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路钱程 下章
第六卷 第二十一章 蜀郡杨二郎
 二十一章

 从这一天开始,无名之军就复一地在这片沙场上展开练,金一将已经能够施展出的变化,统统设法化在军阵之中,一面练一面摸索,从中又生出无数用来,有许多都是他自己施展七十二变时所无法体会到的。

 大周的府兵制,是无须朝廷提供军饷和装备的,自己准备这些东西并且参与每年的训练和出征,乃是府兵们肩负的义务,否则他们也没有权利依照均田法从朝廷无偿受领土地。这些昔日的沙门道士,如今也已经成为府兵,因此在这片沙场上练时,也不用金一付出多少钱财。

 不过为了振奋士气收拢军心,金一也做了些功夫,每天晚上都用些草药,熬几大锅汤药出来。虽然所用的方子都是些大路货,但仗着药材好,这些药汤的效果可就好得出奇,不止能消除劳顿,更是大大有益于修道之士,几天下来,就连辛道士这样对于金一颇怀旧的人,也开始觉得这样下去倒也不错了。

 他们在这里紧锣密鼓地练,外面的世界却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灭佛之事,在中并非绝无仅有,当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晚年,就曾经干过一次,不过那一次的灭佛,手段极为烈,不但要将宝刹伽蓝尽数夷平,经卷典籍悉数焚毁,甚至要把持戒的和尚僧侣全都入狱,那一次的灭佛,沙门的鲜血几乎染遍了中土北方的大地!

 在那道灭佛令的背后,可清楚地看到天师道对于佛门的排斥。当时身为天师道师君的寇谦之,在这灭佛之事上出力甚多,也因此造成了佛道两门其后的长久对立。

 如今周天王文道诏书一出,立时又令人想起了当年太武帝的那一次灭佛,但其既除佛又灭道令许多僧人大惑不解。而此诏之出,周境内的道门居然半点都不反抗,乖乖地打破山门开放产业,将治下的百姓都交给了朝廷纳入编户是让那些有意顽抗到底的僧众没了借口。

 月初二,周天王宇文座长安玄都观,召集境内所有的大德高僧与有道高士论佛道义。此举的目的,乃是在于明辨佛经道经的初衷,并非教人合团共修,无视朝廷的权威和统治,为其灭法诏令正名。

 那场辩论,自然是烈无比,来自蜀郡的僧道育,甚至直指着宇文鼻子大骂:“大家不敬三宝后定会下阿鼻地狱!”类似的咒诅当真是不绝于耳,旁边守卫的大周兵将几次都‮住不忍‬出声呵斥,甚至有意将不敬天王的僧道育拉出去砍了。

 宇文泰然自若。任凭这些僧道唾飞溅。我自岿然不动。自有那些已经暗中接受朝廷收编地僧人道士出来与他们大唱对台。将佛门和道门管治百姓。不受朝廷约束地种种劣迹全都揭出来后来更是演变成了佛道两家地对台戏。彼此之间地旧恨全都出来。相骂不绝。

 原本手握权地机构。内部必定会有许多不洁之事。世俗如此道两门却也不例外。但此种事体与佛道两门所宣称地世外境界一对应。就份外地那么不协调。等到众僧道冷静下来觉上了宇文地当时。却为时已晚。

 眼见火候已到文热打铁下诏。宣称佛道两门持戒不严适宜再治理万民。只合研禅理道法。将佛道两门地势力与百姓产业分割开来。这才是宇文‮实真‬目地所在。

 这一场大辩论之后。除佛灭道便成定局。先占了形势又占了道理。宇文舞起手中地权力。将挡在他面前地各地佛道势力尽数削平。他采取地手段。多半都是量才取用。将那些对于灭法诏令较为积极配合地山门道观都封了大小官职。尽量保证其利益不受到大地损失。因此而被封为刺史一级地僧道就达到十余人之多。

 那些不肯顺从地僧道。宇文亦没有大加杀戮。只是没收其田产百姓了事。僧道本是寄生地阶层。本身不事生产。一旦失去了这些产业和劳动力。单单是狂念“阿弥陀佛”和“无量天尊”有何用处?到最后还是世俗地生存战胜了对于佛理至道地忠诚。乖乖地将身上地衣和道袍换成了大周地黑衣。

 短短个多月地时间。灭法诏令从长安席卷大周全境。南到江陵西到巴蜀。北到五原东到河东。所有地山门道观都改换了门庭。有些直接堂而皇之就挂上了新地刺史府招牌。看上去颇有几。

 而对于那些威望素重的高僧大德和有道高士,宇文个都不放过,半强迫地将他们全都迁入了终南山的玉楼观,美其名曰继承周穆王设立玉楼观,以尊处仙人的古之美意,为这些高僧名道提供一个清修参禅的绝佳去处,以便将被世俗念玷污了的禅理至道扬光大。还别说,这样的大道理颇倒了一些人,玉楼观的名声也颇能镇住另外一些人,于是半推半就,玉楼观中的诸多大小境界,便都被这些僧道所占据了。

 当玉楼观大门关上的那一刻,亲自相送到此以示礼敬的宇文‮得不恨‬放声大笑:“天下僧道入我彀中矣!”

 当灭法之事告一段落,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之久,宇文才将出征洛的事真正提上了议事程,由此出的招兵点将诏令,将大周境内几乎所有的名臣大将尽数调集到长安来。在这当中,自然少不了新近加官的仪同金一。

 渭水河滨是关中的膏腴之地,亦是交通要道,连来经由金一这片领地西去长安的大小将吏络绎不绝,这当中甚至还包括从南方的江陵和巴蜀前来关中的人。

 这一,金一正加紧练士卒,心里却在想着明天进长安的事,忽然远方担任斥候的突厥狼兵鸣起号角声。长孙晟就站在金一身边,听得号角声响,辨明了其中的信息,便禀报:“仪同,有外来大将求见,问可否放行。”

 金一所在虽然是交通要,不过这么大一片不之地,还真没多少人愿意从这里走,况且他们在这里练,动静甚大,远远一看就知道有军旅在此,因此大多都是从旁边绕行而过。

 有人求见的,那就是专门冲着金一而来了。

 云大将,那是长孙晟和这些狼兵约定好的,凡是大过金一的官员,统统称为大将。

 金下令放行,自己却仍旧指挥着兵将练。这一所练的是盘龙阵,偌大沙场上一条青色的巨龙飞舞,演出气象万千,不但引动了风云变幻,就连阵法周围的天气都为之异变,‮儿会一‬龙卷风狂吹,‮儿会一‬大雨倾盆。不过那片沙场也当真诡异,不论下了多少雨,全都被得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不留下,甚至连气也不会多一点。

 练了两个多月,无名军上下对于金的指挥已经是心悦诚服,谁也不曾见过,军阵能够显示出如此强大的威能,有些已经近乎神力所为了。

 金一正操控那条巨龙演练新的变化之术,将龙身与乌云相结合,倏隐倏现变幻莫测,猛地听见有人叫了一声好:“好!真是好阵法,这是神龙见不见尾的法门!”

 什么人竟能识得这阵法?这可是从七十二变中胎而出的法术!金一双翅微敛,在半空稳住身形朝下望去,只见远远地站定一队人马,身穿的都是白袍,为一人长须飘洒,银髯如雪,身形却笔得犹如标一般,乃是一员老将。

 而叫好的人,却是这老将身边的一员白袍银甲的小将,其人**一匹良马,看神情竟险些能赶得上光和绝地的神骏。在那马前,有一只黑色的大狗,神态懒洋洋地,似乎随时都会躺下打滚晒太阳一般。但不知为何,金一却有种感觉,这条狗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如同芒刺一般!

 将目光下移,到了那小将的鞍桥上,只见那里挂着一柄奇形兵刃,看上去像是陌刀,却比陌刀宽而厚重,在前端的直刃两边,又斜出两道尖刃来。当金一的目光凝注在这件兵器上时,他身上那竟出现了从所未有的异象!

 “嗯!”金一间倏地一硬,那毫不须他捻动道诀,竟尔自行变成了铁的模样,而且原本是黑沉沉的身,也开始出淡淡的毫光来。甚至连金一心田处的那金箍,也开始放出道道烈焰!

 “是那柄奇形兵刃的缘故?和我的铁有什么渊源么?”金一心中警钟大作,慢慢收起了阵法的变化,喝令全军散去各自休息,这才敛起双翅收了变化,降落在地上,跨上了光,提起铁上去接。

 他并不大懂得大周的许多规矩,因此在会见此类官员时,都要带上李大白。哪里知道,他和李大白刚刚靠近那队官员,李大白的眼睛倏地化成双瞳,口中惊呼道:“杨二郎?!”第二十一章完
上章 仙路钱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