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
第23章 一龟一熊进城啦
  诸葛明月几人刚进院子,就看见蓝老爷子那苍劲的身影。老爷子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两兄弟陪在身边的日子,他们这一走就好些天,还真是不太适应,连上朝都没了精神,干脆称病在家休养。

 “爷爷。”蓝宇凡兄弟同时说道。如今,爷爷便是他们在世上最后的一位亲人,见到老爷子那已经显出老态的身影,兄弟两人心中都有些酸酸的感觉。

 “你们回来了,瘦了,这才出去几天,怎么就瘦这么多?”蓝老爷子上前握住兄两人手的,就象接远行归来的游子一样,激动欣喜,却又忍不住埋怨两句。

 “有吗?我怎么觉得每天好吃好喝,胖了不少呢。”蓝宇昊嬉皮笑脸的说着,想让爷爷宽心。

 “这话什么意思?是说我蓝家的饭菜还不如外面的香,喂不肥你们两个吗?”蓝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盯着自己的宝贝孙子。

 “不是那个意思,不是。”蓝宇昊急忙摆手否认。

 “行了,少废话,都吧,进去。这次去雪玉城,一路还好吧,你小姨和牧城主近况如何?”进了内院,蓝老爷子问道。

 “嗯。”蓝宇凡兄弟同时低下头下,应了一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难道有人为难你们?”蓝老爷子见了兄弟两人这神情,怒眼一瞪。以老爷子的脾气,若是真的有人敢为难自己的宝贝孙子,就算是雪玉城主,他也会上去讨个说法。这可是他蓝家的宝贝疙瘩,他自己动手教训可以,别人还没有资格。

 “不是不是…”蓝宇凡见爷爷动气,连忙劝住老爷,将小姨和父母之间的纠葛细说了一遍。

 听完这件事,蓝老爷子久久沉默不语,虽然神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两只手却微微的颤抖起来。蓝老爷子中年丧,老年丧子,两个孙儿又先后被人下毒,长孙蓝宇凡更是被人暗算残疾多年,可以说,人生所能经历的大不幸他大部份都经历过了,所承受的痛苦远比蓝宇兄弟要深得多。

 自从得知蓝宇昊修炼没有进展被人讥讽为废物也是中毒所致,这些日子老爷子一直以为是自己当年的仇家所害,难免自责不已,到如今得知当年的事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个秘密,心情怎么平静得下来?

 蓝宇凡兄弟再提起这件事,心情也是忍不住的沉重起来,祖孙三人都没有说话,几个下人本来正要端茶进来,见状也远远躲了起来,院子里一时静得可怕。

 “冤孽,冤孽啊!”好了一会儿,老爷的心情才平静了一点,唏嘘不已的说道。

 “爷爷,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而且当事人也受到了应有的报应,您也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蓝宇凡怕爷爷心里难受,于是劝道。他说的当事人当然就是秦美钰,只要一想想这女人的扭曲和恶毒,蓝宇凡就浑身不自在,连她的名字都不愿意提起。

 “放心吧,你爷爷这一辈子什么没经历过,没你们想的那么不堪一击。你父母虽然不在了,但你们今这么成器,他们泉下有知也该感到安慰了,老头子我还得好好多活几年,好好为你们物几房媳妇,生几个胖大小子,让我蓝家开枝散叶,也让你们父母在九泉之下彻底安心才是。”老爷子呵呵笑道。

 “爷爷。”当着诸葛明月的面,蓝宇昊有点不好意思,连蓝宇凡都不觉红了红脸。蓝宇凡下意识的看了看诸葛明月,却看到诸葛明月好笑的看着他们两兄弟,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失望来。

 “对了宇凡,你当年到底是受何人暗害,你…那个人没有提起吗?”蓝老爷子突然想起刚才蓝宇凡没有说到这事,接着问道。

 “没有,听她话中之意,应该不是她派人下的手,不过我当时心情烦,也忘了问她。”蓝宇凡事后也想起过这事,但事主都已经受了报应,他也没办法再去问了。

 “只怕这事还另有其人啊,也怪我,当年行事太过狠绝,引得别人上门报复,这些年苦了你和宇昊,都是爷爷对不起你啊。”知道蓝宇昊的毒是秦美钰下的,老爷子的心结算是解开了一半,但还是对蓝宇凡的事耿耿于怀,说起这事就心生感慨。

 “爷爷,这事不能怪你,再说,我如今不是好好的吗?如果不是受了那伤,我的实力只怕还比不上现在呢。”蓝宇凡劝慰道。

 “嗯,不过你以后还是要小心一点,只怕你伤愈的消息一传出去,那人就会再次下手,千万不可大意。”蓝老爷子叮嘱道。

 “爷爷您放心吧,他如果不来还好,要是敢来,我一定亲手报了当年之仇。”蓝宇凡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更多了几分冷峻。

 “对,还有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蓝宇昊也跟着咬牙切齿的说道。

 “诸葛‮姐小‬,这次你又救了宇凡兄弟的性命,我蓝家,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了。”蓝老爷子对诸葛明月深深施礼,感动的说道。

 “老爷子,你要真想谢我的话,今晚就请我好好吃一顿吧。”诸葛明月连忙扶起老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好,好,今晚家宴,大家不醉不归。”蓝老爷子朗大笑道。

 “爷爷,那我们先回去洗漱,换身衣服啊。”蓝定昊说道。

 “嗯,去吧去吧,对了,莉香公主也在,她这些天可找了你不少回。”蓝老爷子补充了一句。

 “什么?!”蓝宇昊好不容易心情才轻松点,一听这话,直接火烧股一样跳了起来,“她居然在我们府上?有没有搞错啊?!刚才门口的侍卫怎么不说?简直是反了,这么大的事居然不告诉我。我等着剥他们的皮!”蓝宇昊急吼吼的说道。

 诸葛明月微微一笑,看着蓝宇昊现在狼狈的样子,她忍俊不。这个混世大魔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结果就是怕天生神力的莉香公主。还真是一物降一物。若不是看蓝宇昊真对莉香公主没意思,诸葛明月都会考虑劝说蓝宇昊接受莉香公主了。

 “爷爷,你千万别让她知道我回来了,我先躲躲。”蓝宇昊四处瞅,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那不行,你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想办法去,我这些天可快是被她折腾死了,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再这样下去你们就等着给我送终吧。”蓝老爷子瞪着蓝宇昊说道。看那神情也知道,老爷子这些天实在被折腾得不轻。

 蓝宇昊扯着张苦瓜脸,一脸的悲凉。

 “其实,我觉得那丫头还不错,要不你就跟别人处几天吧。”蓝老爷子看着孙子一脸苦相,似认真又似调侃的说道。

 “爷爷,您是怎么看出来别人还不错的?”蓝宇昊哭丧着脸问道。

 “股大,以后应该能生。”老爷子摸着胡子,沉着严肃的说道。

 “噗…”诸葛明月和蓝宇凡同时了出来,老爷子的审美观还真是朴实,想蓝家开枝散叶想疯了。

 “蓝宇昊,你终于舍得回来了!”院子门口,娇脆中带着几分欣喜的声音响起,一名娇小的少女正笑盈盈的飞奔过来。目标当然是蓝宇昊的小身板。这名身材娇小的少女当然就是莉香公主了!

 莉香公主飞奔而来,几乎带起了一阵旋风。蓝宇昊惊恐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莉香公主,撒开丫子就想跑。可惜,晚了。莉香公主已经冲到面前来了,而且刹不住车了!直接撞上了蓝宇昊。然后,诸葛明月和蓝宇凡还有蓝老爷子转头,目送着蓝宇昊被撞飞,再然后蓝宇昊贴在了墙上,整个人缓缓的往下滑落。那面墙上,有个很明显的人形凹槽。

 太可怜了,简直惨不忍睹。诸葛明月和蓝宇凡默默的扭过头,不忍心再看了。蓝老爷子摸了摸下巴底下的胡子,有些犹豫,要不,还是算了?这样的孙媳妇,自家孙子恐怕驾驭不住啊。

 蓝宇昊滑落在地上以后,利索的在地上翻滚几圈,直接滚到了内堂里面去了。动作之迅速,身姿之矫健,让人瞠目结舌。莉香公主这才回过神来,大叫一声蓝宇昊的名字,然后拔腿追上去了。

 诸葛明月和蓝宇凡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蓝宇昊的这朵桃花,实在算不上好啊。

 接下来的几天,蓝宇凡静心修炼,知道一旦自己伤势复原的消息传播开去,隐藏在暗中的仇家可能就会再次找上门来,那时不止自己,恐怕爷爷和弟弟也会遇上危险,蓝宇凡的修炼比以前更加刻苦。而蓝宇昊却被公主得无法身,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蓝老爷子每每见到两小无猜的“温馨”场面,总是打着哈哈,一边去了。他可管不了啊,莉香公主前段时间让他头疼死了,现在有人接手,他当然乐意的很。

 诸葛明月反而是清闲下来了,每天闲来无事便躲在房里炼制各种药剂。从蓝宇凡手中得来的炼金配方远比以前学的要复杂深奥得多,就连诸葛明月的炼金技艺,在炼制一些顶级药剂时失败率也高得惊人,没用多久,蓝宇昊以前败家搜罗来的药材就消耗了七七八八。

 “看样子得时间去点药材回来了。”诸葛明月看着略显空旷的药材仓库,暗暗的想道。这些炼金配方固然神奇,‮效药‬也不差,但对药材的要求却也高得离谱,一般的商会根本就找不出几样。至于拍卖会?就算是再寻常的药材,只要上了拍卖会价格都能高得吓死人,更何况这些高级药材,诸葛明月才不会去当冤大头,就算再有钱也不能象蓝宇昊以前那样败家不是吗?也幸亏蓝老爷还有些家底,不然连棺材本都早被他败光了。

 诸葛明月很自然的将主意打到了暮野森林,除了那儿,还有什么地方能找到这些药材?

 就在诸葛明月想到暮野森林的时候,两道扮相古怪的少年却走出暮野森林,沿着官道朝京城的方向走来。

 那名身材魁梧的少年一脸憨厚,穿着件明显小了不止一号的长衫,那青灰色的布料紧紧裹在身上,勒得一块块结实的肌线条分明,还真是凹凸有致。

 旁边的少年身材瘦小,足足矮了一头,也穿着一件青布长衫,看尺寸,应该跟魁梧少年身上的是一个尺寸。可惜,这穿在魁梧少年身上紧绷得跟连体泳装似的长衫,穿在他的身上却四处兜风,明显大了不止一号。天气已经渐渐转凉,少年却装模作样的摇着把小折扇,扇得那长衫更是随风而

 “霸天哥,你非要俺罩上这破布干什么,又紧又闷,俺都快要憋死了。”魁梧少年扛着个比他本人还要大出一圈的麻布口袋,沉甸甸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这时一边走着,一边拼命的扯着领口,伸着舌头真大气,正是已经化成人形的熊大力,旁边那位想冒充风才子却搞出一身穷酸相的,当然就是王霸天了。

 “这叫衣服,不叫破布,还有,不是罩,是穿,没文化。”王霸天摇着折扇,没好气的说道,“进了城可千万别说话,丢我的脸。”

 “哦,晓得了霸天哥,俺们不是去找大姐吗,你让俺扛着这这些草树皮啥的干什么?”熊大力问道。

 “说你没文化就是没文化,这叫礼数,城里人兴这个。”王霸天为自己的见识广博感到深深的自豪。

 “送礼俺知道,可是俺们送这些草树皮干什么,大姐喜欢吃这些啊?”熊大力还是不太明白。

 “俺爹说,这叫药材,城里缺这个。”王霸天回答。

 “缺这个吗?早知道俺再多刨点了。”

 两人边说边走,没多久就进了京城。

 “哦,霸天哥你看,那石头堆的是什么?”熊大力东张西望,惊喜的说道。

 “那叫房子,人就住在里面,懂了吗?”王霸天不屑的说道。

 “住那里干什么,随便刨个不就行了?”熊大力的神情更是不屑。

 “安静,不准说话了。”王霸天瞪了熊大力一眼,生怕被人听到丢脸。

 “霸天哥霸天哥,快看,那人手里拿是什么,还会冒烟呢?”熊大力安静了不到半分钟,又吼开了。

 “以后在告诉你,现在给我闭嘴。”王霸天看了看那人手里拿的烟杆,虽然不认识是什么,但感觉比自己手的折扇要有品味得多了,大感羡。

 “霸天哥,俺饿了。”熊大力终于安静了几分钟,看着旁边一名小孩子手上拿烤鸡腿大口水,摸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怎么那么多事,早说了不带你来你非要来?”王霸天不耐烦的说道。

 “俺又不象你,几个月不吃不喝都没事,俺一顿不吃就饿得慌。”熊大力委屈的说道。

 “那就快点,随便找点什么东西填填肚子。”王霸天道。

 “哦,好。”熊大力随手一抻,抢过小孩手里的鸡腿进嘴里,嚼了两口咕嘟咽下去,一脸的傻笑。

 那小孩子看看空空如野的手,再抬头看看熊大力,瘪了瘪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你这人怎么回事,连小孩东西都抢!”一名男子快步赶了过来,怒骂道,要不是看着熊大力那一身勒得凹凸有致的肌,早扑上去一顿老拳了。

 “这位兄台,我这位兄弟没出过门,土包子一个傻里巴叽的,你别跟他一般见识。”王大力连忙把折扇脖子里,掏出几枚金币递出去,他其实也是第一次进城,不知道物价,反正身上就这么几枚金币,一下全送了出去。

 那名男子接过金币,看了王霸天和熊大力几眼,骂骂咧咧的走了,心里还暗自腹诽:说别人土包子,你也没好到哪儿去,大冷天的穿那一身也不嫌碜得慌,还把扇子,还真把自己当文人了,傻里巴叽。

 “你怎么能抢别人东西?”那人一走,王霸天就埋怨了一句。

 “霸天哥,不是你说随便找点吃的吗?”熊大力委屈得眼泪花花。

 “那也不能抢啊,看上什么得用钱买,知道吗?钱,就是我刚递出去那玩意儿,只要给了钱,想要什么买什么,懂吗?”王霸天教训道。

 “哦懂了,那你给我几个,我还想吃。”熊大力看着旁边摊上的烤串,直咽口水。

 “没了。”王霸天没好气的说道。老爹也实在小气,一面说着进了城钱有多重要,却又只给了自己那么几个,什么都不来得及买就被这个熊货败出去了。

 “哦,那我自己找吧。”熊大力一股坐在地上,打开麻布口袋翻找起来。

 浓浓的药香四散飘逸,周围行人纷纷扭头看来,不大吃一惊。就算没吃过猪,好歹也见过猪跑,只要稍稍有点眼力也能看得出来,这麻布口袋里装的无一不是千金难求的极品药材,尤其那株何首乌,居然有半米多长,隐隐约约还长成了人形,也不知道是长了多少年的。

 熊大力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合口味的,最后拿出一个足有面盆大小的灵芝一口咬了下去,顿时,鲜如血的汁顺着嘴角淌了出来,发出一阵阵带着甜味的药香。

 “千年血灵芝!”旁边一名老者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看着熊大力很是无味的啃着血灵芝,心疼的差点没把胡子揪下来。要放在拍卖行,就这一株血灵芝怎么也能拍出几十万金币的天价,偏偏这个愣头愣脑的少爷还啃得一脸的无奈,仿佛多不情愿似的。

 “何少,你看那儿。”就在熊大力艰难啃着血灵芝的时候,街旁茶坊二楼的雅座上,一名长得肤白净红齿白的少年对一名华服少年说道。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两个土包子吗?”华服少年随意望了一眼说道。他叫何庆源,是岭南国刑部侍郎家的公子。邢部侍郎,职位并不算高,但何家却是岭南京城的深蒂固的家族之一,势力不小。而这名红齿的少年,名叫柳青,因为长相标致,所以得了个柳青儿的绰号,一向跟何庆源有些有清不楚的关系。

 “我说的不是他们,而是那些药材。”柳青两眼放光的说道,“我家以前经营药材生意,我从小耳濡目染也有些了解,那两个土包子带着的药材,不一不是世间罕见的极品。”

 “哦。”何庆源随口应了一句,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他家产业虽然不少,却唯独没有药材这一项,他关心这些干什么。

 “何少,你不是一直想跟太子拉近关系吗,眼下可是大好的机会啊。”柳青见他没上心,接着说道。

 “什么意思?”听到这话,何庆源立即问道。何氏一族虽然家世渊远,但历代族人职位都不高,所以无法与几大世家相提论,何庆源一心想要巴结太子,为以后谋个好前程,却苦于无处入手,这时听了柳青的话来了兴致。

 “太子最近‮体身‬不便,那方面出了问题,正在到处寻医问药,刚才那土包子拿出药材的时候我看了,治太子的毛病绝对没问题,只要我们买来送给太子,太子岂不是承了你一个大人情。”柳青说道。

 “那方面出了问题,哪方面?”何庆源精神一振,追问道。

 “笨啊,男人嘛,还能是哪方面,不就是那方面了?”柳青抿着嘴吃吃笑道,还掂了个兰花指。守在门口的几名护卫扭过头去,眼睛有点筋。

 “呃,我明白了,这次事情要是成了,我好好谢谢你。”何庆源当然也不是什么好货,一下子反应过来,笑道。

 “我们俩之间还用说这些?”柳青白了何庆源一眼,真有几分风情万种的味道。幸亏几名护卫早就扭过了脸去,不然没准当场就要吐出来。

 “对了,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跟太子…”何庆源疑惑的看着柳青问道。

 “那还不都是为了你。”柳青哀怨的望着何庆源说道。

 “话虽是这么说,那你也得好好补偿我才行。”何庆源托起柳青的下巴,眼中光四

 “好,好,什么都依你,还不行吗?”柳青含娇带嗔的说道。

 “呃,少爷,我有点不舒服,先出去一下。”一名护卫说道。

 “少爷,我急,也先出去一下。”

 “少爷,我胃痛。”

 “少爷,我也急…”

 几名护卫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一个接一个跑向楼下去干呕了。

 很快,何庆源二人也下了楼,带着几名刚蹲在墙角的干呕过的护卫朝王霸天两人走去。 m.GuwEnXs.cOm
上章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