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
第50章 魔法师之路绚烂开启
  继续往前走几步,体内星幻守护的反应越发强烈。“就是这个方向,吸引着星幻守护的东西,一定就在这个方向。”诸葛明月完全可以肯定这一点。

 诸葛明月想了想,以君倾曜他们几人的实力,一定不会有什么危险,那自己就干脆去找一找这奇异的波动吧,也许这一次就能成功凝炼出星幻守护了呢?这种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沿着这个方向,诸葛明月一直向前走去。天色越来越暗,前方,似乎氤氲着一层神秘的光晕,如火焰般微微的飘摇,其中的一切都显得隐约朦胧。

 诸葛明月走了过去,感觉到,那光晕中蕴含着一种独特的元素气息,象是火元素,但是和她以前所感觉到过的火元素又完全不同,没有那份狂暴和不安,暖洋洋的异常舒服。

 诸葛明月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危险气息,思索了一下,直接从那片火焰般的光晕中穿了过去。

 入眼一片沁人心脾的绿,青翠的草地有如厚厚的地毯松软清新,在几棵大树掩映之下,一幢小木屋显得古老而肃穆。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诸葛明月的精神力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制,开神术再也没有了半点用处。诸葛明月仔细探查了一下,还好,她的力量依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暂时放下心来。

 星幻守护却在这时安静了下来,再没有先前的激动亢奋,就象不安的婴儿投入了母亲的怀抱。但那感觉却更加的真切,就象以前完好无损的感觉一样。

 诸葛明月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却可以肯定,这种改变一定跟这里有关。

 “有人吗?里面有人吗?”诸葛明月来到木屋前,敲门问道,却没有收到回音。

 推开门,里面的空间远比外面看起来要大许多,仿佛一个与外界完全‮立独‬的空间。

 屋子正中间的桌子上,一个小火炉正燃烧着蓝色的火苗,上面用银色架子支起来的陶鼎里,一些不知名的粉末正相互融合,形成一片久久不散的烟尘。

 一名身黑色长袍的老人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炉子,不时抓起一把粉末迅速投进鼎里。

 炼金术!眼前的场景诸葛明月再熟悉不过了,居然是炼金术。也难怪自己敲了好一会儿门都没有回音,诸葛明月知道,绝大多炼金师在炼金的时候,会将心神完全投入进去,对身外的一切都毫无知觉。

 诸葛明月没敢打搅他,静静的待在一旁。看着老人的炼金过程,诸葛明月不由想起了自己自己第一次遇到邢霖州时的情景,倍感亲切和熟悉。

 但是,眼前的炼金术,显然和沧澜‮陆大‬的炼金术有很大的不同。

 陶鼎中的各粉末相互混合,在火焰的高温下渐渐有了相互次凝合的趋势。那名炼金师突然念动起咒语,一道火焰从他的手心生起,虽然看起来只比蜡烛的火苗强出一点点,但却散发出幽蓝幽蓝的光芒。

 即使远远的站在门边,诸葛明月也能感觉到其中的炙热高温,这样高度凝结的火焰,比起林孔不知道强出了多少倍。他竟然是魔法师,诸葛明月先前还只以为他是炼金师,看到这里才知道他居然还是一名实力不俗的魔法师。

 炼金师突然将陶鼎下的火炉移走,同时,手上那一蓬火苗飞离手心,悬空浮在陶鼎的下方,在青幽光芒摇曳的高温之下,那些粉末非但没有继续沸腾,而突然静了下来,而是缓缓的向内浓缩而去,隐隐约约呈现出一个圆球的形状。

 炼金师没有再继续添加粉末,而是专心致志的念动着咒语,那簇火苗象是他‮体身‬的一部份,随着他的咒语声时强时弱,而鼎中的粉末也随之浓缩,渐渐的变得只有原来的一半大小,呈下出光滑的圆球形状。

 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很长,也许一个小时,也许两个小时,也许更久,那名炼金师依然不断的念动着咒语,那团火苗摇曳生姿。

 诸葛明月不暗暗惊讶,眼前的炼金师,魔法实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尽管诸葛明月不会魔法,但却看过别人施展魔法,无论林孔还是夏美,或者实力更强的美人鱼国王,他们的魔法释放方式都是爆发的,通过长时间的咒语积蓄魔法元素,然后瞬间释放,想要长时间控制非常困难。

 而眼前的炼金师,却维持这种状态足足有好几个小时,可以想象他的魔法实力到底有多强。

 炼金师的咒语声突然变得扬起来,那团幽蓝的火苗的颜色猛然间又暗了几分,隐隐间呈现出黑色火影。

 诸葛明月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知道,这正是炼金术要完成的前兆。炼金术最艰难的也最危险的,就是这个时刻。

 骤然升高的火温下,那一团已经浓缩了一半的半凝结状态的粉末猛的一弹,而后飞速的凝结。一枚圆润晶莹的小球出现在炉鼎里,沿着陶鼎边缘飞快的旋转,闪动出一片如银色的光彩。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哈哈哈哈。”炼金师发出几道欣喜若狂的笑声。

 “小心!”诸葛惊呼一声,朝那名炼金师扑了过去,这完全是一个下意识动任何,是一种习惯。以前,在陪同邢霖州炼金的时候,诸葛明月不止一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明明以为已经大功告成,却在最后的一刻出了问题,被炸得灰头土脸。

 这一次也不例外,就在炼金师看似已经完成的时候,诸葛明月却分明感觉到一股充沛着各种不同元素能量的气息正在不安的跳动,越来越烈。这种感觉太过熟悉,几乎已经成为诸葛‮体身‬的一种本能直觉,即使无法使唤用开神术,精神力受到强大压制,她依然感觉得清清楚楚。

 那名还在狂笑的炼金师一心沉醉于炼金术中,完全没感觉到屋里多了个人,惊讶的扭过头来。

 “你是…”还没等炼金师问完,耳旁就传来一声炸雷般的巨响,耳膜都差点被这声巨响震破。与此同时,他也被诸葛明月推倒在地。事发突然,虽然这名炼金师的魔法实力很强,却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一道耀眼的光柱直冲而上,将木屋冲出一个大窟窿,而后,天空爆发出一蓬蘑菇状的烟尘,久久不散。

 整个木屋都剧烈的摇晃,连大地都颤抖不已,一些细小的木渣随着尘埃落下,整个木屋里一片乌烟瘴气。不敢想想,如果刚才那不知名的炼金物品直接在屋子里爆炸,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就算已经见过无数次邢霖州的爆炸实验,诸葛明月仍然被眼前这一幕震得后怕不已。

 好一会儿,烟消云散,木屋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失败了,又失败了,唉,没有地炎心火就真的不行吗?”炼金师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望着地狼籍的木屋,还有被炸成了碎片的炼金炉鼎,叹息着说道,一脸的失望和惘然。

 “没关系,失败也没什么的,大不了下次重新再炼就行了。”诸葛明月仿佛在他的脸上看到邢霖州每次成败后的失落,忍不住安慰道。

 “唉,你不懂,你不懂的,就算再炼一千次也不可能成功,没有地炎心火,这个实验根本不可能成功。”炼金师摇着头,无限感伤的说道。

 突然想起了什么,怔怔的看着诸葛明月,惊讶的说道:“你是谁?”直到现在,他才从刚才实验失败的爆炸中惊醒过来,意识到屋子里多了个外人。

 “我叫诸葛明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炼金师,刚才敲门没人答应,我就自己进来了。”诸葛明月知道炼金师大多都有些怪癖,比如自己那位远在另一个空间的炼金老师,更何况眼前这位炼金师同时还是一位强大的魔法师,所以诚恳的道歉。

 “我是炼金术士,不是炼金师。”炼金师骄傲的扬了扬头,脸上的皱纹格外显眼。

 “哦,我刚才没有影响到你吧?”诸葛明月不知道所谓的炼金术士和炼金师的差别,但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或许是因为邢霖州的原因,诸葛明月对眼前的炼金师格外尊重。不管怎么说,在别人进行炼金实验的时候贸然闯入就是自己不对,那本来就是容不得半点干扰的实验,随时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意外甚至灾难。

 “没有。”炼金师摆了摆手,接着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说这话时,炼金师的眼里悄然闪过警觉之,心中暗暗琢磨,“难道她也是冲着地炎心火来的?”

 “我迷路了啊,然后不小心就到这里了。”诸葛明月回答。星幻守护的秘密,自然不能随便让外人知道,当然,就算说了也不一定有人会相信。

 “我是说,你是怎么穿过那片…那片象火焰一样的东西的?”炼金师迟疑着说道,显然话里也隐瞒了一些东西。

 “那个啊,直接走过就行啊。”诸葛明月听出炼金师话中一定有所隐瞒,也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猜忌,于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说道。

 “直接走过来?”炼金师看着诸葛明月的那不以为意的神情,怎么看也不象说谎,自己倒疑惑了。

 “你是魔法师?”炼金师试探着问道。

 “不是。”诸葛明月确定的回答。

 “剑士?”

 “也不是。”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连最低级的魔法师和剑士都不是,你怎么可能穿过,就连一般的魔导师都绝不可能做到啊?”炼金师的确没在诸葛明月身上感觉到元素波动和斗气,确定她没有说谎,却更加疑惑。

 炼金师冥思苦想,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诸葛明月手,一股带着元素波动的精神力向诸葛明月涌来,象是要深入她的灵魂深处探查什么一样。

 “你干什么?”诸葛明月惊咤一声,手一抬,将炼金师摔飞了出去。

 “力气真大。”这是炼金师在飞出去的时候心里唯一的想法,不是斗气,不是魔法,纯粹的力量。

 炼金师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全身骨头都象散架了一样,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起来,怔怔的看着诸葛明月。

 诸葛明月有些担心,不由开口问道:“你,你没事吧?”诸葛明月还真怕把他这把老骨头给摔散架了。

 炼金师先是呆呆的冷着,接着脸的皱纹,慢慢的,慢慢的,象花儿一样盛开。

 “元素火种,元素火种,你的‮体身‬里竟然会有火元素火种,难怪你能穿地心炎火的外围焰芒,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下我的实验终于可以成功了,一定能行,一定能行。”炼金师手舞足蹈,激动得语无伦次。

 炼金师又蹦又跳,激动得无以复加,最后,“咚”的一声倒地上,干脆利落的晕死过去。

 “不会是脑溢血了吧?”诸葛明月疑惑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炼金师,脑子里回想着他刚才激动之下说的话。

 火元素火种?他说的是自己‮体身‬里宝树上面飘浮着那个小火苗吗?诸葛明月倒是早就发现了它的存在,但一直以为那就象最初遇到宝树时开花的情况一样,是宝树自身的某种异变。这颗宝树本身就透着太多的神秘,所以诸葛明月也没有多想,现在听了炼金师的话,才知道跟自己猜测的不太一样。

 回忆这簇火苗出现的过程,诸葛明月隐隐猜到,一定是自己借助肥鹦鹉的能力,精神空间与火元素融合之后,留在自己体内的元素力量。

 炼金师这时悠悠的醒转过来,还好,他的神经足够坚韧,没有象诸葛明月担心的那样突发脑溢血。

 “你居然会有元素火种,元素火种怎么可能出现在你的身上…”炼金师呆呆的看着诸葛明月,梦呓似的喃喃自语,声音里带着深深的羡慕,同时也有深深的失落。好象诸葛明月拥有元素火种是多么一件暴殄天物的事情似的。

 “你说的元素火种,就是我‮体身‬里那团小火苗吗?”诸葛明月虽然猜到了,但还不太确定,于是问道。

 “小火苗,你居然叫它小火苗,你知道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魔法师连做梦都不敢想象自己能拥有元素火种,你居然叫它小火苗?拥有元素火种,你居然没能成为魔法师,你简直…简直…愚不可及!”炼金师用看败家子一样的目光看着诸葛明月,口急剧的起伏,指着诸葛明月,气得全身发抖。

 “能告诉我有什么用吗?”诸葛明月没想到那小火苗有这么大来头,心中暗暗窃喜。真该好好谢谢林孔的,一个魔法卷轴不但烧出了世上独一无二的琉璃城墙,还为自己烧出了元素火种。

 想到这里,诸葛明月也明白了阿克兹女巫伊莲娜临别之际那番话的意思了,宝树上方悬浮着的那枚光球,一定就是光明元素火种了,果然是一份最珍贵的礼物。

 “元素火种,就是最纯粹的元素能量,这么说吧,它就是一粒元素的种子,含着连圣魔导师都难以拥有的元素之源,只要拥有元素火种,对这一系的元素感应力、凝聚力、和控制力都会超出常人数倍,就算是个白痴,都能成为优秀的魔法师。你知不知道,天生拥有元素火种的人,上万年来最多也不超过三个,无数圣魔导师到终生的梦想,就是能够凝炼出元素火种,可是能成功能的却少如苍海一粟…”炼金师滔滔不绝的说道。

 他太激动了,也太忿愤了,凭什么,凭什么元素火种居然出现在眼前的少女身上,而不是他的身上,如果他能拥有元素火种,将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炼金师,早就得到了地炎心火,完成那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试验。最忿愤的是,对方拥有这样宝贵的东西,居然还不是魔法师啊!简直就是人神共愤的一件事啊!

 “就这么点用?”诸葛明月打住了炼金师口沫横飞的感慨。如果只是修炼更容易一点,速度更快一点,应该还不至于这么激动才对吧。这世上永远不缺天才,连圣魔导师都不止一个,修炼速度本来就是追星赶月,就眼前的这名炼金师兼魔法师,本身实力应该也很强大了,不至于这么激动才对。

 “不,当然不止,魔法师的修炼和释放跟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比如说,火系魔法师在大海上修炼的速度会变得很慢,魔法的威力也会大打折扣,但是拥有元素火种就不一样了,那是永远不会枯竭的元素源泉,不管在什么地方,修炼的速度和魔法的威力都不会受到丝毫影响。”炼金师又补充了一句。

 “哦。”诸葛明月亲眼见过林孔在船上连蜡烛都难点燃的所谓火系魔法,但总觉得炼金师的话里还隐瞒了一点什么。

 “那你刚才说的地炎心火又是怎么回事?”诸葛明月接着问道。

 “什么地炎心火,我说过吗?你一定是听错了。”炼金师眨巴着眼睛非常疑惑的看着诸葛明月,可惜脸上的每一条皱纹仿佛都写着“我在说谎”几个字,装傻充愣的能耐实在不怎么样。

 “你说过。”诸葛明月神态平静,语气笃定,一句话就将炼金师的谎言击得粉碎。

 见到她这副肯定的神情,炼金师知道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坦白的说道:“地炎心火,就是由地心岩浆自然凝结出的华,拥有磅礴浩大的火元素能量,如果说你体内的元素火种是一粒种子,拥有源源不断的元素之泉,那么地炎心火,就是盛开的花朵,拥有最丽的色彩和最人的芳香。”

 “不太明白。”诸葛明月老实的说道。

 “这么说吧,你体内的元素火种,能够令你的修炼速度和魔法威力比普通人高出数倍,而且不受环境的影响,但如果不进行修炼,你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地火心火不一样,不管是谁,只要能将它收为己用,就能施展出强大而恐怖的魔法,如果用来炼金的话,比任何火系魔法的成功率都要高出几倍。”炼金师想了想,补充说道,“当然,地炎心火是自然元素高度浓缩而成的奇宝,要收取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哦。”诸葛明月点了点头,这下听明白了,原来是可以令人一步登天的逆天宝物。诸葛明月隐约的猜到,星幻守护先前之所以表现出那些异样,多半就跟这地火心火有关。

 “好了你下明白了吧?那你想不想成为一名强大的魔法师,想不想成为一名伟大的炼金术士?我可以教你。”炼金师用最温和最具惑力的语气说道。

 “不想。”诸葛明月直截了当的回答,在不确定修炼魔法对她的召唤术是否有不良影响之前,她不想去冒险。更何况,无事献殷勤,非即盗,诸葛明月在炼金师那张布皮似皱纹的脸上,分明看到了怪黍黍带小妹妹看金鱼的表情,谁知道暗地里打的什么主意。

 “不想?”炼金师愣住了。在风语‮陆大‬,魔法师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职业,它象征着地位、荣誉、财富等等无数人一生苦苦追求的梦想,而炼金术士,更是比魔法师还要稀有的珍宝,只有他们,才能炼制出魔法装备或者抗魔装备,也只有最具天赋的火系魔法师,才有成为炼金师的资格。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尼古拉,伟大的炼金术士尼古拉,你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想拜我为师吗?你居然不想?”炼金师气急败坏,神经质的喊了一声。

 “不知道,还有我的确不想。”诸葛明月身为兽人祭司,连战神的名字都好不容易才搞清楚,哪知道什么伟大的炼金术士尼古拉?

 “你、你你…”尼古拉被诸葛明月彻底打败了,气得全身发抖,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话来,好一会儿,才平静了一点,说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一位伟大的炼金术士意味着什么,当奇迹一次次从手中诞生的时候,那份喜悦、自豪和足,你永远不会明白。”

 也难怪尼古拉会这么气恼,在风语‮陆大‬,尼拉拉可是千年一见的天才炼金术士,就连各大皇室都以拥有尼古拉亲手炼制的魔法物品为荣,能成为他的弟子,是无数年轻魔法师的梦想。不过可惜,这位天才炼金术士还有一个绰号,叫疯狂炼金术士,他对炼术士的狂热追求已经让他放弃了生命中的一切。

 在成为炼金术士之前,尼古拉只是一名天赋异禀的火系魔法师,也有自己的家庭儿,可是在接触到炼金术以后,他却毅然放弃了这一切,独自追寻着自己的梦想。甚至就在他的家人陷入战面临绝境的时候,他都专注于炼金室验没有注意外界的变故,以致于最后所有的家人都死在战之中。

 尽管挑起那场战争的王国皇室后来遭到这位炼金术士疯狂的报复,连皇宫都被一道火系咒夷为平地,但尼古拉从此也成了孤家寡人,独自一人继续着他的炼金之路。

 一个为了炼金术连亲人都可以放弃的人,又怎么会贸然收徒分散自己的精力?所以,成为炼金术士尼古拉的弟子,只能成为无数年轻魔法的梦想。如果让他们见到刚才诸葛明月拒绝尼古拉的那一幕,肯定会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睛看她吧。

 这时的诸葛明月当然不知道这些,她只觉得尼古拉激动得脑溢血的征兆更明显了,是皱纹的脸都一片血红了。

 “我明白,我其实也是一位炼金师。”诸葛明月担心尼古拉又一次倒在眼前,安慰的说道。

 “炼金师,你说的就是炼制一些药水毒粉什么的吗?”尼古拉嘴角轻蔑的扯了扯,不屑的说道,“我说的是炼金术士,明白吗?魔法炼金术士,在魔法的辅助下,你可以炼制你需要的一切,什么魔法装备抗魔装备,都不是问题,如果你有足够的实力,甚至能直接从虚空炼制出你所能想到的一切。”

 “等等,你说的直接从虚空中炼制出一切是什么意思。”诸葛明月眼前一亮,追问道。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由基本的元素组成的,只要你拥有足够强大的魔法实力和炼金实力,当然就能炼制一切啊。”尼古拉回答。其实这只是一个炼金术上的理论而已,从古自今还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做到,包括尼古拉自己,能做到的就不再是人,而是神了。

 “那也就是说,已经碎成了粉末的东西,也能够重新炼制出来了?”诸葛明月没想过成神,只想将星幻守护重新凝结出来而已。

 “那当然没问题,只要你对它有充分熟悉就行。”尼古拉想都没想就回答道,相比那个成神的炼金理论,这个应该要容易一点。

 “那好,我突然有点兴趣了,说说你的条件。”诸葛明月知道尼拉古肯定有什么目的,开诚布公的说道。

 “很简单,我正在进行一个炼金实验,就目前来看,只有拥有地炎心火才能成功,但是地炎心火的外面,包裹着一层极为狂暴的火元素屏障,刚才你穿过来那道火焰光影,就是它释放出来的,不要小看了只是一道光影,除了魔导师级别的火系魔法师,任何人接触到以后都会弹送到的另一面,只有拥有元素火种的人例外。”尼古拉指了指木屋的背面。

 “你是想让我帮你收取地炎心火?”说到这里,诸葛明月已经大致明白了他的用意。

 “是的,只有你的元素火种才能穿过那道火元素屏障,作为回报,我会将所会的一切魔法和炼金术都交给你。”尼古拉说道。

 “好,成,不过拜师就免了,你教我魔法和炼金术,我帮你收取地炎心火,就这么简单。”诸葛明月只要一想到以前的炼金术老师那填鸭似的教导,一个头就变两个大,有心理阴影。

 “对了,学习魔法对召唤术会不会有什么影响?”诸葛明月最后问了一句。

 “召唤术?你说的是契约术吗?同样的精神类的术法,修炼魔法的精神冥想,只会让契约术变得更加强大。”尼古拉想了想说道。

 “那就好,我们先去看看地炎心火是什么样子的。”诸葛明月放下心来。原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那感情好。

 “你以为是篝火晚会啊,说看就看,地炎心火在这下面至少数千米深的地方。”尼古拉苦笑了一下。

 “那么深,那怎么收取?”诸葛瞪大了眼睛。

 “你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叫空间魔法的东西吗?”尼古拉看了眼毫无魔法常识的诸葛明月,接着说道,“还有你现在实力太弱,就算有元素火种也无法收取地炎心火,只有当你能施展魔法护盾的时候才能去。”

 “那好吧,先学魔法。”诸葛明月有点无奈,魔法护盾她见过一次,那绝不是夏美和林孔那样的半吊子魔法师能施展的,也不知道要学多久才能学会。不过为了星幻守护,也只能耐住子。“对了,我还有几个朋友在森林中走散了,能给他们带消息说我没事,让他们不用担心么?”诸葛明月明白君倾曜他们一定在担忧自己。

 “哦,这个没问题。你安心在这里学习好了。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举世瞩目的魔法师!一定会成为名动四方的圣魔导师,人人敬仰!”尼古拉用力的点头。仿佛看到了未来诸葛明月受万人敬仰的盛大场面。这些话是为了让诸葛明月定下心来好好学习魔法,也是心里的大实话。照诸葛明月的天赋和条件,这些都必然终会成为事实的。 m.GUwENXs.cOm
上章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