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
第108章 风情万种的蛇蝎美人
  走在队伍最后的成书猛的拉开覆盖在大车上的兽皮厚布,大车上,拖载的并不是诸葛明月他们想象的新月城弩,而是一整车装在半透明瓷瓶中的药剂,此时,药剂正象开水一样翻滚沸腾着。

 “爆裂药剂!”感受到那些药剂中强烈的能量波动,诸葛明月惊呼一声,连她都没有想到,谢远庭所说的将魔狼一网打尽,原来是想用这些爆裂药剂将所有魔狼全部炸死。这么多爆裂药剂如果同时炸开的话,不要说这些魔狼,恐怕就连这一大片沙丘石山都会被炸成碎片。

 成书点燃引线,一簇火苗滋滋的朝着大车上的爆裂药剂窜去,只需要一点点外力,就能将这些爆裂药剂全部引爆。

 跟在诸葛明月身边的几人全都惊呆了,这些神庙的疯子,难道是打定了主意要跟魔狼同归于尽吗?可是看着谢远庭脸上那诡异的微笑,每个人又都觉得不太可能。

 “走!”诸葛明月和谢远庭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以为,你还逃得掉吗?”谢远庭飞身退入最后的剑士之中,阴冷的对诸葛明月说道。眼看着数之无尽的魔狼面扑来,却没有一点惧,反而有一点阴谋得逞的得意。

 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就变了,魔狼群并没有象他所预想的那样径直扑向诸葛明月,而是瞬间变得狂暴无比,连体型都象充了气一样迅速的膨几分,而后掠过诸葛明月几人,直接朝他一拥而上。

 “你说的是这个吗?”诸葛明月得瑟的一笑,拿出还剩一点的狂血华,对谢远庭说道,“狂血华,来之不易吧?以前你穿的还算富贵,现在穿的这么朴素,肯定是省吃俭用才凑够钱买的这个吧?”说着狠狠将瓷瓶砸向神庙人群,瓷瓶暴开,一道水气弥漫。

 谢远庭听着诸葛明月这些话气的牙,真是恨不得冲上去将诸葛明月碎尸万段。没想到千方百计好不容易得来的狂血华最后将事情变成了这样。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要面对的是疯狂的魔狼群。

 “狂血华!”神庙众人一时间惊得心胆俱寒,大脑一片空白,全身瞬间被冷汗浸透。

 所有的魔狼都象疯了一样,嚎叫着朝谢远庭等人扑去。

 “走!”诸葛明月再次大喝一声,和君倾曜同时提起身边几名灵魂级高手朝外飞奔出去。这些魔狼早已失去了仅有的一点神智,在狂血华的刺下扑向神庙众人,对掠过身边的诸葛明月几人竟然视而不见,就算有那么一两只不长眼的魔狼向诸葛明月几人张开巨嘴,也直接被越靖川的狂斩刀劈成了两半。

 没有任何阻碍,圣级的速度快捷如风,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诸葛明月几人就逃出外。

 “爆裂药剂,快,快停下!”身后的中,传来某人惊恐的呼声。如果只是魔狼的话,凭借两名圣级祭祀的实力还勉强能够抵挡,可是这些药剂一旦爆炸,就算天神都救不了他们。只是,现在才反应过来,未免晚了一点。

 “轰…轰隆隆…”巨响声中,那片石山猛的塌陷下去,强烈的冲击波下,一圈沙向四奔涌而过,‮大巨‬的沙尘象蘑菇云一样腾空而起。放眼望去,所有的沙丘石山都被夷为平地。一道身鲜血衣衫褴褛的身影从沙地下冲天而起。“诸葛明月,我杀了你!”脸血迹的谢远庭一声狂吼,朝着诸葛明月几人飞而来。

 “靠,小强啊!这样都还能不死…”诸葛明月真有点佩服这老家伙的实力了,不过,就算是全盛时期的谢远庭都拿她和君倾曜没办法,重伤之下,就更没有什么威胁了。

 “小强是什么?”君倾曜低声问道。

 “就是生命力很顽强的一种生物,你怎么都踩不死。”诸葛明月随口解释。

 “喔…那这人确实是小强。”君倾曜点头。

 “靠,这个阴险无卑鄙下的神庙老头,果然神庙的人都是一群神。居然如此恶毒想害死我们。”越靖川气的破口大骂。他这人没有什么信仰。如果真要说有,那就是信奉武道,信奉自己!

 身在空中,谢远庭口中唱起一连串低沉悠扬的音节,强烈的精神力波动之下,天空中,一只遍体闪动着幽蓝电光的魔宠平空飞落,张牙舞爪威武无比,那一身电光更带来令人心悸的威势。

 “这是什么魔宠啊?”在场的人惊愕的看着这一幕。气势如此可怖,那实力…

 与此同时,浓浓的血雾从谢远庭全身出,象个血人一样落到诸葛明月几人的身前。他竟然自爆生命完成了召唤,不知道这魔宠该有多么强大。

 “你们,都要死,全都要死。我的魔宠所释放的雷电,堪比天雷!”谢远庭奄奄一息躺在地上,靠最后的一口气支撑着生命。

 那神奇而威武的魔庞还在飞速下落,全身电光闪烁着向四周去,天地间的雷电仿佛受到吸引,一道道蓝光划过天空,朝着魔兽身上汇集而来,仿如一个‮大巨‬的蓝色电球,将魔庞包裹其间。

 “啊!”魔宠发出一声如雷鸣般的巨吼,一道‮大巨‬的雷电光柱当空落下,那声势,竟然比淬体天雷竟然还强上一些。

 诸葛明月周围的人脸色都变了。天雷,何等恐怖的力量,对他们这些灵魂级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毁灭的力量。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让他们的眼珠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雷,天雷!”诸葛明月几人身边传来越靖川那欣喜若狂的吼声。扛着狂斩刀,越靖川一跃而起,朝着正在落下的天雷面而上。

 “站住…”诸葛明月急忙开口阻拦。这个白痴,这个雷,只是堪比天雷,不是真的天雷啊!越靖川这是找死啊?不止诸葛明月脸色变了,其他人的脸色也倏的变了。谢远庭则是眼的刻毒和得逞。

 “轰!”光柱击中越靖川,发出一声闷响。天空,越靖川的‮体身‬久久的静止,那道雷电光柱竟也同时静止。这奇异的画面,久久的凝固在人们的视线中,所有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晋级了,我晋级了,我也是圣级了,哈哈哈哈。”越靖川那张狂的大笑传遍四野,一股浩然之气铺天盖地,没错,还真是圣者之气。

 诸葛明月嘴角开始搐了,她‮劲使‬的着眼,闭上眼再睁开眼,确定眼前的事,不是幻境,而是‮实真‬的!越靖川这个奇葩,以这种奇葩的方式,晋升为了圣级!

 难道,这只神秘魔宠刚才还真引发了淬体天雷?在诸葛明月几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那魔宠又发招了,又几道雷电光柱从万里苍穹落下,直接朝越靖川劈了过去。

 狂放的呼吼声中,越靖川手舞狂斩刀一阵劈,圣级高手的强横劲气四散飞出,天空中电光四,不要说天雷,就连那只还没来得及看清长相的魔宠,都直接被他一阵刀劈成了碎片,最后的天威之雷还直接被他劈得一丝不剩。

 别说诸葛明月,就连君倾曜眼底都闪过一丝惊讶。

 可怖的危机,就以这样奇葩的方式瓦解了…

 “你…你…”而倒在地上只剩最后的一口气的谢远庭,看见这一幕,指着越靖川又惊又怒又急又恨又不甘又痛苦…(谢远庭:够了,我已经够惨了,作者不要再用这么多形容词来形容我的悲惨了)最后谢远庭直接两腿一蹬回归天神的怀抱,至死,都没能闭上眼睛。

 高空之上,一道虽不高大却异常拔的身影傲然而立,手持狂斩刀,发随风舞,宛如战神降世。

 这就是:东盛,越靖川!

 …

 几天以后,诸葛明月和君倾曜离开沙州城,侵扰沙州城的魔狼虽然已经被神庙的爆裂药剂炸得一干二净。但诸葛明月和君倾曜都很清楚一件事,这些魔狼并非沧澜‮陆大‬本有,而那所谓的巢也并非它们诞生的地方,否则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出现。

 这些魔狼到底从何而来,沙漠中的异象源到底又在哪里?谁也给不出答案。他们还要继续寻找这个答案。

 离开沙洲城,诸葛明月和君倾曜告别越靖川后,往西而行。这一天,他们行到一处,却看到了奇怪的现象。

 远处的如同起伏的沙丘上,数百道身影正跪伏在滚烫的沙面上,脸上是敬畏之,口中喃喃低语。

 “他们在说什么?”诸葛明月好奇的问道。因为那些人用的语言,似乎是沙漠中一种拗口的语言。

 “神船的主人啊,请饶恕我们的无知,我们是远行的旅人,无意冒犯您的威严…”君倾曜低声的说道。

 “神船!”诸葛明月朝远方望去,蒸腾而起的热如同一片虚影,在虚影之中,一个黑点正渐渐的放大,尖头风帆,果真有如在大海中破风前行的大船。不过,这里是沙漠,怎么会出现船?

 在这片被称作死亡之海的无边沙漠中,传着无数神奇诡异的传说,神船便是其中一个,传说中,神船来去无踪,任意航行在无边的沙漠之中,为幸运的旅人带来财富、好运,或者希望。

 换作以前,诸葛明月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些传说的,但是此刻,传说中的神船就出现在眼前,也不了好奇。

 神船顺风而行越驶越近,那‮大巨‬的尖角和桅杆风帆赫然在目,跪伏在地的旅人们纷纷出一脸崇敬之,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久久的跪伏在滚烫的沙地上,口中喃喃低语。

 神船降下风帆,停在身前,只见船身狭长,遍体雕刻着精致美妙的花纹,船身底部的花纹犹如一片惟妙惟肖的翻腾花,仿佛将船身托浮起来一样。而那‮大巨‬的风帆上也绣着一丛淡雅清幽的兰草,也不知道由什么材料织成,经历了沙漠风沙的侵蚀,却依然洁净如新。不看内部,只看看这船的外观,就算是紫镜湖中的王公画舫,看起来也没有这艘船的华丽。

 诸葛明月心中又是惊讶又是好奇,而君倾曜望着风帆上绣的那朵清雅兰草,却悄悄出沉思之

 一架弦梯伸出,一名少女红衣翩翩缓缓从船上走下,那一身火红的长裙随风飘舞,在骄的映照下更显得鲜夺目。少女大约十六七岁,长相并不算十分漂亮,但却充了沙漠女子特有的健康与活泼。

 “‮姐小‬公子,我家主人有请。”少女来到身前,对诸葛明月和君倾曜说道。

 “你家主人是?”诸葛明月好奇的问道。

 “两位上了船自然就知道了,我家主人说,沙漠难行,两位如果不嫌弃的话,愿意带两位一程。”少女甜甜的说道。

 “那就多谢了。”诸葛明月点了点头。反正一路上也没找到什么线索,不如跟着这传说中的神船去看看。君倾曜与诸葛明月并肩而行,并没有阻止。

 那些跪着祈祷的人们看到诸葛明月和君倾曜被进神船,眼里涌起羡慕和崇敬的光芒。

 随着少女朝船上走去,诸葛明月这才发现船的底部并不明普通画舫那样的平整光滑,而是安装着两条宽阔平整的木板,光滑坚韧,就象扩大了的雪橇一样,原来大船就是靠这个滑行在沙漠之中。

 上了船以后,只见船头的甲板上站立站足足几十只身型‮大巨‬的雄鹰,每只体长都在两米左右,几名身形高挑的少女正端着一盆盆新鲜的血给它们喂食。

 等诸葛明月两人上了船,红衣少女快速收起舷梯,另外几人升起风帆调整着方向,大船在风力的带动下开始一边转身一边缓缓的滑行。

 诸葛明月不有些好奇,这船刚才来的时候是顺风而行,现在看样子是要逆风转向,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这时,那名身材高挑的少女已经喂完了食,拿出一个竹哨,吹出尖利而嘹亮的哨声,手指一弹,空中爆出一团气。几十只巨鹰腾空而起,朝着气的方向飞去,它们身上的半透明的细线也被它们带起,绷得直直的。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细线,竟然坚韧异常,非但没有被巨鹰那巨在的力量扯断,反而拖着大船迅速转向,然后迅速的朝前驶去,速度比在大海中航行还要快。

 原来这传说中的神船,是靠着风力和巨鹰的拖动航行的,难怪来去无踪了。

 一袋袋清水、食物、还有闪闪发亮的金钱从船后抛洒出来,落到旅人的面前,旅人们欣喜若狂,激动的用颤抖的声音发出赞美之词。

 神船在平坦的沙地上行驶得异常平稳,感觉不到一丝颠簸,跟着红衣少女走入内舱,一路之上,所见的装饰雕纹更加华丽,感觉就仿佛走进了皇宫中的回廊房间一样。虽然处于炎炎沙漠之,但却隐隐有一股冰凉的微风吹送,神船内部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炎热,浑身清。诸葛明月越来越惊讶,对于这神船的主人也更加的好奇起来。

 “主人,客人到了。”红衣少女在一个门前停下脚步,恭敬的说道。

 “两位,请进吧。”慵懒而磁的声音传出,仿若天籁之音,带着一种勾人心魄的魔力。

 推门而入,这是一间布置得极其奢华而温馨的房间,淡粉的色彩,带着一丝幻,一名女子正斜躺在那铺着厚厚金丝绒的软榻上,朝诸葛明月和君倾曜出一个人的微笑。

 第一眼见到这名女子,诸葛明月的感觉只能用震惊和惊和来容:世间,竟有如此妩媚的女子。

 这名女子看起来大约二十六七岁,五官绝美,那翘的鼻翼,感的嘴,就象是由最优秀的匠师雕刻出来的一般,双眼晶亮,眼角微微上扬,带着勾人心魄的的妩媚之意。肌肤雪一般的洁白,柔光滑散发着晶莹的色彩,有如无瑕的玉石。此时,女子斜躺在软榻上,一身玲珑曲线婀娜有致,充了成人的魅力,而那张精致的脸上却写着几分令人不敢亵渎的圣洁。

 就连身为同的诸葛明月,见到这样的女子,不情不自的暗叹不已,君倾曜却是目不斜视,表情和眼神没有丝毫变化。

 “两位请座吧,不知道两位如何称呼?”女子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说道,一笑一颦之间,都别有一种风韵。

 “我叫诸葛明月。”诸葛明月答道。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女子总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些熟悉,但到底是什么感觉,却又说不上来。

 “君倾曜。”

 “沙漠炎热,尝尝这冰瓜吧,有清凉解暑镇定安神的奇效。”女子温和的对诸葛明月说道,有几分特别的亲切之意,反倒是对一旁的君倾曜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多谢了,还不知道姐姐该怎么称呼?”诸葛明月笑了笑,总觉得她那份亲切中有些令人琢磨不透的东西。

 “不必客气,我叫兰韵儿,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兰姐姐好了,我就叫你明月吧。”女子一边说着,一边亲手递了一块冰瓜给诸葛明月,两手轻轻相触,诸葛明月才知道她的皮肤到底是多么细腻,就连最精细的丝绢,都无法跟她的手相比。

 “明月,你们这是准备去哪里啊?”兰韵儿问道。

 “我这次是跟着师兄一起外出历练,听说沙漠中有异象发生,所以就一起来看看热闹。”诸葛明月看似随意的说道。她知道以两人的打扮和实力,就算想瞒也不可能瞒得过去,于是说了一半真话一半假话。

 “既然这样,不如去我家坐坐吧,我家离这儿不远。”兰韵儿说道。

 “好啊,那就打扰姐姐了。”诸葛明月一脸欢喜的说道。心中隐隐的感觉到,无论是这船,还是兰韵儿本身,都处处透着古怪,尤其是兰韵儿身上似曾相识却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熟悉感觉,更令她心中生起不舒服的感觉,一定要想办法查个明白。

 “旅途寂寞,我也正无聊得很,有妹妹陪着我说说话,不知道多开心呢。”兰韵儿媚眼微扬风情万种。

 这时,先前的红衣少女带着两名婢女奉上点心瓜果,兰韵儿陪着诸葛明月一边品尝美食,一边聊着些沙漠中的奇闻传说,时间过得飞快,透过舷窗向外望去,时至正午,烈之下的沙漠有如一片高温地狱。

 “你们大概也累了,先休息一阵吧,很快就到了。”兰韵儿说道。

 在那名红衣少女的带领下,诸葛明月和君倾曜各自回客房休息。

 “‮姐小‬,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叫我们好了。”红衣少女站在门口,对诸葛明月说道,眨了眨眼睛。

 “好的。”诸葛明月点了点头,突然发现少女的目光似乎有点奇怪,细细看去,她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那是…逃的手势吗?

 诸葛明月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关上房门的一刹那,看到少女眼中一丝遗憾的目光。

 此时的沙漠一片酷热,不过船舱里却是不冷不热清惬意,诸葛明月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一缕金光透窗而入,诸葛明月睁开眼睛,感觉到船行驶的速度似乎慢了下来。目的地到了吗?诸葛明月朝窗外望去,只见夕阳西照,四周依然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黄沙,突然,眼前出现一片清的绿意,竟是阵法,难怪关于神船的传说传多年,却一直没有人知道它‮实真‬的所在,原来竟然有阵法的掩护。

 走出门外,君倾曜已经等在门口,两人一起来到甲板,兰韵儿站在船头,丝绸长裙随风飘逸。下方的草地上,数十名少女正鞠躬行礼,一脸的喜悦和崇敬,在这一刻,兰韵儿那婀娜丰润的身形之外,又多了几分神圣和威严的气息,有如一位统领一方的女王,这些生活于幻境中的少女,都是她的子民。

 诸葛明月仔细看了看,这些少女年龄从八九岁到十五六岁,都生得清秀标志,肤白皙,不过奇怪折是,无论是船上还是绿州,绿洲之上竟连一名男子都没有,看样子兰韵儿似乎对男人有排斥,不知道君倾曜是不是第一个踏足这片绿洲的男人。

 “这些女孩儿都是沙漠中的‮儿孤‬,我收养她们,等到了十六岁再送出去。”似乎看出诸葛明月的疑惑,兰韵儿淡淡的说道。

 跟在兰韵儿的身后的,诸葛明月两人走下舷梯,不过处,一座有如宫殿般的建筑巍然耸立,金色的瓦片发出炫目的金光,宫殿内,一个个泉正出细细的水花,整个宫殿内一片洁净清。诸葛明月不看得呆了,原以为君倾曜的地下宫殿就够神奇了,原来在沙漠深处的阵法绿洲之中,竟然也有着这么一座宫殿。辽阔的沙漠,果然处处充了神奇。

 “我的族人曾经世代生活在这片绿洲,后来大部份族人去了外面,只有我的祖先留了下来,不过到现在,也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兰韵儿幽幽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听着兰韵儿声音里淡淡的哀伤和寂寞,诸葛明月问道。

 “找不到了,不过我想,他们应该还会回来了吧。”兰韵儿淡淡笑道。

 “你们先去洗漱一下吧,一会儿吃了晚饭,我带你们四处走走。”兰韵儿招了招手,两名少女了上来,领着诸葛明月和君倾曜各自去了宫殿后方。

 看了看少女那穿着过份清凉的纱裙,诸葛明月对君倾曜挑了挑眉,一副你有福了的神情,君倾曜没有看那些少女,而是瞪了眼诸葛明月,似是呵斥。诸葛明月捂着嘴嘿嘿笑起来。

 洗过澡出来,宫殿前面的草地上已经摆了水果烤和各式点心,用冰盘盛放的水果正冒着丝丝寒气,只要看上一眼就觉得心底透凉,烤金黄焦酥,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过来吧,来尝尝我们秘制的烤,还有这些酒心果,可是这片绿洲才有的,别的地方见都见不到。”兰韵儿身着一袭浅兰长裙,举手之间摇曳生姿,前大片白的肌肤。

 “天生尤物啊!”诸葛明月心暗赞了一声,悄悄瞪了君倾曜一眼,还好,这家伙目不斜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对眼前的动人风景视若无睹。

 烤,是最好的山羊里脊,也不知道放了什么佐料,只要吃上一口,就觉得食大开,忍不住夹起第二块。酒心果,外面的薄薄的表皮已被冰块冻得香脆可口,中间的果甜美多汁,最里面的果心犹如最香醇的美酒,令人食之如饴。

 兰韵儿说得没错,无论这秘制的烤还是酒心果,的确是罕见的美味,在别的地方绝对吃不到。最重要的是,就算别的地方能吃到这样的美味,也绝对吃不到这样的毒药,无无味,似乎更令这些食物多了几分奇特的异香。

 没错,是毒!只吃了第一口,诸葛明月就察觉出了异样,圣者高手的味觉触觉之灵敏,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而且不要忘了,她可是一名炼金师,对植物矿物的气味质了如指掌,这世上可能还没有多少毒药能瞒得过她的。不过,也正因为无无味,这毒药的药也弱了许多,还不至于对她构成威胁。

 长桌下,君倾曜轻轻的握了握诸葛明月的手,显然也察觉到了异样。两人心有灵犀,都不动声的吃着继续吃着,倒想看看兰韵儿到底想要玩些什么把戏。至于这点毒药,就暂时先当作开胃菜好了。

 “这酒心果,还真的跟酒一样,吃了会醉人呢?”诸葛明朋蒙着眼睛,一脸酒醉的笑容说道。

 “刚才忘了提醒妹妹,这酒心果虽然甜美多汁,其实却比一般烈酒后的后劲还足,可不能多吃。”兰韵儿笑着说道,妩媚的眼角隐隐透出一股寒意。

 “难怪了。”诸葛明月虚眯着眼睛,脸色绯红,又拿起一枚酒心果吃了下去。

 不久,诸葛明月就挂着一脸甜甜的笑意,一下子趴到了桌上,旁边,君倾曜也非常配合的也趴在了桌上。

 见到这一幕,侍立在周围的少女没有一点惊讶之,吃吃的笑出声来,大概没少见到这种被酒心果直接醉倒的人。

 “带他们回去休息。”兰韵儿对一名身穿紫衣面色冷的少女说道。

 “是。”紫衣少女冷漠的对先前那名红衣少女说道,“你也去!”

 这名少女看来在绿洲中地位极高,仅次于兰韵儿,红衣少女见兰韵儿没有反对,也走上前来,两人将诸葛明月和君倾曜扛在肩上,朝宫殿内走去,脚步依然平稳轻盈,显然都实力不弱。

 闭着眼睛,诸葛明月仍然能直觉到光线由明变暗,四周的空气也变得冷了起来,如果感觉没错的话,他们正在着宫殿下方走去。

 ‮体身‬一沉,诸葛明月被那名红衣少女轻轻的放在地上,而旁边的君倾曜就没那么好运气了,直接被重重的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你先出去吧!”那名紫衣少女说道。

 “紫俏姐姐,你不走吗?”红衣少女问道。

 “我还有事要做!”紫衣少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哦,什么事?”红衣少女好奇的问道。

 “不该问的,不要问。”紫俏柳眉微竖,狠狠瞪了红衣少女一眼。

 “不问就不问。”红衣少女嘟了嘟嘴,朝地上宫殿走去,而那名紫衣少女随后的又去了别处,过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听着两人的脚步声先后消失,诸葛明月猛的睁开眼睛。透过昏黄的灯光,见见四周都是糙的石壁,原来身处一座地牢之中。

 “喂,摔死没有,没摔死快点起来了。”诸葛明月低声对君倾曜说道。

 “你就这么希望我摔死?”君倾曜突然睁开眼睛,身形一闪出现在诸葛明月身前,双手环抱着诸葛明月的,轻轻热拂过她的耳垂,金绿异瞳在这昏暗的光线下闪动着明亮的神彩。

 “这个兰韵儿到底是什么人,她想干什么?”诸葛明月感受到那膛上传来的强烈男子气息,脸红了红,推开他问道。

 “传说数千年前,曾经有一支神秘的种族迁徙来了沙漠,他们的文化和技术都比当时的沙漠部落要先进很多,只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在沙漠中建立起一个帝国,不断的蚕食周边部落,隐隐有称霸沙漠的野心,但就在这时,‮夜一‬之间,他们又神秘消失了,就象是从未出现过一样,连他们曾经生活的绿洲、建立的宫殿都跟着消失不见。”君倾曜正说道。

 “兰韵儿就是这支神秘种族的后裔!”不用君倾曜多说,诸葛明月也猜到了这一点,却想不明白她把自己两人囚在这里有什么目的。

 “走吧,四处看看再说。”君倾曜说着往外走去。看样子兰韵儿对自己的毒药信心十足,或者太小看了诸葛明月两人的实力,牢室连门都没有。

 通道曲折蜿蜒,看那样子,这地牢的面积比地上宫殿的面积还要大出不少,走出不远,耳中就听到极为微弱的呼吸声,两人飞快赶去。

 转过拐角,一间打理得极为干净的石牢中,一名十五六岁少女正躺在一架石上,面色惨白气若游丝,一连接着细细长管的透明尖锥正在少女的身上,鲜血正顺着那细细的长管出体外,入目一片刺目的红。她的身上,穿着和刚才草地上那些少女相同的服饰,显然就在不久之前还是她们中间的一员。

 这名少女的‮体身‬已经象花朵一样枯萎下去,脸上看不到一丝生机,随着体内血渐渐干涸,生命也走向尽头。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和愤怒。

 诸葛明月轻声叹了口气,她知道就算神仙也救不了这名少女了,这样的活着,对她来说只是一种痛苦罢了,于是缓缓的伸出手去。

 “我来吧。”君倾曜目光依然沉静,声音冷漠,修长的手指印上少女的额头,少女的脸上似乎出淡淡的微笑,而后的停止了呼吸。

 一声低低的兽吼突然在身后响起,回过头去,只见一只身披厚甲面相狰狞的古怪魔兽出现在身后的,歪斜的嘴角口水长,眼睛里出残暴嗜血的红光,和先此前在沙漠中见到的奇形魔兽有八分相似。难道,那些神秘出现肆沙漠的古怪魔兽也跟这绿洲有关?

 正在惊讶的时候,古怪的魔兽已经朝他们扑了过来,金光一闪,君倾曜的长剑已经穿了魔兽的脑袋,一剑毙命。那对普通人来说坚不可摧的防御和顽强的生命魔兽,在君倾曜的剑下就跟纸糊的一灯笼一样脆弱。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顺着那透明长管向外找去,就在这间石室的后方,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四周墙壁上刻了奇异的花纹,透明长管通向正中间一个直接径三米的圆池里,圆池中已经注入了鲜血,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凝固,呈现出如泉水般的清亮。

 而在血池的正顶上,还有一个‮大巨‬繁复的阵法,看样子还没有完成,从痕迹来看,已经有千百年没有动过。被干血的少女,血池,古怪的魔兽,没有完成的阵法,这一切,都象是一个恶的仪式。诸葛明月骨悚然,胃里一阵难受,连君倾曜的目光中,都有一丝惊讶和厌恶。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诸葛明月和君倾曜忙回到刚才的牢室,装出昏不醒的样子。

 轻柔的脚步声响起,只听那声音,也能想象出兰韵儿摇曳生姿风情万种的模样,来到诸葛明月两人的身前,兰韵儿久久注视着两人,那目光就象是爱花之人痴的注视着自己精心培育的兰草。

 “看管好他们,定时给他们服下酒心果。”兰韵儿淡漠的说道。

 “是主人,这个男的,不要杀了他吗?”说话的是刚才那名叫紫俏的女孩。

 “这么漂亮、比女孩还要漂亮千倍的男子,世间少有,而且看来还是‮男处‬之身,先别杀他,留着也许能用。”兰韵儿说道。

 “是,主人。”

 两人起身离去,谁也没有注意到,君倾曜的耳尖有些微红。

 等兰韵儿和紫俏都走得远了,诸葛明月睁开眼睛,嘿嘿低笑着看着君倾曜。

 “看什么?”君倾曜的耳朵越发烫起来,瞪了眼诸葛明月。

 “看‮男处‬。”诸葛明月抖着眉毛,戏谑的说道。

 “你想不想立刻改变这个事实?”君倾曜一笑,凑近诸葛明月的耳边,吐着热气。

 “死开,我们快跟上去。”这回轮到诸葛明月的脸发烫了。她用力推开君倾曜,悄然跟了上去。君倾曜在后面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两人隐藏着气息,小心翼翼的跟在兰韵儿后面。

 很快,两人就找到了对方的踪影,只是,望着眼前的景象,却有如雷击,怔怔的,脸上出惊骇莫名的神情。

 站在血池边上,兰韵儿缓缓去长裙,那丰腴人的‮体身‬,如丝般细滑的洁白肌肤,完全暴在空气当中,如同一朵盛开折百合。这是诸葛明月所见过的最完美的‮体身‬,但此时,却带不给她任何美的享受。

 兰韵儿欣赏着清澈如泉的血池倒影,赤着双脚,一步步走下,将整个‮体身‬浸泡在血水之中,发出一道陶醉般的呓语之声。身上的肌肤似乎正在褪下一层薄薄的角质,血波漾之中,散发出一种人的光泽。

 “一会儿你也来泡泡吧。”兰韵儿‮摸抚‬着自己的肩膀,对紫俏说道。

 “是!是!谢谢主人恩赐!”紫俏欣喜若狂的回道。

 看着眼前的景象,诸葛明月几乎当场吐出来,原来兰韵儿的美,竟是用少女的鲜血浸泡出来的。外面绿洲中那些所谓被收养的女孩,说到了十六岁就送出去,全是谎言,她们全被活生生的干了血,变成兰韵儿绝世红颜下的一堆枯骨。

 诸葛明月紧握着匕首的手,因为愤怒而发抖。 M.gUWeNxS.Com
上章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