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
第9章 后起之秀
  夜风清寒,月如水,如轻柔丝带洒落在窗前。

 诸葛明月一遍遍的练习着上古体术,此时,潺潺淌于天地间的灵气虽然不象白天那么浓郁,但却更加的清澈温凉。混合着宝树之力的淡蓝色气流在隐藏的经脉动,冲破其中的阻,一道道光点先后亮起。

 诸葛明月惊喜的发现,在这神秘宝树的调合之下,不管是自身的力量、元素能量,或者圣云天境特有的灵力,再或者叶奇口中的五道之气,都能平和共处毫无冲突,在几种完全不同的强大力量之下,冲击经脉的速度成倍提升。

 随着气流在经脉中往复穿行,一道接一道光点亮起。诸葛明月曾听叶奇说过,这些光点,正是经脉之中的络点,亮起的数量也就代表着修炼的层次,一旦所有的络点都被打通,就有可能发出体内自身的五道之气,踏入气修的境界。

 想想叶奇修炼了这么多年,都不过才气修七重,可以想象其中的难度有多大。

 但此时诸葛明月却惊讶的发现,在宝树之下,几种不同的力量同时冲击着经脉,以势不可挡之势向一路前行,一个个络点先后被打通,在体内发出湛蓝的光彩。

 “一重…二重…三重…八重…”诸葛明月凝神内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快就达到了体修八重,这怎么可能?

 “咔啦!”体内似乎传来一道轻响,最后一道络点也被打通,发出璀璨的霞光,同时也打破了诸葛明月的疑惑。

 “九 重!居然体修九重,我居然达到了体修九重,这才区区两个月不到的功夫,就修炼到了体修九重?”诸葛明月怔住了,如果不是亲身感受,她都要怀疑叶奇是不是说 了谎话,隐藏了实力,这么容易就能修炼到体修九重,他怎么可能这么多年还停留在气修七重,只比自己高出一阶而已。

 如果现在有人看见诸葛明月,一定会大吃一惊,一圈淡蓝的水样光纹浮现在她的身外,其内,却又有一道混合着淡淡红晕与洁白的光芒紧紧笼罩在她的身外,在这几种奇异的光晕之中,诸葛明月整个人都透出一种梦幻般的神秘感。

 如果之前说诸葛明月是凑数不能修炼劲气的人看到这一幕,完全可以自打嘴巴,打到脸都肿了为止了。

 就在这时,诸葛明月心中一动,突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气流悄然在经脉中出现,仿佛是自己‮体身‬的一部分,随意而动随心而行,比其他几股气流更加的灵动自如。

 “五 道之气,原来还不是体修九重,而是气修之境!”虽然那道气流非常的微弱,只在经脉中运行了一小段便后继无力,但诸葛明月却非常清晰的感觉到,这绝不是来自 体内宝树的力量,也不是元素之力,更不是源于天地之间的灵气,而是在经脉中自行生成,正是叶奇所说的五道之气。

 据叶奇所说,每一次境界提升都有一个天大的瓶颈,他当初在体修九重停留了整整三年,才修炼出五道气跨入气修的门槛,而普通的平民人家,就算运气好得到了入门修炼的功法,也可能终其一生停留在体修境界,无法突破瓶颈进入气修境界。

 太多的惊喜极度的震惊之下,诸葛明月反而平静下来,不再象刚才那么欣喜若狂。细细想想,自己之所以能这么快达到体修九重,而后一蹴而就跃入气修境界,甚至连所谓难如登天的瓶颈都没感觉到,倒不完全是因为天赋过人。

 第 一是因为她早已将上古体术修炼得滚瓜烂,无形中省了太多的功夫;第二是因为体内那神秘的宝树,几种不同的力量和平共处相辅相成,修炼速度自然比一般人不 知道快了多少;第三则和叶奇这段时间的大补不无关系,要不是他那些洗经伐脉的大补高汤,就算诸葛明月的经脉,也未必能承受得住这几种力量的共同冲击。

 想到这里,诸葛明月不对叶奇更加感激。

 夜寂寥,万籁无声。隐隐中,传来叶奇梦呓的声音:“明月飞扬,你们可要好好努力了,这次问剑华会一定不能让师父失望,师兄给你们敖药汤去。”

 诸葛明月不微微一笑,这个师兄,连做梦都想着敖药汤呢,幸好没让凌飞扬听见,不然没准就要整夜失眠了。

 诸葛明月正要休息,突然想到了什么,轻轻打开房门,悄悄朝着叶奇的房间走去。

 叶奇从小就上了洗剑峰,要算下来修炼的时间并不比叶知书短多少,但至今却停留在气修七重,想必就是因为练入门功法出了岔子导致经脉不畅,自己体内宝树中的灵力,不是可以和任何力量相辅相成吗?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他。

 轻轻推开只掩了一线的窗户,诸葛明月飘身而入。透过浅浅的月光,叶奇四仰八叉睡得正,嘴角还挂着开心的笑意,“飞扬师弟,你又鼻血了,来再喝一碗,我全给你补回来,啧啧。”

 那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容颜,看上去却给人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

 诸 葛明月搭上叶奇的脉门,灵识涌入探察而去,只见叶奇体内一道经脉正淌着淡淡的金色灵气,这道经脉的位置路线却和诸葛明月打通的隐藏经脉完全不同。诸葛明 月稍一思索就明白过来,既然名为五道元脉,想必每个人天赋不同,所能领悟的经脉也有所不同,不同的经脉,也能修炼出不同质的五道之气。

 诸葛明月并没有多想,继续探察下去,和她猜测的一样,叶奇体内那道隐藏的经脉果然有好几处脉点滞不畅,真不知道他是怎样迈入气修门槛的。

 诸葛明月将混合着元素之力的宝树灵力缓缓透进叶奇地体内,正要沿着经脉朝几处络点行去,叶奇经脉中那淡金色的五道之气立即奔袭而来,透着沉重的杀伐之意。

 诸葛明月心中一惊,正要收手,就发现道气流一接触到宝树灵力,马上就平静下来,随着诸葛明的心念朝那几个滞不畅的络点冲击而去。

 几 个滞不畅的络点先后如夜空中最亮的星辰一般闪亮起来,比别的络点更加的璀璨夺目。经脉一通,叶奇自身的金色元脉之气就如奔腾的泉水,快的淌起来,连 诸葛明月的宝树灵力都被它挤出经脉之外。透过神识,诸葛明月只看到一道金光往复循环,比先前明亮了不知道多少,就在这循环之中,一片金色的气团在气海缓缓 成型,有若实质。

 诸葛明月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长长舒了口气,这样用宝树灵力帮别人疏通元脉,远比在身运行要艰难得多,不过终于算是成功了。经脉一通,叶奇的修炼之路可谓畅通无阻,就算不能一千里,也比会再向以前一样迟滞不前了。

 诸葛明月翻出窗外,小心的关上窗户。睡梦中的叶奇惬意的呓语了几句,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不远处,另一扇窗户也在这时无声的合上,叶孤鸿那张看似童稚气十足的小脸上,出欣慰的微笑。

 天明,初升的太阳太天际洒下第一道金辉,洗剑峰上就传来叶奇鬼哭狼嚎般的惊呼:“师父,师父!”

 然后,惯例一阵噼里啪啦飞狗跳,连屋子都被他撞得颤抖不已。

 叶孤鸿的房间门口,叶奇额头鼓着一个大包,一脸见鬼的神情,裂着嘴连话都说不出利索了。木屋被他撞塌了一半,摇摇晃晃的挂在门框上,隐约能看见几道裂纹。

 这可是用有着数千树龄的松柏原木整块切成的木门啊,其硬度就算比不上钢铁,估计也差不了多少,居然被撞出几道裂纹,他那脑袋真是长的吗?看看那摇摇坠的木门,再看看叶奇的额头,诸葛明月和凌飞扬狂汗不已。

 叶知书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倒是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脸上没有一点惊讶。

 “一大清早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洗剑峰要塌了呢。”叶孤鸿窝在被窝里,只出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神情倒是很有为师者的威严,可是配合那脆生生的语调,怎么也威严不起来。

 “对不起师父。”叶奇捂着脑袋,倒是很怕师父生气的样子,嗫嚅的说道。

 “到底又出什么事了,为师昨天忙了一天,半夜才回来,好不容易睡个好觉都被你吵得不得安宁。”叶孤鸿没真跟叶奇生气,打了个呵欠埋怨道,只有老天才知道他每天都在忙些什么。

 “师傅,我进入丹修之境了,太奇怪了,我都没怎么修炼就进入丹修之境了。”叶奇这才想起自己来找师傅干什么,‮奋兴‬又疑惑的说道。

 “丹修?”叶孤鸿还没说什么,叶知书就惊呼出声,神情难以置信。

 诸葛明月也暗暗吃惊,她只是帮叶奇疏通了一下经脉,居然就帮他进入了丹修境界,猜想他原本底子就打得很牢,只是因为那几处经脉不畅实力才无法提升,这时经脉一通,自然水到渠成一举迈入丹修境界。

 “丹修?”叶孤鸿愣了愣,一把抓住叶奇的手,神识探察而去,好一阵才张嘴大笑道,“真的是丹修,你和知书一样进入丹修之境了,哈哈哈哈。”

 “师父,你不觉得奇怪吗?我都没怎么修炼就进入丹修之境了?”叶奇奇怪的说道。

 “还好意思说,让你好好修炼成天偷懒,比知书晚这么些年才进入丹修之境。”叶孤鸿没好气的骂道。那挑着眉毛撅着嘴的的模样依然说不出的可爱。

 “可是师父,不是你说我骨奇佳,修不修炼都一样吗?”叶奇疑惑说道。

 “那倒是,你这么懒都进入丹修之境了,真要认真修炼那还了得,不愧是我叶孤鸿的徒弟,天才啊!天才啊!”叶孤鸿扬着头得意洋洋的说道。

 诸葛明月和凌飞扬两人齐刷刷抹了把额头冷汗,这弥天大谎撒得,居然面不改心不跳。就算叶奇经脉通畅之后一举迈入丹修之境,也不过勉强和其他各峰弟子持平,距离叶知书还有不小的距离,怎么也算不上天才吧。

 扭过头去,就看见叶知书脸上难以掩饰的震惊和不甘,甚至还有一丝嫉妒。诸葛明月心中冷笑,虽然叶知书的城府是深,但毕竟年纪不大,阅历也浅,大惊之下,脸上自然而然就暴了‮实真‬的心态。

 “丹 修,这个废物丑八怪居然也练到了丹修之境,这怎么可能?他那入门功法中的几处错误自己也亲身感受过,必然会造成经脉滞,能修出五道之气就已经是时来运转 了,怎么可能修至丹修。以自己的天资如今也不过丹修四重,这个废物丑八怪居然也进入了丹修之境?不对,一定是师傅悄悄给了他什么灵丹妙药,不然他绝不可能 有这样的进展!”叶知书的眼睛里,出一丝不甘和忿恨,凭什么,凭什么那些灵丹妙药都要给这个毫无资质的丑八怪,如果师父不那么偏心,哪怕分一半给自 己,自己恐怕也就早踏进了魂修之境,就连问剑峰宗主大人的亲传弟子,都无法与自己相提并论。

 为什么,为什么师父要这么偏心?

 心头莫一惊,叶知书抬起头来,正见到诸葛明月清澈的目光,那目光的背后,似乎还带着一丝令他心悸的冷笑。

 叶知书暗道不妙,千万不能失了分寸让别人看出内心的‮实真‬想法,脸上神情一转,装出一脸激动,对叶奇说道:“师弟,太好了,太好了,真没想到你也进入丹修之境,这下师父就再也不用为了你的修炼心了。”

 这番话完全象是发自肺腑,言辞恳切神情至真,如果不是早看穿了他的为人,连诸葛明月都会被骗了过去,为这师兄弟两人亲兄弟般的感情深深感动。可是此时,看到那张道貌岸然的脸,诸葛明月却只有深深的鄙夷和厌恶。

 “师兄,如果不是你这么多年的教导,我也可能有今天,谢谢你。”叶奇被叶知书感动得热泪盈眶,深深的鞠了一躬。

 “叶奇,我们是师兄弟嘛,说这些就太见外了。”叶知书装模作样的笑道。

 听了叶知书的话,叶奇感动得脸色通话,再也忍不住扑到他的身上,眼泪奔如泉涌。

 “唉。”诸葛明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叶奇啊,实在是太质朴率真了,相处这么多年,竟然都没有看透叶知书的‮实真‬面目。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他又怎么会对自己的凌飞扬这么好,直恨不得把心窝子都掏出来。

 “对了师父,明月和飞扬也修炼出气感了。”在叶知书肩膀上擦干净眼泪,叶奇对叶孤鸿说道。

 “哦?这么快?让我看看?”叶孤鸿说着来到诸葛明月两人面前。

 诸葛明月只感觉到一股神念探查而来,也不加掩饰,任由神识探入经脉之中。

 “咦,气修,你们居然都练成了五道之气,迈入气修之境了?”叶孤鸿一下就察觉到经脉中那微弱的气流,惊讶的说道。

 “啊!气修!”两道惊呼声同时从叶知书和叶奇的口中发出。

 叶奇自然是发自内心的惊喜,而叶知书脸上的惊喜却是那么的勉强,眼中更是无法压抑的忿恨火焰。

 “气 修,原来不止是那个废物丑八怪晋升丹修,连这两人也成为气修,这才多短的时间,他们居然就晋升气修,如果不是老家伙偏心将本来属于自己的固元丹给了他们, 如果不是那个丑八怪费尽心思成天为他们寻找丹草,怎么可能这么快晋升气修?”此时,叶知书的心里充斥着无尽的不甘和恨意,全然忘了,当初只有他一人在洗剑 峰时,固元丹一类的丹药他吃得可比诸葛明月两人多了去了,而那些大补高汤他喝得也并不比两人少,还不是一样花了好几年的功夫才晋升气修。

 诸 葛明月心中也暗自惊讶,自己能晋升气修,说穿了主要还是靠着宝树灵力,而凌飞扬却是完全凭自己的努力,进度竟然一点不低于自己。天才就是天才啊,不止在沧 澜‮陆大‬,就算来了另一个‮陆大‬一样是天才。可笑那几名峰主,居然没有看出他的天赋,居然把他当成凑数的来了洗剑峰,不知道以后得知真相该多么后悔。

 “好,好,连明月和飞扬也晋升气修了,这一次问剑华会,我们一定要让其他几峰见识见识我们洗剑峰的实力,让他们惊掉下巴,哈哈哈哈。”叶孤鸿手舞足蹈的大笑道。

 “知书,这段时间你要好好指导师弟师妹修炼,再等几个月看你们进展如何,那枚聚灵丹也该找个合适的人发下去了。”叶孤鸿说道。

 “是,师父。”叶知书眼前一亮。

 如今叶奇也晋升丹修,诸葛明月和凌飞扬更是进步神速,再这样下去,加上老家伙的偏心眼,也许不用多久自己在洗剑峰的地位就要不保,唯一的机会,就是这枚聚灵丹了。

 聚灵丹可是五峰宗的秘传奇丹,和固元丹完全不可同而语。魂修以下,无论体修气修丹修,服用以后都可以直接晋升一阶,一直就是五峰宗各峰弟子梦寐以求的绝世奇丹。

 不过聚灵丹炼制不易,据说整个宗门也只有五枚,还是上代宗主传来来的,和问剑洗心录一样被誉为镇宗之宝,这次却不知道什么原因赐到了各峰手中。

 叶知书想到这里,暗暗握紧了拳头:“无论如何,这枚聚灵丹一定不能落到他们几个手中。” M.guWeNxS.CoM
上章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