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
第51章 就算是你,我也绝不留情
  问清楚了和诸葛明月走散的人的样子特征,尼古拉点头:“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学习,我去给你朋友们说一声,让他们在最近的乌尔城等你。我先教你最基本的冥想,和几道简单魔法。”尼古拉迫不及待的教了诸葛明月一些最基本的魔法知识,然后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就出门去找君倾曜他们了。

 诸葛明月看着地狼藉的屋子,叹了叹气,先收拾起了屋子。这种感觉真是熟悉,当初邢霖州也是经常把屋子搞的七八糟还和苍无涯理直气壮的。气的苍无涯胡子和头发一起颤啊颤的。也不知道这两个童心未泯的老头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诸葛明月收拾好屋子后,就坐在一边按照尼古拉所教的方法进入冥想状态。和召唤师的冥想不同,这种冥想方式更专注于体会和凝聚元素能量。

 一片虚冥之中,眼看不见的火元素快的跳动着,仿佛正在哼唱着令人心醉的歌谣。体内那棵宝树的顶端,火苗的色彩变得丽了起来,如舞蹈一般跳跃。充斥在空气中的元素象是受到吸引似的,飞快的融入她的体内,

 咒语声响起,诸葛明月的手中出现几点萤火虫般的小火星,自在的飞来飞去。

 “这就是魔法吗?原来这么容易。”诸葛明月感觉到手心里传来的温暖,看着那一闪一闪的火星,惊喜的欢呼了一声。

 “我的冥想方式和咒语,是经过无数次修正改良的,如果你连这都做不到,那就真的愚蠢到家了。”尼古拉这个时候刚好回来了,扭进来后听到诸葛明月的话就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说道。

 他的心里其实也惊讶不已,他被誉为千年一遇的炼金天才,魔法天赋自然不差,可是当年体会元素能量也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施展出这种最基本的火系魔法则用了刚好半年。诸葛明月这才多久,最多一小时,居然就达到了自己当然苦苦修炼近一年的成绩,就算她拥有元素火种,这样的进度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也就是尼古拉,如果换成林孔,肯定当场就要找绳子上吊了,他修炼这道最基本的火焰魔法,可是足足用了三年的时间啊。

 尼古拉并不知道,诸葛明月除了拥有元素火种,同时还是一位擅长精神力运用的召唤师,而且是多重召唤师,学习魔法自然事半功倍。

 “你回来了。有见到我朋友他们么?”诸葛明月看到尼古拉回来,急忙问道。

 “有,告诉他们了。那个黑头发的冰山小子还说,让你好好修行,早点凝聚出来那什么东西,以后好一起去找岳母大人。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出了森林,去乌尔城了。”尼古拉耸肩说道。

 这话,必然是君倾曜说的了。诸葛明月听到这个回答,放心下来。

 “好了,我要去休息了,你如果要吃东西的话,自己去厨房里找,旁边那几个开着门的房间都是空的,你愿意住哪一间自己选,还有我从来没有客人,所以也不会有,你自己想办法。”尼古拉受了打击,精神不太好,打了个呵欠对诸葛明月说道。

 “你去吧,我自己会安排的。”诸葛明月正沉浸在对魔法的好奇中,随口应道。她根本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空间戒指里有琳琅目应有尽有,收放整齐的美食放一百年都不用担心变质,永远新鲜可口。就算在渺无人烟的大沙漠,诸葛明月都照样能过上贵族般的日子。

 “不就是一道最基本的魔法火星吗,有什么好开心的。”尼古拉小声嘀咕了一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现在的尼古拉还能装出几分不屑,可是没过多久,他连装都装不出来了。

 诸葛明月练了会儿魔法,随意找了个房间,把从空间戒指里出来的铺好,拿了块烤出来,然后再次冥想释放火焰,这一次,随着火星闪烁,一道小火苗从手心燃烧起来,虽然不太猛烈,但已经能感受到其中的温度,温度不是太高,不过用来加热烤是足够了。

 在火苗的动下,本来就已经烤得外焦里的麋牛渗出细细的金色油脂,发出人的香味。

 另一间卧室里,已经进入半睡眠状态的尼古拉鼻子:真香,象是烤的味道,不过最近忙着实验,已经很久没有出去捕猎了,怎么可能有烤,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尼古拉咽了咽口水,很快进入梦乡,哈喇子在枕头上逆成河。

 天明,尼古拉从睡梦中醒来,被外面充沛澎湃的火元素波动下了一大跳,一翻身跳下,套上长袍就往外跑去。

 外面的大厅里,一大片火球正拖着焰尾,如流星雨般划过一道道美妙的弧线,诸葛明月念着咒语,轻松的操纵着这些火球。经过昨晚的魔法烤之后,她的魔法实力有了质的飞跃,已经能够施展出火球术了,不过由于尼古拉并没有教她更多的魔法咒语,所以诸葛明月只好同时凝聚出多道火球,这是来源于林孔的魔法启发,不过看起来,好像威力一点也不弱于林孔亲自施展,当然,林孔的流星火雨本来就没有强到哪儿去。

 “流星火雨,你居然能使用流星火雨了,天啊!你这是要烧房子吗?”刚从梦里醒来的尼古拉忘了假装不屑,捂着脑袋惊呼了一声。

 “没那么危险。”诸葛明月笑着挥了挥手,那片流星火雨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椭圆的弧线,蓬的爆开,而后消失,只留下一片如肥皂泡破裂时的炫丽光影。

 “你没有骗我,确定以前没有学过魔法吗?”尼古拉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诸葛明月,眼珠子都快瞪掉了,如果不是他昨天付出被摔得七荤八素差点脑震的代价,亲自探查过诸葛明月体内没有魔法师的元素波动,几乎就要怀疑她是别有目故意隐藏实力了。

 尼古拉可以肯定,至少在昨天晚上自己教诸葛明月冥想咒语之前,她绝对和魔法师八杆子扯不上一点关系。也就是说,一晚上,只用了一个晚上她就能如此自如的操纵火元素,虽然这些火元素还不够强大,但对于一名魔法师、尤其是炼金术士来说,最重要的其实并不是元素的强度,而是控制的能力。

 这么强的元素控制能力,绝对不是拥有元素火种就能做到的。自己到底遇上了一个什么样的魔法怪胎,和她相比,包括自己所有所谓的魔法天才,都应该去撞墙,或者上吊,跳海。

 尼古拉又是震惊又是惭愧,半天没回过神来。

 诸葛明月没想到自己一道盗版流星火雨把尼古拉震惊成这样,兴致的问道:“老头,今天又教我点什么?”以前被邢霖州填鸭似教育搞得头晕脑一肚子怨气的时候,她也会这样称呼一下他,今天有点开心,自然而然的冒出了这个词汇。

 “老头…”尼古拉本来就茫然的目光更惘了。眼前,仿佛出一张清秀活泼的面庞,一副久违的画面映入脑海。

 “老头,今天又教我点什么?”一名古灵怪的活泼少女揪了揪老人的胡子,撒娇似的说道。

 “没大没小,有对爷爷这么说话的吗?”老人装出生气的样子说道。

 “不教是吗?那我出去玩了啊。”少女一点不上当,赌气的说道。

 “好吧好吧,你想学什么,爷爷都教你。”老人呵呵大笑。

 “老头,我要学火海焚天。”少女托着下巴想了想说道。

 “咒,你居然想学咒,不行,换一个。”老人苦着脸说道。

 “哼,明明说我想学什么你就教什么的,不会是你自己也不会吧?”少女用不屑的眼神望了老人一眼。

 “将法也没用,其他的可以教,这个不行。”老人看穿少女的小把戏。

 “小气的老头!”少女撇了撇嘴。

 …

 “喂,你没事吧?”诸葛明月看见尼古拉茫然的脸上突然浮出一道慈祥和宽慰的笑容,眼神更是像透过眼前看向很远的地方,不由伸出手手在他眼前舞了几下。

 “哦,没事,你刚才,刚才叫我什么?”尼古拉惊醒过来。

 “不好意思,那是我以前跟老师开玩笑开习惯了,尼古拉,我们今天又学点什么?”诸葛明月解释了一句。

 “哦。”尼古拉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望之,老头,多么让人怀念的称呼…

 “本来是想过段时间教你流星火雨的,没想到你对魔法的领悟能力这么高,今天上午我直接教你火墙术吧,这是火系魔法护盾的入门魔法,下午我们学习炼金术。”诸葛明月对魔法的天赋已经超出了尼古拉的预计,只好将教学计划提前了。不过这样也好,诸葛明月进步得越快,也就可以更早收取地炎心火。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诸葛明月便专心的跟着尼古拉学习魔法和炼金术。随着魔法等级不断提高,诸葛明月的修炼速度也渐渐慢慢了下来,毕竟元素火种只能提高魔法的修炼速度,但还不可能一蹴而就,越是强大的魔法,需要在体内凝聚的魔法元素就越多,这只能靠不断的积累来完成。直到此时,尼古拉那不平的内心才终于平衡了一点。

 相比之下,倒是诸葛明月的炼金术水平突飞猛进,风语‮陆大‬的炼金术和沧澜‮陆大‬的炼金术并没有本质差别,只是增加了元素内容,而所采用的加热方式也从炉火变成了魔法火焰,控制起来更加便捷。诸葛明月本来就有很强的炼金实力,火系魔法的进展虽然慢了下来,但是用来进行一般的炼金实验却毫不问题。

 在她的配合之下,尼古拉的炼金实验也进行得异常顺利,许多以前很难完成的试验都能轻易完成。看着诸葛明月一天天的进步,尼古拉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那是老师看着学徒进步时的笑容,而不只是合作伙伴间的笑容。

 对于尼古拉来说,生活最大的改变还不是炼金实验的成功率大辐提高,而是他的餐桌一下得丰盛了起来,那美味的烤,香浓的蘑菇汤等等轻易就将他俘虏,只要诸葛明月喊一声“开饭了”,尼古拉就会以与年龄完全不相称的速度飞奔到桌前。尼古拉从来没问题诸葛明月从哪里来的这些,反正林间四周多的是野兔獐子,他才没时间关心这些。

 诸葛明月倒不是突然对烹饪感兴趣了,可是她也要吃饭啊,总不能每天陪着尼古拉野菜野果有上顿没下顿的凑合吧,于是只好顺便让尼古拉也跟着享口福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沉浸于魔法和炼金术的两人都没有意识到,尼古拉那张是皱纹的脸上,除了笑容更多,目光也更加的柔和,神情也变得更加的慈祥了起来,越来越象一位祖父看着心爱的孙女的神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新年来到了。这是诸葛明月第一次在这个‮陆大‬过新年。这个世界过年的习俗都是一样,也是亲人在这个时候团聚。

 这天清晨,诸葛明月起后,就看到天的白雪。鹅般大的白雪纷纷扬扬,很快就将地面,树枝染成了白色。诸葛明月推开门,吐出一口白气,走出了房门。看着渐渐变白的世界,诸葛明月的心情变的好起来,走到树下伸出手,捻起一小撮雪,。不知道,倾曜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还有朋友们,现在又在做什么呢?是否在准备过年了?过年,与亲人团聚的日子,但是身边却一个亲人和朋友都没有…诸葛明月的心情有些怅惘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阿嚏——”一声嚏打断了诸葛明月的愁绪,诸葛明月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尼古拉着红鼻头,皱着眉看着门外的大雪:“见鬼,居然下雪了。”说完,尼古拉紧了紧衣服,又缩回屋子里去了。显然,他很不喜欢这样的天气。

 看着尼古拉关上的门,诸葛明月才想起来一件事。似乎这位老人,是真的孤身一人了,他的家人,已经丧生在了战中,孑然一身的他,恐怕才是最讨厌过年亲人团聚的时刻。刚才他的表现,与其说是讨厌这样的天气,不如说是讨厌这时候的习俗吧。

 诸葛明月眼神复杂的看着尼古拉紧闭的房门,忽然眉头舒展开来,似乎做了个决定。

 …

 尼古拉自己呆坐在上,双眼没有焦距,不知道在想什么。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尼古拉终于长长的叹气,站起身来的时候,外面却传来诸葛明月的敲门声:“老头,快点出来!过年啊!这是过年,你以为躲在里面就可以不给我红包了!”

 “红包?什么红包?”尼古拉一头雾水的开了门,疑惑的看着眼前笑的灿烂的诸葛明月。

 “我家里的习俗啊。一到过年,长辈要封一个很大很大的红包给晚辈。那个红包里面呢,可以装钱,也可以装宝贝,当然越值钱的越好啊!老头,快给红包!”诸葛明月毫不客气的伸手,“快给红包,给了才可以吃饭。一只大烤鹅已经做好了,还有火腿,还有蔬菜沙拉,还有番茄酱…不给红包没的吃!”这些菜肴,都是寻常人家过年时候的必备丰盛菜肴。

 尼古拉看着眼前理直气壮伸着手要什么红包的少女,眼前先是一阵恍惚,接着是一片清明,鼻子甚至都有些酸酸的感觉了。这个少女,眼前这个笑的灿烂的少女,刚才说的是,长辈要送晚辈东西,对吧?是长辈,送晚辈…

 “你个小财,是不是我给的红包不够大,你就不做这么多好吃的?!”尼古拉眼角酸涩,但是面上却吹胡子瞪眼的叉说道。|

 “对啊对啊!”诸葛明月理所当然的点头,“老头,你要是不想明天只喝点清粥,就快点把你的宝贝出来!”

 “态度恶劣!想要红包就态度给我好点!去去去,准备吃的去,我去给你准备红包!”尼古拉挥手像赶苍蝇一样赶着诸葛明月,但是他的眼底却是充了笑意,心中更是温暖的快要融化了。

 “好,我去准备餐具。你快点啊!”诸葛明月叮嘱了句,才转身去厨房了。

 尼古拉再次关上门,诸葛明月转身看着房门,脸上浮起了笑容。尼古拉再怎么强大,其实还是个渴望亲情渴望关怀的普通老人而已。门后面,尼古拉闭着眼,平复着自己翻腾的心绪。他此刻的心情很好,真的很好。

 这个年,是很多年以来,尼古拉过的最开心的一年,而这些记忆,都成为了他最后人生的最宝贵记忆。

 年是过完了,不过,尼古拉更是严格教导着诸葛明月了。让诸葛明月有些苦不堪言。

 这天,夜幕降临,结束炼金实验之后,两人吃过晚餐各自回房,诸葛明月温习着早上刚学的火焰魔法,渐渐陷入冥想之中。

 突然,诸葛明月睁开眼睛,外面,似乎有一丝异样的元素波动。在掌握了基本的魔法操控之后,诸葛明月的神识再次变得感起来。

 轻轻的推开房门,只见一道人影静悄悄的朝尼古拉的房间走去。

 记得尼古拉说过,只有魔导师级别的火系魔法师才能通过外面地炎心火形成的光影,这人是谁,是敌是友?诸葛明月一下子警觉起来,默念着咒语,手中出现一片如刀般的暗青色火焰。焰刃术,这是诸葛明月目前所掌握的最强的攻击魔法。

 那人突然停下脚步,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就在诸葛明月结束咒语释放了焰刃的时候,那人豁然转身,一道‮大巨‬的白色火球从他的口爆而出。

 完全没料到对方反应这么快,释放魔法这么凌厉,诸葛明月连刚刚火墙术都来不及施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焰刃被那道火球完全没,而后,便被一片炙热高温所笼罩。

 只是片刻之间,那一片光焰就将诸葛明月完全笼罩,从那扑面而来的炙热高温中,诸葛明月还感觉到一股圣洁的气息,但此时,这股气息所带来的却是强烈的迫感。

 看得出来,这个人施展的并不是什么深奥的魔法,否则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就释放出来,但其中的威力仍然不可小视,由此也足以证明,这个人的魔法实力要比诸葛明月强出许多。

 诸葛明月目光一凝,杀意陡然而生,匕首出现在她的手中,力量在体内飞快的转凝聚。只要对方的魔法敢再近一步,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刺出匕首。

 对方的魔法实力是很强,但在这么短的距离,能抵挡住诸葛明月致命一击的人还不多。魔法师的‮体身‬孱弱原本就和兽人祭司一样出名,如果没有魔法护盾,他们的近战能力比祭司还要糟糕,至少祭司还能契约魔宠加强防护。

 尼古拉的门突然打开了,一点红光在他的手中一闪而没,瞬间,一个闪动着六角星芒的魔法护盾出现在诸葛明月的身前。诸葛明月的压力骤然一轻,身上竟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

 紧接着,尼古拉低沉的咒语声传入耳中,一片火雨向来人飞去,却是闪动着幽蓝之,如同来自地狱的冥火,那其中的高温,足以令任何人感到恐惧。

 来人一惊,跃身而退,脚还没有落到实处,如火山发般的岩浆从那人的脚下涌而出,头顶,数十把有如实质的红色火剑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当头落下,而那片幽蓝的火雨也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围绕在他的周围,封住了他所有的去路。

 诸葛明月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尼古拉‮实真‬的魔法实力,又是惊讶又是神往。面对这样仿如神来之笔的魔法攻击,恐怕就连诸葛明月自己都难以轻易身。

 “住手,师兄是我,詹尼。”见怎么也躲不过尼古拉的魔法攻击,来人慌忙之下只能释放出一道魔法护盾护住全身,但在尼古拉的魔法攻击下,护盾的红光正在飞整的消逝,于是高声喊道。

 尼古拉的咒语声骤然一停,所有的魔法都马上消失无踪,屋子里显得黑暗清冷起来。整个屋子里,再也感觉不到那种汹涌澎湃的火元素气息,似乎刚才根本就没有人在这里施展过魔法。这就是强大魔法师的控制力,一切收发由心。

 尼古拉手指一弹,墙壁上的蜡烛一一点亮。他没好气的瞪了站在屋子‮央中‬来人一眼,脸上还带着七分怒意。

 “师兄,好久不见了,你的魔法好像又进步了。”来人掀开斗篷,出一张端庄秀美的面庞,看起来大约三十出头,但却风韵犹存,浑身上下散着发一股如春风般的温和亲切之意。居然是一个女人!

 诸葛明月知道炼金师通常有很多多方式保住自己的青春,所以眼前女子的‮实真‬年龄应该比看起来还要大许多。

 “哼。”尼古拉冷着脸哼了一声。

 “师兄别生气了,我刚才只是开个小玩笑。”詹尼见了尼古拉冷淡的神情,讪讪的笑了笑,望着诸葛明月说道,“这是你收的徒弟吗?实力还不错,对元素的感应力和控制力都很强。”

 这时的詹尼并不知道,刚才的小玩笑已经令她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报着玩笑的心态,全无防备之下,世上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挡得住诸葛明月致命的一击。如果不是尼古拉及时出现,她能不能继续站在这里都是个未知数。

 “你好,我叫詹尼,你呢?”詹尼说完朝诸葛明月伸出手,那亲切的笑容和一身高贵典雅的气质,很难令人升出排斥之心。这是神特有的气质,诸葛明月在苏菲身上也常常见到。当明月想要展现祭司光辉的时候,其实也会出这样的气质。

 “诸葛明月。”诸葛明月也伸出手。从刚才那道瞬发护盾,她多少能猜到詹尼的实力,刚才的火球确只是个玩笑,否则魔法威力不知道会强出多少倍,所以也没有生气。

 两人握了握手,淡淡的相似一笑,都感觉到对方身上那种与自己相似的气息,有一种莫名的亲切之感。出于礼貌,詹尼并没有试图象尼古拉那样对诸葛明月进行精神探查。

 尼古拉站在那里,还是一言不发。

 “对了师兄,我想起来了,你从来不收徒弟的,难道是你的私生女?难怪有这么好的天赋。”詹尼夸张的睁大了眼睛盯着尼古拉,然后悄悄的对诸葛明月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

 “胡说八道,她是我的朋友,有一个炼金实验需要她帮忙。”尼古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脸上的皱纹都一的。

 “哦。”詹尼的嘴角出狡黠的微笑,终于肯说话了吗,本来还以为他会这样一直冷漠到天亮呢。

 詹尼有点疑惑,尼古拉的炼金实力她是最了解不过了,而诸葛明月尽管天赋不错,但毕竟学习魔法时间不长实力有限,会有什么实验需要她帮忙的?詹尼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惊讶的问道,“难道她…”

 只有拥有魔导师以上的实力,或者体内拥有元素火种才能越过那道地炎心火形成的光影,而唯一困扰着尼古拉的那个实验,所需要的地炎心火,其关键也在元素火种。詹尼一下就猜到了,诸葛明月一定拥有元素火种。

 “好了,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尼古拉不耐烦的打断了詹尼的话。

 “这次我来,是奉主上之命,想请你帮忙炼制一些东西,材料和酬金我都带来了。”詹尼手臂轻挥,象变戏法一样,一个大木箱出现在眼前,打开以后,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炼金材料,还有几十颗散发着各光芒的魔法晶石。

 詹尼并没有避讳诸葛明月,当然从她的话里,诸葛明月也听不出太多有用的东西,请一名炼金术士炼制东西,那是最天经地义的事了。

 不过见到这些东西,诸葛明月眼前还是一亮,空间戒指!詹尼的身上一定也带着类似空间戒指一类的宝物,即使在魔法盛行的风语‮陆大‬,空间戒指也是稀世之宝,对于一般人来说只是传说般的存在。看来詹尼的‮份身‬很不一般啊,而她口中的主人,又该是什么‮份身‬?

 而那几十颗魔法晶石更是难得一见的极品晶石,诸葛明月现在已经知道了魔法晶石的价值,象她以前猎取到的那颗火焰岩雕怪的魔晶,就足以令任何人衣食无忧体体面面的逍遥一辈子,而眼前这些魔晶,每一颗都比她那一颗品质高出几层,其价值可想而知。

 尼古拉却连正眼都没看一下箱子里的材料,厌恶似的挥了挥手:“不炼。”

 “师兄…”

 “明月,你先回房间吧,我有点事要单独和詹尼说。”尼古拉再次挥手打断詹尼的话,温和的对诸葛明月说道。那习惯性出的慈祥目光,令詹尼微微吃了一惊,即使是当初面对家人,她也很少在尼古拉的眼睛里见到这样的目光,印象里,只有见到他那古灵怪的孙女儿时,才有过这样的神态吧。

 想到这里,詹尼不由又悄悄望了诸葛明月一眼。

 “嗯。”诸葛明月点了点头,朝房间走去。

 尼古拉并不知道,诸葛明月拥有一种名叫开神术的神奇功法,在学习魔法之后,原本被元素能量压制得难以运行的开神术变得比以往更加的敏锐,如果要偷听的话,即使在房间里她也能听得一字不漏。

 当然,故意偷听别人谈话是一件很不礼貌而且很不道德的行为,这种事诸葛明月是不会做的。但是如果只是修炼开神术,不小心非故意的听到一点点,那就不是自己不礼貌的问题了,是吧?

 诸葛明月离开以后,尼古拉和詹尼之间的气氛显得更加的冷清而疏远起来。

 “师兄,我知道,你还为当初的事对圣主大人耿耿于怀,是吗?”过了好一会儿,詹尼叹了口气,小声的对尼古拉说道。

 正在修炼开神术“无意间”非故意听到这句话的诸葛明月微微一惊,圣主?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有资格被称为圣主?难道詹尼是圣教的人,她口中的圣主就是圣教的教宗?回想詹尼身上的神气质,诸葛明月越想越觉得可能。

 “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那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尼古拉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师兄,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当年圣主想办法阻止那场战争,那么你的亲人也不会因此去世,但是那时圣主大人上位立足不稳,如果贸然干涉两个王国间的战争,只会引发更多的冲突,甚至破坏整个‮陆大‬的平衡。而你也知道我那时候又正好在北极冰原历练,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否则我们肯定不会让惨剧发生。”詹尼解释道。

 “哼,还记得他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吗?只要他还活着一天,就永远保护好我的亲人不遭遇任何危险,他做到了吗?”尼古拉重重的哼了一声。

 “其实,在得到消息后,圣主大人曾派出两名圣骑士前去保护你的家人,但谁也没有想到,战事会发展得那么迅速,他们去晚了一步。”詹尼补充了一句。

 “你认为说这些还有意义吗?”尼古拉冷冷的看了詹尼一眼。

 詹尼苦笑了一下,是啊,人都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我承认,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这件事,圣主大人的确错了,但这一次,请你出手炼制的这些东西,不是为了圣主,而是为了风语‮陆大‬亿万子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詹尼说道。

 “嗯,我所有的亲人都已经死光了,其他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尼古拉冷漠的说道。

 诸葛明月听着两人的对话,皱起了眉头。看来,外界传言尼古拉为了炼金放弃了自己的家人,并不属实。似乎有什么内情。

 詹尼沉默了下来,她知道,只要尼古拉一但决定了一件事,不管怎么劝都是没有用的。

 “好了,带着你的东西走吧,顺便告诉那个人,我,尼古拉,永远不会为他炼任何东西。”尼古拉掷地有声的说道。

 “我知道了,师兄,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有,对当年的事,我也很遗憾。”詹尼无奈的放弃了此行的目的。

 “走吧,如果你还当我是师兄,就永远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也不要再提起那件事。”尼古拉说道,亲人的死,其实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嗯。”詹尼收回那些炼金材料和魔晶,往外走了两步,突然又回过头,对尼古拉说道,“那名少女,是叫诸葛明月,对吗?”

 尼古拉蓦的抬起头来,用冷如刀锋的目光直视着詹妮,说道:“詹尼,我警告你,不要打她的主意,我绝不会让她跟新圣教扯上任何关系,否则,就算是你,我也绝不留情。”

 詹妮对上尼古拉那冰冷的目光,有些心颤,她没有想到师兄居然在乎那个叫诸葛明月的少女到了这种程度。 M.guWeNxS.CoM
上章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