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路钱程 下章
第七卷 第四十一章 帝星光动
 辞旧新之际,斩空向大家道一声:虎年大吉,虎虎声威!

 第四十一章

 在陈庆之的兵家至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之下,金一与宇文邕被迫合力,令钱权两种力量水**融不分彼此,这才帮助宇文邕将权力提升到了第三重境界,先秦时韩非子所言的“术、法、势”三者之中,最高的“权势”的境界。也正是这样的权力境界,召唤出了飞到邙山山麓之后一直杳无踪迹的传国玉玺。

 从陈庆之的棋盘中身之后,宇文邕虽然持有了玉玺,但是和金一一样,他也无法再度重回到权势的境界之中。但他也不着急,这原本就是修炼道途中常有的事,偶一为之是有可能顿悟,可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提升到全新的境界之中,相反若是失去了平常心态,还可能从此再也无法向前更进一步。道术的修行,就是这么的奇妙,勇猛进与走火入魔之间,本就只有一线之隔,古人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确实是至理名言。

 因此宇文邕也不忙着配合这件人间至宝来修炼,只是将它带在身上而已。却不料,在他中了钉头七箭书的暗算,人事不省的当口,传国玉玺却自动动了威能,悬在寝帐顶端时所散出的威压,竟似比对抗陈庆之那兵家大势时还要强盛了几分。

 金一乍惊乍喜,惊者这传国玉玺所散出的力量,令他有种无法抵御的错觉;喜的是,传国玉玺上的权力,竟然与他注入紫微星位上的钱力相互呼应起来,原先隐隐不敌巨门星力的紫微帝星,随这传国玉玺的升起,光芒大盛,星位上甚至出了不同于钱力的明黄光彩,且隐然有芒角溢出,赫然光照周天星斗,名副其实地成为了至高无上的一颗帝星!

 不需要金一的推动,那周天。星斗自地运转起来,围绕着北极帝星,就好似是臣民在向着帝王朝拜一般。随着阵势的运转,各星位上的力量丝丝缕缕,也都向着北极星周围涌了过来,隐隐然对于北斗七星形成了之势。巨门星顿时变得黯淡无光,大有反过来被北极帝星镇服的迹象。

 河桥南城之中,寇谦之亦是大出。意料之外。当传国玉玺在邺城出世,历经一场大战之后飞到邙山山麓,这整个过程中间他都是被关在许旌的炼丹炉之中,根本不知炉外生了什么事,更无从知悉此宝已经出世。现在他只知道,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宇文邕的护身力量陡然暴涨,无论他如何催动七星剑的法力,调运巨门星力来加以攻击,不但丝毫伤不得宇文邕,甚至连想要靠近他的灵识都变得极为困难。

 “想不到,竟有这样的神通…用阵。法演化周天之星力,遥遥呼应北极帝星,这一招我也曾想到过,只是有了七星剑指挥,北斗七星神力无边,自可应付得来。但这一股突如其来的护身力量,绝不类诸星法力,到底是从何而来?”

 眼见得一击无,寇谦之也不着急,这钉头七箭书。的法术一旦作,只要箭书不毁,宇文邕便逃不开自己的锁定,北斗七星的力量会不断地向他进攻。“且容你稍缓一刻,待到庚申三尸作动,再来伤损你的一魂一魄!”

 寇谦之冷笑着,收起了法术,将钉头七箭书仍旧供。奉在香案上,又用七星剑镇着,才起身走下了法坛。面是高长恭和祖珽二人,正等候着他的消息,寇谦之微微点头,道:“此法已然奏效,宇文邕必已昏不醒,只是他身边不知有什么宝物护身,好似能沟通北极帝星之神力,令我一击未能,待到庚申三尸作动,再来作法。”

 高长恭吁了口气,忙吩咐人去刺探大周军营,宇文邕究竟如何了。祖珽却忽地冒出一句话来:“是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寇谦。之一个灵,顿时恍然大悟,能够沟通北极紫微帝星之力,又能护持宇文邕的元神,除了传国玉玺之外,还能有什么解释?当年以秦始皇权倾天下之能,在云梦泽遇险时也要舍弃此宝来换取己身周全,可知这宝物定然是可以护住大权之主。玉者君子之器,原有辟护主之,况乎这样的绝世奇珍?

 可问题在于,这件宝物在西晋时落到了石勒手中,后来冉闵杀胡令下,羯人一族几乎被杀尽,但冉闵面临着其余诸胡的**,不得不向南朝求援,这宝物便成为他求援的信物,被送到了南朝,从此历经东晋、宋、齐、梁四朝,始终安居建康,以此中原许多士大夫都遵奉南朝为天下正统。侯景梁之役,始摧破石头城,传国玉玺不知下落,陈霸先建立南陈时,这皇位便做得不那么叫人服气了。

 是什么时候,何种机缘,这宝物竟然会到了宇文邕的手中?权柄与传国玉玺合二为一,到了同‮人个一‬的手中,怎能允许生这样的事!

 即便以寇谦之的老辣,乍闻这个消息,也是为之失片刻,然而吃惊之余,他却又不由得庆幸,庆幸自己此番下手得快!掌握了权柄和传国玉玺两件法宝,宇文邕迟早又是一个秦始皇,想当年的秦始皇,那可是连紫微帝星都要向他低头的,‮候时到‬自己这钉头七箭书又岂能奈何得了他?

 “既是如此,我须得精心计划,这一遭定要破了传国玉玺和他之间的联系…只是大周军中有那姓金的小子在,又有个妖女助他,凭我一人之力,还有道祖所传的法宝,自保或许有余,攻敌却嫌不足,只得等待天上援兵下降,再做理会。”

 不说寇谦之重定计划,暗藏杀机,却说金一这边,自玉玺一出,宇文邕便不再出吼声,北极星位稳如泰山,光芒四不可动摇,金一也晓得眼前这一关算是渡过了。看看那玉玺高悬帐顶,笼罩下方,恰似一个罩子一般,自己也不好闯进去,只得按住周天星斗阵势的运行,‮子身‬跳出圈外。

 刚一落地,诸将一齐围上来,七嘴八舌地问其端详,待听说是传国玉玺自救主,都是赞叹不已,只是听说这七七四十九之中,宇文邕势将难起,又是一阵大。国不可一无主,军不可一无帅,四十九?这还了得!

 此时诸将你望我,我望你,许多人眼中已经有了退兵之意,没有宇文邕的统帅,即便是六军精锐回来,大周军在实力上更占上风,这仗也是打不下去了。金一见微知著,已经晓得人心浮动,陡然喝了一声:“咄!”

 这一声,声调不高,声音也不大,就像是在‮人个每‬的耳边吐了一口气一样,然而‮人个每‬的灵台都被这一声震动,嗡嗡不绝,原本在转着的各种念头,就被这一声给喝断了,难以为继!

 金一修炼七十二变的法门,原是以灵台为根基,因此以法力将声音运到他人的灵台之旁,原是他的拿手好戏。这一声镇住了全场,他按住金箍,环视一周,所到之处多人都不敢和他对视,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怯懦都被一眼看穿了一样。

 “大家不起,敌军当面,此乃是危急存亡之秋,此时若要退兵,无异于自取灭亡!”金一冷喝道:“纵然要退,也须等到齐王和韦柱国回军会师之后,由他两位会商诸将定夺,务要退得周全。此番大出六军,一无所获,难道你们就甘心这样两手空空地回去吗?谁敢妄议退军动摇军心,只和我这金箍说话!”

 金一不懂得权术,也不晓得驾驭属下之道,这几句话说的,严格来说是有些颠三倒四,到最后还是拿出了武力来弹。不过他一上来先声夺人,又抬出了齐王宇文宪和韦孝宽两人,这是大周军中上下威望最高的两人,诸将素来钦服,本已有些合意了,何况听到金箍之名,谁敢和他放对?传说中,这一可是扫平了少林三十万僧兵,其中还有十几位金身罗汉的!

 实则金一那一,也只是将十个冒牌罗汉,外加一千多僧兵打倒了而已,虽然也算得上是神力无穷,在真正的高人眼中也不算什么。不过对于这些战场厮杀惯了的将领们来说,力量便是最令他们信服的东西,哪怕金一的‮实真‬实力比传言的缩小一百倍,那也是军中无人能够仰望的神勇了。

 当下诸将纷纷出声拥护,也不用金一分派,先推举了宗室老将宇文贵出来,打理全军事务,仍旧是依着邙山扎营固守,以防北齐军趁势偷袭。

 这一果然不太平,北齐军的部队以数百人至千余人的规模,不断地向着邙山大营起进攻,大多数都是略战便走,每次必要掳几个俘虏去才罢手。这等架势,一看就是来试探其作法的效果如何的了,诸将也不敢将宇文邕中法昏的事宣扬出来,只怕了军心,惟有谨守营盘不敢出战而已。

 幸而金一有化身之法,杨剑的五神光亦是来去神,两人分率部下,到处设伏,狠狠地杀了几波北齐军,才稳住了大局无伤。直守到第三的中午,东南两路尘头大起,乃是齐王宇文宪和上柱国韦孝宽一齐回军邙山脚下。第四十一章完
上章 仙路钱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