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路钱程 下章
第七卷 第五十五章 我道不孤
 第五十五章

 这或许是中土千年以来最为诡异的几场斗法之一,对垒双方都是道门的顶尖人物,斗法的焦点是在于道门修行中的一大要点——人身三尸之中,而这三尸的寄主宇文邕,则是处于昏不醒,元神不守的状态之中,过往守庚申斩三尸的道术一点都不适用。

 下尸耗去,许旌仍旧是一脸肃穆,不敢丝毫大意,寇谦之却已经有几分意外了。在他想来,紫微帝星的法力笼罩之下,宇文邕几乎是油盐不进,外力根本无法侵入,他只是凭着钉头七箭书的纸人偶与原主宇文邕之间的感应,才能将星力传递到三尸之上,以此来戕害宇文邕的性命。可对手居然能这么快就斩去了下尸血姑,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

 相隔数十里,寇谦之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料到有天魔妙舞这样的异数出现,但下尸与人身情相连,易为外物所感,许旌乃是道门天师,若针对这一点下手的话,能化解下尸之害也不算什么意外,寇谦之所惊讶的只是他们的度而已。

 “哼,三尸之中,下尸最为下等,法力亦最为低微,纵然能化解此厄,也不要得意…”寇谦之冷然将法牌一举,向七星剑上一指:“巨门禄存,应我法令,感应中尸,穿敌脏腑!”七星剑上又是两点星光绽放,纸人上刺在前胁下的两铁针也随之出光明。

 这中尸名为白姑,在人腹中,主伐人五脏六腑,使人少气多忘,好做恶事,或作梦寐倒。人身脏腑比之下九重楼又重要许多,五脏各应五行,中台紫府也在此中,内外感之本,是以寇谦之施法之时,这中尸比下尸更快应到外界力,几乎是这边刚一起法,宇文邕的寝帐中已经传出一声怒吼,其中似乎蕴含着无限的苦闷和懊恼,暴戾恣睢之意显无遗。

 “中尸来了!”许旌一口。气,右手法剑不动,左手剑指向前一伸,又是一道剑气冲出,两剑叉成一个十字,就从那寝帐顶端直了下去,得传国玉玺又是一阵颤动,紫微帝星的灿烂星光之中,却忽然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形来。

 这人形与宇文邕竟有几分相似。只是俯仰之间显得跋扈高傲之极,其轮廓之中紫气隐现,黑光重重,对于将他出来的许旌的剑气,更是显得极为恼怒,不停地伸手戟指,好似要将这剑气推开一般。

 待看清楚这中尸的形容之后。许旌脸色微变,凝重无比:“不好,这中尸不知如何,竟感应到了大家所用的黑光权威法力!中尸白姑原本就主人倒行恶,伐人五脏,伤的乃是人身之气,如今若是被他牵引动了大家身上的大权之力,肆意妄为,其法力只怕要比寻常的中尸高强不知多少倍!”

 同样的话语,也正在寇谦之的口中转:“手握大权。之人,平素无人能制,行事最易肆无忌惮,这宇文邕能够驾驭得了重宝大权,恐怕是有什么外力相助?不过,如今在这紫微帝星法力笼罩之下,外力再难以对他起到牵制作用,其潜藏的跋扈本翻将出来,更是变本加厉,万一…”

 若有感应,许旌和寇谦之竟然说到了同样的可。能:“万一,这中尸作动之际,竟然能得到紫微帝星法力的认同,那可就‮道知不‬会作成多大的危害了!真到了那地步,只怕不仅是大家性命难保,这世间还会多一个大魔鬼!”

 “那么,要斩去这中尸,便须得先钳制其力与大。权之间的相互感应了?这事我倒拿手的…”金一心说这是我老本行了,单单是宇文邕的大权法力失控反噬自身,他就出手了三次。正要起身上前,李大白却抢先跳‮来起了‬:“阿一,适才斩去下尸,是你的罗刹法相立下劳,这一遭你且休息,让我来试一试。”

 金一一想倒也。不错,那大权之上现在有八个小字,便是李大白写上去,用以控扼大权的法力无限膨的,那是来自先秦儒家的理想,要致君尧舜,用意便是用大道和至理来导正君王,使其权力的行使不能从心所。哪八道?是为“忠信孝悌礼义廉”!

 取代金一站在中尸面前,李大白白衣飘飘,不卑不亢,倘若他面前当真是一朝天子,权势熏天,这位白衣书生多半还是一样的潇洒自如。这才是儒家真正的理想,一身不拘于名利,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天子又算得上什么?

 中尸血姑,原本就是跋扈飞扬,浑身都好像有一阵阵的黑色波涛涌动出来一样,口中出‮音声的‬竟然和宇文邕有几分相似,叫人不由得猜想,倘若有一天,宇文邕当真失去了对于大权的控制,自己都被大权的力量掌控了‮候时的‬,是否也会变成这副模样?

 见到李大白这般站在他的面前,中尸白姑好似见到了他最不能容忍的人,大声地咆哮起来,虽然完全说不出任何词句,但那吼声已经足以说明,李大白简直就像是他眼中的一钉子一样,教他看看都觉得难受。

 李大白不慌不忙,一手拿着黄纸,一手拿着笔管,在纸上写了一个空心的忠字,而后将这张纸顶在头上,冲着那中尸白姑深深一躬。牛琪琪看得莫名其妙,悄悄问金一:“主人,他怎么向那尸虫参拜?”

 “看李先生所写的字,应当是先用忠字的法力,大家身边的重宝大权之中,原有他所写的八个字在其上,他如今使用空心的文字体,便是要大权上的字法。至于这参拜中尸…”金一沉片晌,方道:“想必是遵循忠道事君之故?”

 具体涉及到儒家的理念,金一也不大了解,但他这猜测却是庶几近矣,儒家要匡正君王的所为,却不是要凌驾于君王之上,因此事君以忠,乃是置于儒家八道要之举。李大白这一拜,顿时生出一种异象,那寝帐之中,碧绿的光芒直透出来,正映在他手中的纸上,一个斗大的忠字陡然跃出纸面上,悬在李大白的头顶,绿光掩映之中,李大白又向着那中尸白姑深深一拜,这一次完全是执臣子之礼。

 那中尸白姑本自跋扈,骤见李大白用出这样的礼数来,好似颇为满意,竟尔仰天大笑起来,他身上的黑光紫气也随之收敛了几分。正所谓将取之,必先予之,李大白这一手先抑后扬,忠字当头之后,随即便是笔走龙蛇,七个大字一口气丢将出来,那八道的其余七道一起浮现,七道光芒和原先的忠字汇聚一处,形成一道完整的光环,将中尸白姑刚刚好圈在当中。

 只是一时的得志,中尸白姑不提防之下,已经落在了李大白的法术之中,那忠字一道,如今也其余七道相互应合,令白姑尽管不断咆哮跳动,意挣脱,却找不到任何可以利用的空子。

 李大白直起身来,冲着中尸白姑拱了拱手,笑道:“臣以忠道事君,君也须以敬道待臣,这忠字一道,原本就不只是针对臣下,也是对于君王的一重约束。你这跋扈君王,还以为忠臣就会任你鱼么?那叫做愚忠罢了!真正忠臣,须是如伊尹霍光一般,忠于社稷,因大忠而至于废立君王,那才叫做真正的忠!”

 果如其言,随着中尸的奋力挣扎大声咆哮,其身上的黑光法力一波*地冲着身边束缚着他的绿色光环,那碧绿的光环也相应地光芒越来越盛,八个大字相继又从光环中跃出来,在空中上下飞舞,克制着中尸的蠢动。而在这八个字之中,光芒最盛的正是先向中尸表示臣服的那个忠字!

 杨剑手持三尖两刃刀,傲立在金一的身边,望着眼前的奇景,也不点头赞道:“什么儒家八道,我是一概不懂的了,只是李书生这般施法,正合虚则实之的兵法要旨,看这中尸在八道环绕之中仍旧是生龙活虎的奔突咆哮,若非他先以忠道当头,使中尸不加提防,更接纳了这忠道为自己的臣子,只怕现在已经被中尸挣脱了八道的束缚了!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中尸白姑接纳了忠道,等于是自己给自己先套上了一重枷锁,自那一刻起,此战胜负便已经没有悬念了。”

 看上去是俯称臣的举动,却成为了制服敌人的关键?金一看着一身白衣,站立在中尸白姑的面前的李大白,忽然觉得有一种很放心的感觉。这些日子以来,他得到卢真人的多方提点,对于宇文邕颇有些小心提防,虽然并无大错,但是一想到有一天,宇文邕或许会成为自己最大的敌人,金一便不由得有些心寒。适才那中尸现身,一派跋扈飞扬的情状,简直就令他联想到,将来的宇文邕会不会就是这个样子?

 但现在,看着李大白的背影,金一才终于安心了许多:“纵使到了那一天,除了我的钱力之外,这世上终究还有人能制约大权…和大家?我,将不会独行!”第五十五章完
上章 仙路钱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