘿嘿的看向伏城,“书你先看着,我好久没回来正好跟大妹一起转转,我爸妈让我过来麻利一点儿。”

 实际上是他跟伏城说不到一块儿去,俩人性格不一样,自己是嘻嘻哈哈的,表弟这人就有些一板一眼的没乐趣,要是叫他跟表弟一上午待在一块儿大眼瞪小眼的…马连深打了个哆嗦,拒绝去想这种画面。

 “嗯,路上注意‮全安‬。”伏城点点头,“表哥你照顾着点女同志。”

 “那是肯定的。”马连深拍着口保证。

 然而他这回特地大早上出来放风的希望又落空了,伏城在他俩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出声把人给叫住,“表哥你还是留在家里教我一些知识点吧,我听二姑说外头‮女男‬走一块儿容易被人误会。”

 “…”马连深摸了一把脸,“好。”

 确实是,这点倒是他没考虑到,但怎么就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儿呢?

 他偷偷的瞅了一眼自己表弟,在杜梦闲出去后,鬼鬼祟祟的问道,“表弟啊,你该不会是真的那啥…”

 “对人家女同志有意思吧?”毕竟听妈说他们俩还合得来的?

 伏城脸都快绿了,“表哥!”

 旋即觉得自己语气过重,非常认真的说道,“人家是女同志,甭管咋样,咱们不能拿女同志开玩笑,更何况…那就是个孩子。”

 这个时候就算‮女男‬之间互相有好感,那也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都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尽在不言中的,他原本就没有过这种经历,要是真有这种意思自己能没感觉?

 再说了,那真的是个孩子啊!

 然后非常嫌弃的看了马连深一眼,“表哥你的思想一点都不正派!”

 多大人了,二十三了都,难怪介绍对象老是不成,谁家女孩子不喜欢稳重一点的男人?

 “…”马连深瞪着眼睛,他哪里就不正派了?

 等杜梦闲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俩兄弟之间淌着一种叫做相看两相厌的情绪。

 马连深无聊了大半个上午,看到她回来后眼睛一亮,跟装了个弹簧似的原地蹦了过去,把她手里的背篓拿了过来。

 伏城看到杜梦闲散掉的麻花辫,又看了一眼她手里拎着的猪,“抢去了?”

 杜梦闲脸色一变,然后非常痛苦的点了一下头。

 她知道类稀缺,可真没想到能稀缺成这样啊!

 本来好好的背着背篓快要到家了,结果也不晓得谁喊了一声,“供销社那边有村子上任务猪了!”

 好家伙,她还没回过神来,两条腿就控制不住的随着大妈们跑向了供销社。

 接下来的画面太惨烈了。

 不是说这个时代很穷吗?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抢啊!

 还有,不是说这时候素质很高吗?

 为啥会有人因为她排在前头狠狠地拽她的辫子啊!

 她是农村小白菜啊!十几年没吃过饭,面黄肌瘦的小可怜啊!

 是头发扎起来发量稀少的秃头少女啊!

 大概只有秃头人群才明白那种痛,就是那种每一都很宝贵的感觉,她用仅剩的头发发誓,在被拽住的那一瞬间,她真的听到了头发被拽断后那种“蹦”一下的声音!

 看着杜梦闲捂着头发痛苦的表情,伏城嘴角,“我屋里还有半罐子芝麻粉,你每天吃两勺能…改善一下。”

 “好!”杜梦闲眼睛发亮,“谢谢伏同志!”

 她可以等发工资后用农场里面抢的红糖包子还有发糕还回去!

 毕竟芝麻那种高级货,不是目前她这种二级农场持有者能拥有的。

 马连深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我给你搭把手做饭吧?”

 好端端的,吃黑芝麻干啥?

 “不用了大哥,我一个人可以的。”杜梦闲摆摆手,“你陪着伏同志坐在屋里说说话就成了,我动作很快。”

 马连深一听脸都绿了,连忙说道,“表弟很爱学习的,我不能打扰他!”

 大概是语气过于激动,另外两个人诧异的看向他,马连深讪讪的摸了摸脑袋,“我的意思是我今天带过来的东西还有腊,这个是我的拿手绝活儿,让我来做保证香掉你们的舌头!”

 杜梦闲不再拒绝,“正好今天看到黑市那边有卖南瓜的,我抢了两个个头大的。”

 南瓜是昨天晚上解锁的新种子,种下去后早上就收获了一大批,正好这时候拿出来做个热乎乎的南瓜汤。

 伏城瞅了一眼‮大硕‬的南瓜,“这个要不少钱吧,你那里还够吗?”

 杜梦闲笑道,“当然是够的。”而且她也是算着市场价把伏家交给她采购的生活费给扣掉的。

 杜梦闲觉得这样好的,虽然用这些来抵掉没多少东西,但蚊子腿再小也是,积少成多总能攒攒的,更何况她也不是故意什么都拿出来。

 见表弟没意见,马连深跟在杜梦闲身后去了厨房,“腊味道重,你先做别的,我给你烧火?”

 杜梦闲点头,先把米饭给蒸上,剩下的菜没什么技术含量。

 “这南瓜真甜,我都没见你放糖!”马连深一口气喝完了一碗汤,“卖你南瓜的有印象吗?我下次守着去!”

 “脑袋都包的紧紧的,没注意长啥样。”

 伏城吃完放下了筷子,“表哥你带一个回去给姑姑他们尝尝,家里这一个能吃一段时间。”

 马连深也没拒绝,“我今天回去就叫妈给做粘豆包,做好了冻上给你送过来。”

 杜梦闲暗暗记下他们的话,粘豆包她倒是吃过,但却不知道怎么,下次倒是学着做一些。

 “杜同志?杜同志?”

 “啊?”想事情入了神,见对面俩人都盯着自己看,杜梦闲问道,“怎么了?”

 伏城说道,“看你没吃东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合口味这一点直接被他忽略。

 这年头就没有人对不合口味的。

 杜梦闲‮头摇‬,“我只是想着粘豆包怎么做,听起来好像好吃的。”

 马连深笑了,“那是肯定的,我妈啥啥都不会,唯有粘豆包最拿手!” M.gUWeNxs.cOm
上章 六零穿书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