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
第3章 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穷啊!
  诸葛明月和凌飞扬两人一直向东,一座规模宏大的城镇出现在眼前。城门上,东洛城三个大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

 这就是诸葛明月来到圣云天境见到的第一座城市,只见青石砌成的城墙外面,还零零散散有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村落,星罗棋布围绕在东洛城的四周,金色的农田一片丰收景象。

 难怪一路上都没有见到任何村落,原来这个位面的村子竟然就依城而建。

 诸葛明月和凌飞扬朝着城门方向走去,远远的,就听见城中哗声一片,好像正在举行什么盛大的庆典似的。

 一路上,来自周边村落的年轻人也三五成群,兴冲冲的朝城内赶去。

 “你们怎么这么慢?再不赶快时辰就晚了。”诸葛明月两人正慢悠悠走着的时候,几名青年男子从身后穿了过去,一名长相豪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热络的对诸葛明月两人说道。

 “哦?”诸葛明月看看两边没人,才确定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魁梧男子这才发现两人长得面生,是自己认错人了。

 “没什么,城里面发生什么事了?”诸葛明月也没有在意,问道。

 “你们不知道吗?”魁梧男子奇怪的看了两人几眼。

 “我们不是本地人。”诸葛明月解释道。

 “哦原来这样,我叫洛狂,就是东洛城本地人,五峰宗正在我们东洛城招收门徒,我们都是去应选的,你们要想去的话最好快点,晚了就没机会了。”魁梧男子说道。

 “你刚才说的是五峰宗?”诸葛明月还正想着进城打听一下五峰崇的位置呢,这下好了,省事了。

 “是 啊,你们运气好,这种好事都让你们遇上了,要知道其他宗门武府都一般只招收本门弟子或者世家后代,一般的平名百姓只有天赋好得不得了才会被他们看上,只有 五峰宗是个例外,不限‮份身‬地位招收门徒,但三十年才有一次,一旦被他们选上,这一辈子就飞黄腾达光宗耀主了。”洛狂‮奋兴‬的说道。他这时候眼力倒不差,看出 来诸葛明月和凌飞扬不是宗门武府的人。

 诸葛明月明白为什么这些年轻人都一脸的激动了,原来圣云天境也并非每个人都有机会修炼,也有平民世家之分,而且等级差异更加的明显,能够进入宗门武府就意味着飞黄腾达光宗耀主,这也正是先前青黎宗门人那么嚣张跋扈的原因吧。

 身后传来几道惊呼声,扭头回望,一辆马车正风驰电挚般冲了过来,速度快得难以想象,慌乱之中,几名路人连滚带爬跳到路边,摔得灰头土脸。

 这辆马车雕花刻凤,极为精致,拉车的骏马身形雄伟,鬃飞扬如同火焰燃烧,四蹄飞踏时卷起道道尘烟,虽然是平地奔驰,给人的感觉就象是腾云架雾一样。

 马车旁边,十几名护卫打扮的男子有老有少,都骑着同样的骏马。车夫旁边,一名面色白净长相少年一把抢过马缰,想要停住马车,但那骏马太过强壮,带着马车朝诸葛明月几人冲了过来。

 诸葛明月一把抓住洛狂,脚步轻移,轻松的躲到路旁,凌飞扬也一手一个,抓住其他两名同伴跳到一旁。

 马车这时才停了下来,拉着马缰清秀少年连忙向众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没事。”路人惊魂未定的拍着口,看这名少年长相清秀,神情诚恳,也没有动气。

 “秋一晨,跟这些人道什么歉,看见我们的车来了也不知道让道,活该找死。”马车车帘掀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鄙夷的看了路人一眼,一脸的骄横。

 心情本已平息下来的路人听到这话当然动气,纷纷怒目而视,诸葛明月脸色也微微一冷,要不是自己和凌飞扬身手不错,几人刚才肯定被撞个正着,他们倒没事,但洛狂几个一看就没什么功底,不被撞得身受重伤才怪。

 正要发火,就感觉洛狂悄悄的拉了拉她,小声的说道:“不要理他们,看见他们的座骑没有,那是万里云烟兽,这些是曲河武府的人,我们惹不起。”

 其他路人虽然都目含怒意,却没有一个人出声,大概也看出了对方来头不小。

 “这里是圣云天境,不是风语‮陆大‬,就算为了倾曜的一番苦心,也绝不能暴了‮份身‬。”诸葛明月提醒着自己,将怒意强忍了下来。

 “这位姑娘,你没事吧?”那名清秀少年诚恳的问诸葛明月道,清澈的眼睛只并没有一丝杂质。

 “秋一晨,没听到我的话吗?”马车上的少女不的瞪了少年一年,气乎乎的拉上车帘。

 秋一晨苦笑了一下,没敢再出声,对诸葛明月拱手致歉,看得出来对那名少女言听计从,脾气很好。

 诸葛明月看到这少年的苦脸,莞尔一笑,不过一点小事罢了,这少年的样子分明是在替那名少女赔不是,她也不是小肚肠的人,不必要为了这事大动干戈。

 “秋一晨走吧,就这些人居然也想进五峰宗,真不知道五峰宗的人怎么想的,把我们宗门武府的脸都丢尽了。”少女低低嘀咕了一句,没有逃出诸葛明月和凌飞扬耳朵。

 “星月,这话在外面说说可以,到了五峰宗可千万提都别提,五峰宗的宗主也是平民出身,你这话要传到他耳朵里肯定会惹他不快。”马车旁边那名年老的侍卫低声音提醒道。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们会不限‮份身‬广收门徒。不过连宗主都只是平民出身,这种宗门能强到哪儿去?爹爹要我去他们宗门干什么?我就在家里学艺不是一样的吗,我们曲河武府又不比五峰宗差。”曲星月疑惑的问道。

 “嘘!”老年侍卫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府君大人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用意,你先老老实实去五峰宗,时机到了他自会告诉你的。”

 “哦,知道了。”曲星月也不笨,听了老年侍卫的话知道这事别有隐情,闭嘴不再多说。

 他们的声音都得很低,其他路人都没有听见,诸葛明月和凌飞扬却听得清清楚楚。难道五峰宗还隐藏着什么秘密吗?曲河武府把这娇蛮女儿送到五峰宗显然是另有图谋。可到底是什么呢?两人都有些好奇。

 名叫秋一晨的清秀少年再次朝众人拱手致歉,马车缓缓进入东洛城内。

 等马车去得远了,路人们才纷纷张口漫骂,不过也不敢太大声音,诸葛明月几人也进了城,城中行人熙熙攘攘朝一个方向涌去。

 “两位,我们先去应选了。”洛狂一见这架势,生怕错过了应选的机会,也跟着向前挤去。

 “嗯,你们先去吧,我叫诸葛明月,我叫凌飞扬。”诸葛明月和凌飞扬对洛狂印象还不错,道出自己的名字。反正手上有狱随天的令牌,他们也不着急。

 “祝两位好运啊,希望我们都能被选上。”洛狂诚挚的说道。

 诸葛明月和凌飞扬冲他点了点头,目送他远去。

 这是两人来到圣云天境见到的第一座城市,都有些好奇,一边走马观花到处看看,一边跟着人朝前走云。

 路边一个小摊引起了诸葛明月的注意,摊上摆了各式各样遍体黝黑的石片,看起来平常无奇,但却隐隐散发出不同的光泽,诸葛明月从中感觉到奇异的精神力波动。

 “两位要选功法吗?我这里下至体修上至神修五道功法应有尽有,不是我吹牛,走遍东洛城,你们都再找不到比我这里更齐全的了。”摆摊的小贩正在打瞌睡,突然见诸葛明月凝神望着自己的摊子,精神一振,口沫横飞的说道。

 “这些是功法?”诸葛明月来了兴趣,原来圣云天境的功法是用这种方式记录的。

 “当然,这是体修功法,这是气修功法,这是丹修…”小贩说到这里,看了看四周,低声音,故作神秘的说道,“如果你们还要更高级的我也能搞到。”

 小贩心里暗喜,今天全城的人都去围观五峰宗招收门徒,一大上午了还没开张,终于来了两个愣头青,一看就知道是外来人,居然连功法秘录都不认识,不趁机宰一笔太对不起自己了。

 “你 们要学了我这些功法,哪还需要加入什么宗门武府,你看看这些人,就算被五峰宗选中了又能怎么样?顶多也就学点皮,真正的好功法能让你们学了?做梦吧,要 有了我这些功法,就算在家里修炼照样‮夜一‬成名剑凌九宵,没准还能自成一宗从此威名远扬…”小贩滔滔不绝的开吹了。

 诸葛明月忍不住笑了笑,还自成一宗呢,真要那么厉害,他还在这里摆摊干什么?

 “多少钱?”诸葛明月随口问道,反正没事,随意买点功法也行,看看跟另一个位面的修炼法到底有什么不同。

 “体修功法十枚下品灵石,气修功法十枚中品灵石,丹修十枚上品。”小贩狠狠心,报出了比平常高出五倍的价钱。

 “灵石?”诸葛明月愣了愣,这才想起这个位面所用的钱币肯定和风语‮陆大‬不同。

 “这个行吗?”诸葛明月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一大把金灿灿的金币,这可是硬通货。这次诸葛明月学聪明了,走之前带了一大堆金币魔晶,以备不时之需。还算幸运,空间戒指在这个位面也能用。

 “切,这个你要吗?我给你。”小贩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对诸葛明月拿出来的硬通货不屑一顾。

 诸葛明月不由一怔,看样子黄金在这个位面不怎么吃香,和以前的位面看来是两回事啊。

 “那这个呢?”诸葛明月又掏出几枚魔晶,为了看看自己带来的财富在圣云天境到底有多大的价值,诸葛明月特地拿出了几枚上品魔晶。

 “品质太差了,如果熔炼一下勉强还能用,不过就这么几块,估计连一块下品灵石都炼不出来,还有更好点的吗?”小贩脸上的失望绝不是装出来的。

 “那 这些呢?”诸葛明月想清楚这个世界的货币到底是怎么计算的,所以把仅剩的几枚纳尼亚光明水晶和黑耀之心拿了出来,前面炼了不少的阵法,魔法大炮的消耗更 是恐怖,所以诸葛明月的身上也就剩这点存货了,不过这可是最顶级的魔晶,在风语‮陆大‬足以买下一座中型人类城市。

 “这几块还象个样子,勉强算是下品灵石,还有没有,这加一起才五枚啊,不够啊。”小贩又恢复了一点精神。

 “没 了。”诸葛明月没好气的说道。这可是极品纳尼亚光明水晶和黑耀之心啊,到了圣云天境居然只能勉强算是下品灵石,连个地摊货都买不了。诸葛明月心情很郁闷, 看来又要准备过苦日子了。她当然知道这个小贩必然是想宰他们,价格也绝对是喊高了。但是,极品魔晶在这里却是这样的不值钱也是事实。这让诸葛明月有些郁 闷。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唉,算了算了,当我吃个亏,便宜卖你一套体修功法。”小贩就要抢过魔晶,一幅痛的样子。

 诸葛明月眼疾手快的收回了手,冷笑一声看着小贩:“你觉得我肥么?”

 小贩有些不解,茫然道:“姑娘你婀娜多姿,当然不肥。”

 “那你觉得我很好宰,像肥羊?”诸葛明月双手环在前冷笑问道。

 小贩脸色一窘,尴尬的说道:“怎么会呢,姑娘真是爱说笑。”

 诸葛明月丢给小贩几块魔晶:“我要气修功法。”

 “你体修功法都不会学什么气修?”小贩说道。

 “你卖不卖?”诸葛明月懒得跟他废话。她现在心里郁闷的要死,穷人的日子不好过的啊!

 “好吧好吧,我再吃点亏,半卖半送。”小贩犹豫了一下,挑了一块黑色石片递到诸葛明月手中。心中那个痛啊,本来以为能狠狠敲个竹杠,没想到连平时的价钱都没卖到,可好歹也是个生意,总比在这里白白傻蹲一天的强。

 诸葛明月接过石片,头也不回的走了。

 诸葛明月一边跟着人往前走,一边揣摩着手中黑色的石片,发现和她以往所遇到的任何矿物或玉石都不一样,既有着玉石的温润,隐约间又透出金属的冰凉。

 聚会神将心念投入其中,脑海中蓦然一亮,一道虚幻的人影浮现出来,身上有着一道道晦暗的线条,根据诸葛明月的经验,应该是人体的经脉,但却比诸葛明月了解的经脉更加细致而繁复,其中不少她听都没有听说过。

 一道光点蓦然从人影的口经脉亮起,缓缓沿着经脉游走,所过之处,晦暗的经脉线路光亮通爱起来,很快,第二个光点又闪亮起来,然后沿着另一条经脉继续前行,当第三道光点闪亮时,一道先前没有经脉的路线出现在人影上,随着光点的移动变得透亮…

 原来这就是气修法门,和沧澜‮陆大‬的劲气修炼有几分相似,但却更加的繁杂。如果没有这块石片,诸葛明月根本就不知道人体原来还有着这么多隐藏的经脉,如果没有那道光点的指引,也不知道劲气的运行方式,胡练一通的话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在诸葛明月聚会神“看”得有味的时候,光点突然一暗,所有的经脉再次变得晦暗下来,最后人影也跟着消失不见,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

 就这样没了!诸葛明月发现无论怎样聚集心念,石片中都再无一点反应,可是刚才的经脉线路一大半都还没亮起来,显然这套功法残缺不全。

 “怎么了?”凌飞扬问道。

 “没什么,这功法不全。”诸葛明月随手将石片扔到路边。想想也是正常的,在这个地方买的功法就能练成高手,那谁还去入门派?不过虽然是不全的功法,也让诸葛明月大致的了解了这个位面的修炼之法。

 “现在我们做什么去?先去五峰宗,还是再逛逛?”凌飞扬问道。

 “先去五峰宗吧。”诸葛明月这时候也没有了走马观花的兴致,如果不早点去五峰宗的话,就凭空间戒指里那些家当,迟早穷死。

 “好。”凌飞扬无所谓的说道。

 “等等。”诸葛明月突然叫住凌飞扬,一脸的惊讶。

 “怎么了?”凌飞扬看了诸葛明月的神情,疑惑的问道。

 “令牌不见了。”诸葛明月不可思议的说道。那块令牌明明是放在空间戒指里的,现在却不见了,诸葛明月将神识注入空间戒指,仔细寻找了几遍,都毫无踪影。

 “一定是被刚才那人偷了!”诸葛明月回想了一下,除了那名小贩,再也没有别人见过自己的空间戒指,除了他还能是谁?至于他是怎么从空间戒指里偷走令牌的,诸葛明月却没有费心思,在不同地空间法则之下,空间戒指也不象在另一个位面那么‮全安‬了。

 当两人回到那个摊位时,早就物去人空,看来猜得没错,真是被那名小贩偷走了。

 唯一幸运的是,星幻手镯没被偷走,诸葛明月再也不敢将星幻手镯放在空间戒指里了,贴身收藏起来。

 两人正要离开,突然听到后面的小巷子里传来一声异响,对视一眼,追了上去。

 此时,身后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刚才那名小贩正举着令牌细细观看,还不错,虽然那套垃圾功法没骗到什么钱,好歹偷了块令牌回来,看质地应该能卖几个钱。小贩的脸上出得意之

 “刑天君府的令牌你也敢偷,有胆量。”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一名相貌魅的青年男子正挂在屋檐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小贩。

 “刑天君府?!”小贩疑惑的看了魅男子一眼,目光回到令牌上,突然注意到边角处一个小小的刑字,心里一惊,手指一僵令牌掉到了地上,全身如坠冰窟。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是刑天君府的人,求求你饶我一条小命,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小贩吓得脸色惨白,一下跪倒在地,语无伦次的哀求道。

 “来世再偷东西的时候,最好多长只眼睛,看清楚了下手。”魅男子轻飘飘的落到小贩面前,手指一点,小贩直的倒在地上。

 “狱随天这老笨蛋越老越糊涂了,你送她这块令牌,到底是想帮她还是想害她?还好这两个家伙什么都不懂,要真拿着令牌去了五峰宗岂不自找麻烦?”魅男子摇了‮头摇‬,拣起令牌顺手揣进怀中。

 “南宫瑾!”当诸葛明月和凌飞扬跑过来的时候,见到这名魅男子惊呼出声。

 “小猫咪,真是有缘,我们又见面了。”南宫瑾的一笑,对诸葛明月说道。

 “你一直跟着我们?”诸葛明月问道。眼前的南宫瑾,和以往每一次见到都不大相同,更加的深不可测,脸上意十足的微笑比以往更加的夺人心魄。

 “不止是我,还有他们。”南宫瑾对着虚无的空气微微一指,笑容中,突然多了几分杀意,淡淡的说道,“几位跟了这么长时间,不累吗?”

 几道人影浮现出来,竟是昨晚被狱随天吓退的几人。原来几人并没有死心,确定狱随天离开以后又重返现场,循着诸葛明月两人的足迹一直追到了东洛城。如果不是南宫瑾,诸葛明月和凌飞扬根本无法发现他们的存在。

 “阁下是什么人?”见到南宫瑾,几人都出戒备之

 “我叫南宫瑾,你们刚才没有听到吗?”南宫瑾奇怪的看了几人一眼。

 “南宫瑾?”那几人相互对视了眼,显然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

 “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们奉主上之命察探天命之女的下落,请你不要手。”一人说道。

 “好。”南宫瑾微笑着点了点头。

 听到他干脆的答复,几人同时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时,南宫瑾的身影突然平空消失,几人惊觉不妙,正要动手,突然口一凉。

 “我不手,我剑。”南宫瑾的声音再次出现,而后,那魅的笑容再次出现在眼前,可是几人的目光却已一片朦胧,什么都看不见了。 m.GuwEnXS.CoM
上章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