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路钱程 下章
第二十五章 定海珠和赵公明
 第二十五章

 老君到底是老君。也有道术,也有法力,更有在人间数百年传道所积累下的经验。他这一走,平衡顿时打破,金一和燃灯之间没有任何可转圜的余地,当即面对面地锋。

 而燃灯古佛,也‮道知不‬是出于他佛门三佛之一的天眼,看出了金一的所长就是搏杀和特异的法力,还是从观世音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金一的事,他一上来,没有半点犹豫,也不给金一什么机会,便丢出了他的法宝。

 大多数佛门的法宝,都不是什么特异的东西,只是这使用者在修行佛法的过程中,法力运转的产物,说是法宝,还不如说是现成的咒语而已。但这燃灯古佛的法宝丢出来,金一便知道这东西绝非等闲。

 这二十四颗佛珠,给金一的感觉竟和金箍有几分相似!那种无边的威压,虽然和宇文邕的权威有所不同。却都是蕴含着无穷的神力,只这么远远望去,就好像看着一片深沉广阔的大海一样。倘若当真身陷其中,还能逃脱吗?

 他不逃!面对这样的敌人,逃到天涯海角都是白搭,哪里是他们不能去到的地方?就算明知老君离去,让自己单独面对燃灯古佛是不安好心,想要让自己和对手拼个两败俱伤,金一也没有丝毫迟疑,如果在这样的对手面前都不能身一战,那么干脆就和老孙一样,戴上金箍儿去做那永生永世的囚徒!

 如意金箍应念而出,端直挑那一串佛珠,其间竟没有任何花巧和变化,就是这么简简单单地一捣过去。而燃灯古佛,似乎也没有任何灵动变化之意,就这么任凭佛珠被金箍挑中。这两件绝世法宝相撞的结果,很有些让人失望,甚至连毫光都没放出一道来,就是那么老老实实地,佛珠套在了金箍端上。

 只有金一才明白,金箍已经被这佛珠给困住了!如意金箍,大小长短形状乃至出没都任由心意,金一本想在那佛珠变化之时,便操纵金箍随之而变,总之是要一打在佛珠上,试试这法宝的威能如何。这珠玉之器纵然宝贵,能战耐打总比不上自己的神铁?孰料这如意算盘实现起来却一点都不如意,这串佛珠就好似天生应该套住金箍一样,不管抛出来是什么尺寸,也不管金一的金箍如何变化,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亦步亦趋无分先后,直到将金一的金箍套住。这定海神针铁,就像是在大海之中一样,动也动不得!

 到了这时,燃灯才笑‮来起了‬:“金钱神,观世音菩萨早就告诉我,你的家数和齐天大圣一般,也是搏杀横勇无匹,我只当你是齐天大圣一般对敌,故此才用这件法宝来对付你。你手中那神兵,便是定海神针铁?你可知道,我这件法宝叫做什么?”

 ‮是概大‬料定金一回答不上来,燃灯也觉得自己法宝一出,已然胜券在握,从容微笑道:“这法宝。乃是我前次封神之时所得,以之演化二十四天,自有无穷妙用,名字就叫做定海珠。以定海珠对定海神针,岂非是天作之合?”

 定海珠?!金一当然‮道知不‬,这法宝在上古封神之役时曾经闯下多大的威名,一度曾经将大局都险些扭转过来。他只知道,这定海珠恐怕还真的和自己的定海神针有些关联,金箍上的神力开天辟地都不是奢望,却被这定海珠克制地死死的,一点都翻不过身来,能够随心变化的法宝,此时竟成了一件死物,不要说变化,就连收都收不回来。

 瞬息之间,已经是心念百转,可是传到这金箍中,却没有任何反应,所谓泥牛入海,当真是这般,他的金箍就好似真的是陷入了一片**之中,对他的心意没有任何回应。

 他这百般变化,操纵着定海珠的燃灯自然是若观火,油然笑道:“金钱神,何必一味抗拒?你本就是佛祖手中所生的生灵,你师父齐天大圣如今也已经皈依我佛,封为斗战胜佛,你何不安心随我去五指山见了佛祖,自有你的受用处。”

 他自然是淡定。这定海珠的妙用,当真是难以尽说,而用来对付定海神针,更是得心应手,物尽其用擒拿金钱神这任务,简直就像是为他度身订做的一样!“观世音菩萨果然是算无遗策,请动我来捉拿这小子,将这钱神掌握在手中,何愁二次封神时我佛门不能入主中原?”

 燃灯一面想着,笑得越从容,见金一不再企图变化挣脱自己的法宝,只道他已经放弃了抵抗,正要上前拿人,陡然见金一抬起头来,眼中所闪现的光芒,看上去无比的陌生,却又有几分熟悉。

 “燃灯,你还真的以为,我就被你这定海珠克制得死死了?”金一也笑‮来起了‬,因为他觉,当自己无意中将钱力直接放到金箍上,而不是通过七十二变时。那定海珠的力量骤然从深广无边一变而为触手可及!

 那金箍,就在金一的手中变短,变,从一定海神针,变成了一枚径尺大的金钱,而那原本是紧紧套在金箍上的定海珠一串,却乖乖地落在了钱眼之中,没有半点神通闪现。

 而燃灯此时,早已是目瞪口呆,全然没有了古佛的风范,适才那从容大度的姿态抛到了九霄云外。封神时得到这串定海珠时的记忆掠过心头。历历在目仿佛就在前一刻生,这位释迦佛陀的老师失声叫了出来:“落宝金钱!这,这怎么可能!”

 落宝金钱?什么玩意?金一并‮道知不‬,当这定海珠会落到燃灯的手中,正是在封神之役中被人用法宝克制住了,而当那克制住了定海珠的法宝,便是一枚金钱,唤作落宝金钱!此时燃灯几番变化佛咒,可那早已祭炼由心,能随心演化二十四天的定海珠法宝,却变成了海底珠,捞也捞不到,和他完全断绝了联系!当赵公明失去这定海珠时的神情,也一模一样地出现在了燃灯的脸上,惊骇,不信,惶恐,愤怒,点滴变化,丝毫不落,敢情一位古佛的道行也不过如此啊!

 冥冥之中,似乎传来了赵公明的嗤笑,将那沉郁了两千年的闷气一扫而空!燃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赵公明已经是护法元帅,身在天际掌握神力,这凡间的人和事,和他已经没有了半点关系,没有人去祈请,他连神力都不会降下,又哪里还会保留原本的怨气?可诡异的是,他就是觉得,此时在天上,有一位神明在笑,大笑!

 …确实有,而且正是赵公明!只不过,若没有老君飞符传召,已经封神的赵公明。那一点英灵早已不知在哪个时空遨游了。此刻在云端,借着老君所化出的灵符,看到燃灯的法宝定海珠再次被一枚金钱给落了,赵公元帅笑得是无比开怀。

 “道祖,这娃娃是何人?”身为财神,赵公明的神职和金一似有相通,但其实相去甚远,他是半点都不管钱物的,只管买卖公平和顺利而已,因此也完全‮道知不‬金一是何许人也。

 当得知这小子居然是钱神时,连赵公明也大为吃惊,经历过上次的封神之役,还在其中扮演过重要的角色,赵公明当然知道,一个崭新的神明的出现,究竟意味着什么!默然片晌,他转过身来,抱着手中的宝剑,在黑虎坐骑上向老君一礼:“道祖,你飞符招我前来,莫非是要降服这钱神么?”

 老君‮头摇‬:“赵元帅,若要用你的神力,画符作法便可,何须要你亲身前来?何况你见他败了燃灯,收回了定海珠,心里感激还来不及,只怕要手下留情放纵他走了,用你也是无用。贫道请你来,是要你这钱神的法力,毕竟是如何,贫道虽然能知其中大略,却终究无法探究其详。众神之中,以你财神的神职和钱神最为接近。”

 原来,是要借我这双眼睛钱神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样的啊…赵公明转过头,透过灵符的光芒,看着下面的战斗。身为释迦佛陀的老师,燃灯古佛虽然法力未见得如何强大,但眼光见识却是不愧这个佛字,一见定海珠被落了,更不敢恋战,心里已经打定了脚底抹油的主意,此时已经不是他捉不捉金一,而是金一放不放他走的问题,不要说定海珠,就是定海神针,赤手空拳如何抵挡?而法力到了这样的境界,空间几乎已经不成为障碍,想逃‮是不也‬转身就能逃的。何况他又怎么舍得那二十四颗定海珠?

 “金钱神,果然好法力!”燃灯这气度还真不愧是佛,当此境地居然笑得出来:“怪道身系二次封神的大计。贫僧今这件法宝…”

 “你这法宝,我留着玩几天。”根本没容他再下说辞,金一知道自己的见识和阅历,和这些寿数动辄以劫数来计算的老家伙没法比,多说多错,何况那老君多半还在暗中窥伺着?

 燃灯见他放人,万般无奈地看了定海珠一眼,才将莲花座一催,带着那几个罗汉菩萨向西方去了。金一还真就任凭他去了,只将落在钱眼中的定海珠仔细观看,还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手上,正动着灿烂的金色钱力。就在金一的手碰到定海珠的那一刻,赵公明的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明悟:钱力,原来是这么回事!第二十五章完(!)
上章 仙路钱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