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路钱程 下章
第六卷 第十二章 牛与狐
 二章

 他之所以若有所悟,乃是因为段韶的元神最终散去的场景,一个完整的人影化作万千光,回归到天地之中,正如人之身处于天地之间,从哪里来,最终还是要回到哪里去的。特别之处,乃在于段韶的身影,本为他所提供的钱力所凝聚,之后又重新化为钱力,回归到他的掌握之中。

 恍惚间,他竟有一种错觉,在这金钱阵中,他就犹如天地之主宰一般,能够控制其中的一切,生生灭灭,尽在掌握!这,莫非就是神的境界?

 “周天星斗山河大阵,象天地之运行,具万物之气象,果然是巧夺天工,即便我是用钱力来代替天地元气,支撑阵法的运行,也是一样…咦,等一下,如此说来,钱力的本质难道和天地的元气有共通之处?”

 钱力的本质究竟为何?这是一直困扰着金一的一个大问题。从开始在五指山中,他误以为钱力就是五行之中的金气,结果因为铜钱上的钱力不同,才觉不尽然;到后来领悟到了“生生之谓易”的道理,才知道铜钱上的钱力之所以不同,是因为其在市易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不一样,那些旧钱之所以蕴含的钱力较多,乃是因为其多次转手,多次参与到商品市易之中的缘故。

 可是,即便如此,还是不能明白,为何参与的商品市易较多的铜钱,其中就会蕴含较多的钱力?还有,‮么什为‬他修炼七十二变‮候时的‬,金主用钱力可以支持他越自身元气的局限,跳升到更高的层次上?这些疑问,想必都和钱力那神秘的本质有关。

 而现在,段韶化光回归金阵中的这一幕,恰好触动到他的这神经,假如钱力果真和天地元气有联系,甚而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一事之两面几桩疑问也就说得通了。可是…

 他取出一粒提子,又掏出一枚铜钱,放在眼前。无论如何,都看不出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关联?摆明了一个是活物,一个是死物啊!

 苏威站在旁边,看他一呆呆出神,一会拿两件东西左比右比,也不明其意。忍了半天是了一句嘴:“金仪同,我妄自修学钱神法已觉了,却不知这隐患能否消除?”这问题不问清楚,他‮是概大‬吃不下睡不好的,看到段韶的下场,怎不揪心?

 金一一问才觉旁边还有人,自己的问题一时也想不出个头绪只好置之不理,遂向苏威道:“适才我探察你体内窍**时,觉并无钱神的神识孕育,你的灵识亦尚未被钱力侵蚀,与这段韶情形有别,不必担心。至于盘踞在你体内的些许钱力业已将之采出,谅来不致为患。”

 苏威大喜忙称谢不迭。至于朝廷地财计如何是另外一码事了。反正天王宇文灭法诏令已经颁下。佛道两门积蓄数百年地财产够大周朝廷支持好一阵子地!

 金一起了金钱阵。从地上拾起那粒舍利子来。拿在手上玩了一会。忽然扬声道:“琪琪。请外面那位客人进来!”

 苏威一怔。这里是度支尚书部守卫最为严密地所在。哪里来地什么客人?却听牛琪琪在外面哎了一下。随即传来一声惊叫。跟着门一开。牛琪琪提着‮人个一‬就走了进来。

 苏威一看。登时一惊。只见这是一个女子。穿着服饰与大周仕女迥异。倒是很像关东地风格。一头长披下来遮住了脸。看不清面目。不过单是看那窈窕身段。也叫人有种美人地期待。

 这自然是一路跟着金一来到关中地冯小怜了。她也没料到。自己引以为自豪地潜匿之术在对方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金一也还罢了。这位使女模样地少女对她居然也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说抓就抓了。

 此时身在敌手。她却也不慌张。抬起头来掀开遮在面孔上地头。冲着金一笑道:“好啦。算你有耐心。到这时候才动手。

 这位姐姐,可否放我下来?我又跑不掉的。”

 牛琪琪看看金一,见他微微颔,便将冯小怜放在地上,自己站到一旁。苏威这时早已呆了,这女子一旦出全貌之后,每一头丝里都是令人无法抗拒的媚惑,单单是那说话‮音声的‬,就好似三月春风一样,叫人骨头里都麻酥酥的!

 金一却是见惯了,也不当回事,只把手摊出去,掌心正是那枚舍利子:“这一枚,便是贵国段太尉元神所寄托的舍利子,不过适才段太尉的元神业已飞散,无复存于天地间。他临走时,托我将这舍利子送回北塔中供奉。两国战方酣,这件事我无暇身,恰好姑娘在此,请你回国之际走上这一遭,也了了我一件心事。”

 冯小怜拨了拨头

 道:“我不去。我不回城了。”

 金一一怔,他本来是觉得冯小怜这么跑到关中来,或许是肩负着什么秘密使命,自己将她揪出来遣回关东去,用这舍利子为借口,想来也不很叫人难堪。哪知冯小怜却来了这么一句话,当真是让他莫名其妙。

 见他皱眉,冯小怜登时楚楚可怜起来:“金小哥,我这是无处可去,才一直跟着你的。我哥哥不要我啦!他叫我离开城,走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去,说城将有大变,我在那里迟早会被牵连到。可是他却不想想,我从生下来到现在,就没有离开过城,除了他更是没一个亲人,出了城能去哪里?也只有你,和我还说过几句话,所以我就这么跟着你啦!”

 金一听了,不但没有释怀,反而更是大皱眉头。冯小怜身上着北齐皇室的血脉,兼有狐媚之术,可不是寻常女子可比,若是放着她不管,说定会惹‮么什出‬事端来;况且和此女相识以来,金一始终觉得摸不透她,谁知道她说的这理由有几分真假?

 正踌躇间,忽听一旁有重的息声,金一转眼去看时,吓了一跳,只见度支尚书苏威攥着拳头,两眼直勾勾地瞪着冯小怜,脸通红,鼻息呼哧呼哧地,好似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模样。“不好,此女狐媚过人,我还罢了,苏尚书是凡人骨,可经受不起!”

 他向牛琪琪使个眼色,琪琪会意,抬手一掌切在苏威的后颈上,苏威哪里经得起牛琪琪的一个小指头?登时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金一瞪了冯小怜一眼,这女看看倒在地上的苏威,仿佛才觉这是她始作之祸,吐了吐舌头,一脸的无辜。看得金一大为头痛,真‮道知不‬该如何处置这冯小怜,放任不管的话,苏威就是现成的例子,她又是不通世事的,天晓得会闯下什么祸来?可是如果要喊打喊杀,又觉得过分,到现在彼此间也还不是什么敌对的关系。

 “冯姑娘,我如给你两条路走,一条,你即刻回关东去,我命人礼送你出境…”话还没说完,冯小怜已经连连‮头摇‬:“我不回去,回去也没地方去。第二条什么路?”

 金一更觉得头痛,只是前实在没有好办法,只得硬着头皮道:“第二条路,你便做我的使女,须得跟在我身边,不可做‮么什出‬有损于大周的事来,亦不可犯法妄为,否则的话,我便亲手将你擒拿了,送到官府问罪。”想来想去,也只有自己看着她,料想冯小怜除了擅长些狐媚术和潜匿之术外,并没有别样神通,自己尽可降得住她。至于长远之计,也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哪知于这无奈之举,冯小怜却甚是欢喜,连连点头,又跑过去拉着牛琪琪的手,笑道:“姐姐,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姐姐本事那么好,可要多多照应我,免得我孤苦伶仃的,被人欺负了也无处伸冤…咦?”却是觉了牛琪琪并非常人,身上也隐隐有妖气在。

 牛琪琪却毫不假辞,将手一摔,甩开了冯小怜的手,冷然道:“既然主人说话,你也可在金家暂居,不过你那些狐媚的作态,最好统统都给我收起来!不然的话,哪一天惹到了我,可说不准会有什么事。”语气中竟是森寒如刀!

 不止冯小怜,就连金一也吃了一惊,牛琪琪跟在他身边,从不曾有这样的作派,为何对于冯小怜这般恶形恶状的?他看了看牛琪琪,只见她眉头深蹙,眼若寒霜,都不肯多看冯小怜一眼,神情中是嫌恶。“莫非,这其中另有缘故?”

 不论如何,牛琪琪的话中有一点也是金一想说的。

 他干咳一声,也算是为这两个妖女之间的紧张气氛缓颊:“琪琪说得在理,冯姑娘,你天生狐媚之术,凡人是吃不消的,若是不加掩饰,早晚要闹出大子,我之所以将你绑在身边,也是为此。从今以后,你须得改头换面,就连说话‮音声的‬,走路的姿态,都得一一改了,就当自己是一个平常的凡人女子,你可做得到?”

 冯小怜舒了口气,盈盈拜倒,等起身时,脸孔已经变了,五官略做移位,就登时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女子,再开口,声音都变得糙‮来起了‬:“主人,婢子遵命。”

 金一见她这般乖觉,这才放下心来,眼角瞥了瞥牛琪琪,却忽然觉,此时牛琪琪看冯小怜的眼神,竟也不那么冰冷了,心中大奇:“难道冯小怜的媚惑之术,竟连琪琪也会受到影响么?只不过这影响的效果,好似与平常相反呢…”第十二章完
上章 仙路钱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