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
第22章 如果你真的爱过一个人
  接着,异变突起!

 莫长风击出右臂突然一沉,一股坚韧的劲气如旋涡般带着他的手臂扭转起来。

 “咔嚓。”一声脆响,莫长风的右前臂竟被那股坚韧的劲气拧折,骨头断成了三截。

 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得连莫长风都没来及发出一声惨叫,更没有人来得及阻止。

 直到又一道“咔嚓”咔嚓声响起,莫长风的上臂也被绞成了三截,剧烈的疼痛才涌上心头,莫长风才终于发出一声惨叫,眼中疯狂的红芒一散,代之的是一片惨痛之

 所有人都惊呆了,就在一分钟以前,他们都还在为蓝宇凡感动担忧,哪知道一分钟以后,莫长风的惨叫声却在每个人耳边响起,看着莫长风那断成六截软耷耷悬着的右臂,人们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紧接着,又几道“咔嚓”声传来,不过几秒钟的功夫,莫长风的左手右腿全被拧成了麻花,蓝大少爷下手之快之狠,再次将众人震得心中发寒。直到这一刻,大家才蓦然想起一件事,眼前这人是谁?他可是岭蓝国威宁王爷的长孙,威宁王爷戎马一生,昔日领兵便以铁血闻名天下,他的孙子,又怎么可能是心慈手软之人?

 “住手!”牧书柏终于惊醒过来,再不阻止的话,自己雪玉城的天才精英,就将彻底变成了个废人了,事实上,现在的莫长风,已经和废人没有太大的差别。

 听到牧书柏的声音,蓝宇凡没有半点迟疑。又是接连几道咔嚓声,莫长风仅剩的一条好腿也成了麻花。

 “你…”牧书柏又惊又怒,气得说不出话来。

 蓝宇凡毫无畏惧的望向牧书柏,一言未发,但牧书柏却分明看懂了他眼中的意思:刚才莫长风挑衅蓝宇昊的时候,你并没有阻止,以你对莫长风的了解,自然也知道我弟弟对上他可能会有什么样的结局,所以,你现在有什么资格阻止我?

 牧书柏目光复杂的望了蓝宇凡几眼,重重的坐了回去。

 “我说过,给你留下第五肢,我没有食言。”蓝宇凡身如劲松,站在莫长风的跟前,冷漠的说道。

 “你的腿,你的腿根本就没有残疾。”莫长风看着蓝宇凡那有力的‮腿双‬,强忍着痛楚问道。

 “本来是有的,不过好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卑鄙,无!”莫长风血红着双眼,不甘的咒骂道。如果早知道蓝宇凡伤腿复原,他又怎么会轻敌,就算输,又怎么可能输得这么凄惨?

 “我坐轮椅,是因为坐习惯了,既然可以坐着让人推着,为什么要费力去走路?骗你的不是我,是你自己的眼睛,要怪,只怪你自己太蠢。”蓝宇凡轻蔑的说道。

 “蠢货,哈哈,蠢货。”蓝宇昊还在旁边火上加油。而一边观看的牧轩宇早就被吓的脸色惨白。这样狠辣的手段,这样可怕的实力。如果他和蓝宇凡对上,会是什么后果还用说么?被牧轩宇找上的那个人,浑身冷汗,下意识的挪动脚步,躲到后面去了。开玩笑啊,抱‮腿大‬虽然重要,但是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啊!

 望着蓝宇凡那冷漠中带着几分‮忍残‬的脸,每个人心中都升起一道莫名的寒意。蓝宇凡的实力虽强,但还并不可怕,可是这份隐忍,这份心计,却令每个人不得不心生惧意。

 一时间,大厅里噤若寒蝉。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蓝宇凡的身上。蓝宇凡那瘦削的身影在这一刻却是那样的拔笔直,深深在印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

 蓝宇凡再也没有看莫长风一眼,朝诸葛明月和蓝宇昊走去,雪玉城几名弟子则快速上前,将莫长风抬了出去。

 “咳咳,宇凡不愧蓝家之后,先前竟连我也看走眼了啊。”牧柏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发火,再说这事本来自己也有责任,如果先前坚持不让莫长风出手,事情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这时哑巴吃黄连,只能客气几句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是啊,连我都没想到,宇凡竟然有这么强的实力,姐姐泉下有知,不知道该有多么开心。”秦美玉也带着几分激动几分感慨说道,似乎,连双手都在微微的颤抖。

 有了这一场充‮忍残‬味道的切磋,后面的比试就变得平淡了许多,所有人都控制着分寸,生怕再发生刚才那种场面,把好好一个寿宴变成了丧宴坏了城主大人的兴致。

 最后,彩头居然是归蓝宇凡所得。戏剧化的结果,绝对的戏剧!

 那两件宝物是由蓝家兄弟献出,但是现在又落回了他们的手里。蓝宇昊抱着两件宝物嘿嘿傻笑。送出去的时候他本来就舍不得,现在又回来了,真是歪歪啊。蓝宇凡看着蓝宇昊那孩子气的举动,无奈的笑着‮头摇‬,只是笑容里的宠溺怎么也掩饰不住。

 宴会过后,来宾各自散去,诸葛明月和蓝家兄弟也回了客房。

 诸葛明月则是敲了敲蓝宇昊的头:“真是孩子气。”说完后一愣,其实,年仅十五岁的蓝宇昊,不就是个孩子么?只是他的世家弟子‮份身‬,他背负的那些沉重东西,让人忽略他的年龄。只会让人去要求他更多,但是却没想过十五岁的少年,心里也会有叛逆,也会犯错。

 “现在满意了?东西又回来了。”蓝宇凡微笑问道。

 “恩恩,满意了。”蓝宇昊笑哈哈的点头,然后双眼放光的看着蓝宇凡,“大哥,今天的你,真是太帅了,帅呆了!光芒四啊,刺的我睁不开眼啊。我大哥果然是世界上最帅的。你没看到,大家大气都不敢出啊。哈哈,明月都看呆了的啊。”

 “胡说什么。”蓝宇凡无奈的自己弟弟的脑袋,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却下意识的看向诸葛明月,看到诸葛明月也笑的看着他的时候,他的心中一动。

 “宇凡,你今天真的很不错。”诸葛明月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夸奖,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你。怎么说呢,站在大厅中的你,真的很有魅力。这才是真正的你吧?”是的,这样意气风发的蓝宇凡,才是真正的他吧?‮腿双‬瘫痪这么多年,阴暗的情绪磨掉了他身上太多的东西,磨掉了情,磨掉了生气,磨掉了血。但是,这些并没有真正的被磨掉,只是陷入了沉睡。有朝一被唤醒,那将会以惊天动地之势苏醒。诸葛明月没有意识到,她正是唤醒这一切的人。

 蓝宇凡愣住,他根本没有想到诸葛明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怔怔的看着诸葛明月那清澈漂亮的双眸,在里面看到的是一片真诚。她是真的为她高兴。

 “明月…”蓝宇凡轻轻启,眸子在闪动,半晌才缓缓道出一句,“谢谢你…”

 “不用谢,朋友之间无需说谢。而且若不是你自己天资不凡,又怎么会有今的成就?”诸葛明月‮头摇‬微笑着说道。

 蓝宇凡温和的笑了笑,眸子里闪过只有他自己才懂得光芒。

 “今天的事,我总觉得有点奇怪,前几天我们和内卫军的冲突,已经被城主了下去,那个叫莫长风的家伙就算要报仇也该私下里动手,怎么会在城主大人的寿宴上发难?”蓝宇凡想着刚才的事,疑惑的说道。

 “如果他是自己真心想要替人报仇,那自然不必选在宴会上,但如果是受人指使的话,你们出了事城主一定会追查到底,难免就会查出幕后主使,所以最好就是选在宴会上,借着以武会友之名,不然出现什么结果,城主都不会追查。”诸葛明月嘴角有着一抹冷笑。看来,自己猜测的是八九不离十了。

 蓝宇凡兄弟两人对视一眼,明白诸葛明月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是谁指使的呢?两兄弟猜测的显然不是一个人。

 “难道是牧轩宇那个白痴,我这就去剥了他的皮。”蓝宇昊气冲冲的说道,就要朝外冲去。

 “连你都说道了,牧轩宇是个白痴,你觉得那样的白痴能够指使得了莫长风?”蓝宇凡不屑的说道。

 蓝宇昊闻言坐了了下来,疑惑的说道:“那会是谁?”

 诸葛明月看了眼蓝宇凡,正着他询问的目光,知道他一定也有着同样的猜测。

 “两位公子,诸葛‮姐小‬。”门外响起婢女的声音。

 “进来。”蓝宇凡说道。

 几名婢女端着盛了点心零食的盘子依次而入,放到桌上说道:“夫人担心你们刚才在宴会上没有吃好,所以让我们送些点心过来。”

 “好的,你们回去吧,代我们谢谢小姨。”蓝宇凡说道。

 几名婢女退出房外,脚步声渐去渐远。

 “小姨还真是关心我们,生怕我们吃不。”蓝宇昊拿起一块点心就要往嘴里

 蓝宇凡拍了蓝宇昊一下,使了个眼色,拿出一枚银针,一一往点心中试去,没有任何异样,出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说道:“看来,是我想多了,吃吧。”说着自己也拿起一块点心。

 窗外,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见这一幕,猛的缩回‮子身‬,轻身静心小筑的方向飘去。

 就在她动身的那一刻,蓝宇凡猛的放下点心,说道:“走吧,跟去看看。”

 蓝宇昊这时也隐隐猜到点什么,什么都没有说,几人一起跟了上去。

 静心小筑里,秦美钰正端详着那画中的男子,眼神离,却有着深深的爱恋。她伸出手轻轻的摩挲着画上的人,最后居然情不自的低头亲了上去。

 片刻后。

 “夫人,都办妥了。”一名女子悄无声息的来到房间,轻声说道。

 “他们有没有发现异样?”秦美钰已经抬起头,只是还在轻轻的摩挲着画像,沉声问道。

 “蓝宇凡用银针试过,没有任何发现。”

 “哼,银针?我下的毒,岂是那种小玩意能查得出来的,这一次,我要让蓝家彻底绝后,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不过蓝宇凡身上的毒又是谁下的呢?”秦美钰狠狠的说着,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便是很疑惑的语气了。秦美钰确实很疑惑,因为蓝宇凡‮体身‬里的毒不是她下的。当初她想对蓝宇凡下毒的时候,发现蓝宇凡身上已经中毒。而现在也莫名其妙的解了。她当初可是检查过蓝宇凡的‮体身‬的,发现里面的剧毒就是她也没办法解的。现在毒素都没了。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的本事,将蓝宇凡和蓝宇昊身上的毒都解了呢?

 “是吗?不知道你下的毒要怎么才能查得出来呢?”就在这时,突然响起诸葛明月那清悦而冰冷的声音。

 “谁!”那名婢女低喝一声,猛的朝外冲来。刚到门口,却又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来,重重的撞上墙壁,‮体身‬象烂泥一样瘫软了下去。

 诸葛明月缓缓走了进来,身后,蓝宇凡和蓝宇昊兄弟两人目光复杂的看着秦美钰,有疑惑,有痛苦,还有愤怒和仇恨。

 刚刚看见他们几人时,秦美钰也大吃一惊,很快又镇定下来,居然还出一抹优雅的微笑。

 “没想到还是被你们发现了?”秦美钰淡淡的说道,眼中竟有一丝决绝之意。突然纵身而起,朝着诸葛明月几人攻去。

 “砰!”诸葛明月随意挥手,秦美钰的‮体身‬重重飞了出去,只是一击之间,全身经脉寸段,修炼多年的劲气刹那间消失一空。对这种人,诸葛明月绝不会半点留情。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秦美钰那张绝美的脸上出惊恐之

 “你永远也无法抗衡的人。”诸葛明月轻蔑的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们,我们是你的至亲之人,你为什么要对我们下手?”蓝宇凡含怒问道。他虽然心成稳,虽然早就隐隐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但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不免内心震惊,这可是母亲最疼爱的妹妹,他们在这世上仅有的几位亲人之一。

 “为什么?呵呵,为什么?你说是为了什么呢…”秦美钰重伤之下,知道绝对没有与诸葛明月抗衡的实力,心中涌起一股绝望。望着画像中的男子,眼神变的痴起来,喃喃的说道。

 “都是为了他们的父亲对吗?你说睹物思人,连姐姐的画像都没有保留,却偏偏留着姐夫的画像,你自己不觉得很好笑吗?”诸葛明月看着那幅画像讥讽的说道。

 “好笑吗?如果你真的爱过一个人,就不会觉得好笑了。”秦美钰听到诸葛明月的话,回过神来,幽幽的说着,望着画像,神情突然变得痛苦而狰狞起来,“你说的没错,就是因为他,因为蓝祈水,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和姐姐反目成仇,怎么会夜夜都受到煎熬。如果不是因为他,我怎么会悔掉自己的一生,我恨他,恨他。”她口中的蓝祈水,正是蓝宇凡兄弟两人的父亲。

 秦美钰歇斯底里的吼着,突然又沉默下来,轻轻的说道:“不,这不能怪他,明明是我先遇上他的,是我先爱上他的,都怪秦嫣然那个人,横刀夺爱抢走了他,我恨那个人,更恨她跟他生的儿子。”

 秦美钰的情绪变得躁起来,这些事,已经在心里压抑了近二十年,那仇恨和愤怒,得她几乎崩溃,现在一说出口,整个人都变得疯狂起来。

 “抢走?你真是可笑。你这个毒妇!父亲的眼里从来就没有你!父亲爱母亲爱的痴狂,所以才会在母亲走后不久也跟着去了。你才是人!”蓝宇凡双目赤红,厉声喝道。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是她下的毒,还这样侮辱自己的母亲。真是死不足惜!

 “宇昊身上的毒,当初是你下的?”虽然听秦美玉刚才的话,蓝宇凡已经猜到了一些,但还是想要个答案。

 “不错,就连那个人,也是我下的毒,我要她死,要的儿子一辈子都是废物。”秦美钰狂笑着说道。

 “什么?我母亲是被你害死的。”蓝宇昊已经被听到的事实惊呆了,这时猛然听到母亲去世的真相,惊呼出声。

 “你,你竟然对我们的母亲,最疼爱你的姐姐下毒?”蓝宇凡也惊呆了。

 “姐姐?哼,那个人,她有什么资格作我的姐姐,她如果真的疼爱我,为什么不把祈水让给我?”秦美钰狂怒的吼了一声,而后静了下来,出几滴眼泪,“可是,我没想到,毒死了她,祈水跟着也走了,我不该那么快毒死她的,我应该慢慢的‮磨折‬她,让祈水看着她慢变老,变丑,那样祈水就会喜欢我了,就会跟我在一起了。”

 听着这恶毒的话语,蓝宇凡兄弟两人都出愤怒之

 “原来,你心里一直装着另外一个人,那么,在你心里,我又算什么?”牧书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才不会一小会儿功夫,这位雪玉城的城主竟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似的,难言的憔悴。今天是他的生日,本想宴会结束后与爱单独聚聚,没想到却听到这些事,内心如被刀搅般的疼痛。

 “你,你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我心里只有祈水,你,什么都不是。所以我下药毁掉自己的‮体身‬,我绝对不要和他以外的人生孩子,绝对不要!”秦美钰似乎已经神智不清,癫狂的叫喊着。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我,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牧书柏眼的失落与痛苦,愤怒的吼道。没有子嗣居然是这个原因!牧书柏的心中怎能不气,怎能不痛?

 “因为,因为你和他,笑起来的时候,很象,很象。”秦美钰呓语般的说道。

 “很象,很象…”牧书柏重复着这两个字,无尽的苦涩。

 “是的,真的,很象,很象。”秦美钰眼中神光焕散,喃喃的说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没有人想到,事情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真相,竟是如经的‮忍残‬而令人心痛。望着生机消散的秦美娟,蓝宇昊几人心中非但没有半点快意恩仇的畅快,只感觉到莫名的悲伤和愤怒。原来母亲的死真相是这样。

 “若是你们还觉得不够,我这条性命也一起取了吧。”牧书柏无力的说道。蓝宇昊和蓝宇凡没有动作,只是沉默的看着他。“既然你们不愿动手,那么你们走吧,从此以后,雪玉城和蓝家再无半点瓜葛。”过了很久,牧书柏对诸葛明月几人说道。语气中是无限的哀伤和绝望。

 蓝宇凡和蓝宇昊淡漠的看了眼牧书柏那萧瑟的背影,一言不发,转身离去。虽然恨极了秦美钰,可是取牧书柏性命这样的事,他们还是做不出来的。

 诸葛明几人静静的走出静心小筑,身后,牧书柏呆立良留下,轻轻将秦美钰渐渐冰凉的‮体身‬抱进怀中,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美钰,虽然,你从来没有爱过我,甚至心里从来没有过我,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从见到你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爱上了你,发誓一生爱你,一生陪着你。谢谢你,陪了我这么久,我很足,很开心…”

 诸葛明月和蓝宇凡兄弟当天夜里就离开雪夜城,朝京城的方向赶去,谁也不愿意在雪玉城多待片刻,别怕就是多待一秒钟,心中都会异常的难受。一路之上,也没了来时游山玩水的兴致,丁三看出两位少爷心情都不太好,没敢多问,驾着马车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京城。

 雪玉城渐渐的抛在了后面,蓝宇凡和蓝宇昊一路都很沉默。毕竟这样的真相,太过打击人。父母的双亡,不但不是意外,还是至亲之人下毒害死。诸葛明月一路上也沉默的没有和两人多说话,这两人不需要她的安慰。他们两人,其实都是凶狠的狼,他们会独自舐伤口,会自我痊愈。安慰的话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

 回到京城的威宁王府。

 “大少爷,二少爷,回来了!”守在门口和下人一见到蓝家兄弟、尤其是蓝宇昊,忙躬身行礼。

 蓝宇凡兄弟点了点头,朝里走去。下人们很惊讶的没有听到蓝二少爷那习惯性的“赏”字,不觉都有些惊讶。

 “二少爷!府里有人在等你。”一名下人开口道。

 “哦,知道了。”蓝宇昊心情不佳,也没有多问,随口应了一声。

 下人本来还想禀告几句,可见了他的脸色,没敢接着说下去。

 如果蓝宇昊知道在等他的人是谁,必然会抱头鼠窜,绝对不会从大门进入王府,宁愿‮墙翻‬偷偷进去。 m.GUwEnXs.cOm
上章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