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路钱程 下章
第七卷 第四十四章 三战寇谦之
 第四十四章

 七十二变化,依循的是地煞之数,而一直以来,金一在施展那天罡地煞金钱阵,来演化自己的七十二变时,也都是只能动用地煞七十二星,那天罡三十六星,从没加入到他的变化之中。也只有在依照着卢真人的指点,演化周天星斗变化时,金一才能用到那一百零八星的全体,但那时候,却又不能用出自己的七十二般变化了。

 这两者之间,究竟是不是泾渭分明,毫无相通之处?金一‮是不也‬没有想过这问题,但是却没有任何头绪。直到这一刻,当周天星斗的光芒映在道士们的身上,形成一个全新而彼此又息息相通的阵法时,金一才忽然想到了这种可能:天罡星和地煞星之间,是否也有这样一种关联?

 不过一想,他就觉了这其中有一个不可解的难题,天罡三十六星,地煞七十二星,光是数目上就相差了一倍,要如何相互呼应呢?莫非这地煞星之中,还不是所有的都能上感天星?

 思维撞上了这一道墙,便难以为继,而现在‮是不也‬他可以从容探究道法‮候时的‬,金一惟有将这念头权且按下,继续加强这两个阵法间的联系。古人形容钱币,常用泉货一词,说得是钱如水,周转无穷,将一个个孤立的人群联系在一起,如今在钱神金一的手中,这钱力也当真如同长江大河一般,转不息,把两个阵法各星位之间的联系不断增强,直到轰然一声,那楼观中的周天星斗阵势,也开始自动运转起来,一个个铜钱上出的光芒,当真好似那天星斗一样相辉映。

 “成了!”金一收起法术,才现自己的钱力这一下又消耗了许多,差不多少了三成,但他却一点也不着急,按照卢真人的说法,这周天星斗阵势一旦布下了,便能自动运转,其间转无穷,不需要他再去花大精神维持,这已经是一桩大好处;而这阵法当真到了高深处,其间甚至有生灵生,使得这阵法中的灵气星光自地增强。也就是说,当真到了那个地步,金一甚至有可能从这阵法中获得自己所需要的力量补益哩!

 “…不过,这只是故老相传,说这。阵法有如此神通而已,当始皇倾全国之力,又调动了三十二位大术士,在陵寝中布下了周天星斗山河大阵,其雄心,绝不是仅仅要用这阵法来为自己守灵而已,他是想要让这阵法当真化为一个好似中土神州一般的花花世界,自己便可在其中永为帝王,成就他长生不老的心愿!”卢真人说话时,显得有些怅惘,也有些尴尬:

 “那结果呢,你也看到了,阵法之神。妙,确是夺天地之造化,可是说到生生不息,那就比你这阵法还有所不及了,就连保住阿房宫的宫室不朽不坏,也是力有未逮。”

 “也就是说,要让这阵法能给我。补益力量,还不知能不能成,是?”金一一笑而罢,向着许旌拱手道:“阵已布下,这便请天师移动大家‮体身‬,到楼观之中。”

 许旌点头微笑,正要作法时,忽然间一阵杀声从。远处传来。这一声不要紧,四面八方忽然一起传出喊杀之声,正不知有多少敌兵杀来。

 “北齐军选在这个时候动进攻了?”金一眉头一皱。杨剑却在他肩上拍了拍,冷笑道:“莫慌,纵使寇谦之亲来,我又何惧?你在这里安心作法,我出去瞧瞧,请牛姑娘在周遭掠阵护法便了。”说罢,将‮子身‬一晃,五神光从原地闪过,已经不见了踪影。

 牛琪琪也道了声是,将一双短剑取出,‮子身‬隐入。了周围的山石树木之间,不晓得用什么法门,将身形也隐去了,这一来化明为暗,若有敌人想要声东击西悄然近,须瞒不过她的知觉。

 有这俩人护持。金一也觉得放心,便仍旧专心在这周天星斗的阵法之上。许旌也按照他所站的方位,走到楼观中的星斗大阵当中,手持松文古剑,沉下心来体会这周天星斗的变化,忽地将手在阵中主位上一掀,喝道:“起!”

 却见那宇文邕的寝帐四周,方圆五丈的范围内,好似被一只大手从地上捞起来一样,整个地面连同寝帐,还有那上方的传国玉玺,全都被这一下给捞‮来起了‬,在周天星斗的光芒辉映之下,轻飘飘地拔地而起。

 这一下,足见许旌的天师力,他本来并不懂得周天星斗阵法的运转,只是这么看了一回,站在阵中便能运使其法力,这份道行和悟性当真非等闲人能及,‮道知不‬的还以为他真的在这阵法上浸yin了一生时光哩。便是卢真人,素来嘴上不服人的,这时候也不由得口叫了一声好!

 然而下一刻,他却大叫起不好来,只因那寝帐飞到半路上,将将卡在楼观的大门入口处,却不再前行了!而此时许旌脸上亦是惊愕莫名,显然这并不是他有意所为,而是出了什么子。

 “是北极帝星!”李长庚又跳了出来,指着天上那光天化之下也熠熠放光的北极帝星,向金一和许旌大声叫道:“你们既然引动北极帝星之力,来护持大家,现今又要将他移动到玉楼观之中,可得先送走这帝星神力,否则的话,勾陈大帝怎能容许自己看顾之人离开他的视线?”

 金一大悟,原来这玉楼观上古奇宝,连上界的神识都难以透入,北极帝星的神力也不例外,于是宇文邕的寝帐这一飞起,一旦进入到楼观之中,便会离了北极帝星神力的护持范围。这神力并无灵智,自然不晓得此举乃是为了救护宇文邕,只当作是对于宇文邕的一种侵犯行为,自然要奋起反抗。

 只见宇文邕的寝帐,一半已经进入了楼观大门之中,还有一半尚悬在外面,被天星光包围着,虽然是一间简简单单的皮帐,看上去却有种玉宇金阙般的奢华耀眼。就在这寝帐的顶端,那小小的传国玉玺,却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天上那闪闪光的北极帝星神力,跨过遥远的时空,倾泻而下,将它数百年来从未展现在凡人面前、只属于真命天子才能拥有的神通法力,尽数显出来。

 传国玉玺,在这神力注入之后,散出来的威势简直是令人不敢正视,就连想要抬起头来看上一眼,这念头都会叫人心中生出莫名的压力来。宇文邕运使权威,令诸将宾服时的场面,和现在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只听“扑通”一声,场边已经跪下了一片人来,当先的正是齐王宇文宪。金一身为钱神,权钱之力纠葛如此之深,从来也不受权力的威慑,故而并无异状,见宇文宪趴在地上不起,连忙过去扶起。

 宇文宪见是他,脸上才稍稍平缓了些,指着那放出万丈金光的玉玺道:“这宝贝是怎么了?为何这威势竟然比大家更盛许多?”

 “那是勾陈上宫北极大帝的神力作怪,我们正在设法将大家移到楼观之中。”金一匆匆解释了一句,又问道:“齐王,这一片杀声,是怎么回事?”

 宇文宪挣扎着,又望了玉玺一眼,好似连眼睛都被那光芒灼伤了一样,低下头来不敢再看,应道:“是北齐军杀出城来了,这一次是全力进攻,已经有人见到了高长恭和斛律明月二人的旗号,这两人都已经亲临前敌了。不过,就凭咱们布下的这个阵势,他们无论死多少人也休想冲破,不过我看其目的,乃是在于牵制我军,关键还是在你们这里…”

 他话还没说完,半空中忽然有人大笑道:“大周能如此崛起,果然并非幸致,天王宇文邕之下,宗室中尚有齐王这等名将哩!”

 金一陡然抬头,牙关中迸出三个字来:“寇~谦~之~!”这声音,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也没有,不是刚刚从关中逃脱的寇谦之还有谁?他抬起头来,只见空中一圈光影,高高低低站着十几个人,寇谦之手持七星剑,上系着一银色的丝绦,正向这边急降下来。

 金一向四外一望,只见牛琪琪的身形在山间倏隐倏现,向他打了一个手势,随即又隐去了,便晓得她是打定了主意,要在暗中伺机出击,当时心下稍安,却‮道知不‬杨剑现在在做什么?他捉着宇文宪的肩膀,沉声道:“齐王,请你调我神兵来此,大局便仰仗你与韦柱国掌控,只须你们阵脚不,大家这里我一肩承担!”

 宇文宪匆匆赶来,要的就是他这句说话,男儿在阵本不须多所礼数,他只是反手握住金一的手腕,重重一握,也似将这千斤重担放在他的手中一样,又勉力抬起头来,望了一眼自己兄长的寝帐,方转头去了。

 金一和许旌换了一个眼色,又看看李大白,见他眼中的双瞳已然消失,自己所认识的书生李大白又回来了,彼此眼神中,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方转身,横着手中的金箍,冉冉升起,沐浴在周天星斗的光芒之中,一直升到了和寇谦之平齐的高度:

 “寇师君,手下败将,让你苟活性命已经是天幸了,还敢来送死么?”第四十四章完
上章 仙路钱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