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路钱程 下章
第五卷 第二十四章 启明星坠落
 二十四章

 “叫我阿一?这是李大白本人在说话!”金一猛然醒悟过来,他的右手与李长庚兀自相连,左手却空着,可是用左手拍他天灵,这又是什么意思?

 金一抬起左手来看时,自己也不敢相信,他手心处赫然写着一个“”字!“这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对了,是在城外那一晚,我孤身潜进斛律明月大营,李先生就在我的身上写了字。难道说,我右手的异状也是和手心的字有关?”

 一时想不起右手到底留下了一个什么字,怎么会把一个堂堂的降凡神仙成这副惨状,也不暇细想,金一抬起左手,照着李大白的天灵盖就是一掌。这一掌轻飘飘地,没有用上丝毫气力,然而李大白却立时翻了个白眼,直地仰天便倒。

 而他头上的那一团神光,以及围绕在外面的火焰,也随之消失!

 金一赶忙上前去,一探李大白的鼻息,觉尚有呼吸,心头也有热气,人总算是还活着,心中稍安,转头去问牛琪琪:“现在如何?”一个神仙降凡,却出这样的事来,金一可‮道知不‬怎么对付了。

 牛琪琪却也有些糊涂,这字法闻所未闻,怎么会让一个神仙如此狼狈凄惨?还是随后出来的韦孝宽解了围:“不论如何,人总不要躺在地上?”

 金一依言将他背到了方丈静室中,放在木板上,一摸李大白的袋子里似乎有东西,掏出来一看,却是一卷帛书,上面写着许多地名和人名,还有线条相连。

 一旁伸过一只手来,接了过去,正是韦孝宽。他翻了两下,叹道:“好一个忠勤的李大白!只望他能遇难呈祥,渡过这一关…”言下颇有唏嘘之意。

 “韦柱国,这写的是什么?”

 “是我命李大白在城中做地一些事。彼时我人还在玉壁。这是用千里传音之法吩咐他地。”韦孝宽指着帛书最上头地一行。念道:“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这是用流言而行地离间之计。百升便是一。明月呢。不用说。就是北齐丞相律明月。”

 金一似懂非懂。这百升和明月。‮来起看‬确实是暗指斛律明月。不过为何这样就叫做离间之计?韦孝宽见他神情。知道他还不明了其中地关节。便又道:“之前律明月班师回京之时。不是曾经在城外停留了一晚。其间北齐两度派来天使宣诏吗?就从这件事上。李大白已经看出律明月与北齐天子之间必有嫌隙。若能善加利用。将之扩大。又正值现城中风起云涌地时刻。此计可收大用。就凭这几条流言。哪怕杀不了律明月。也能让北齐君臣相互猜忌。遇事不能并力。大利我军行动。”

 “这几句话。就能杀了斛律明月?李先生地字法。威力竟然到了这样地地步吗?”金一不免一惊。更让他吃惊地是。以前李大白都是用一个字施展法术。现在居然能用句子了!

 韦孝宽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金小哥。人心地鬼蜮之处。你目下还体会不到。也许这一生都与你无缘!”他也不多说。眼看天色已晚。便找了几个蒲团连在一起。就地卧倒睡了。

 ~季才看了看金一。又看了看韦孝宽。过了一回也学着韦孝宽地样子在地上睡去了。

 金一却睡不着,坐在李大白的面前,脑子里一会想着与李大白相的种种过往,如果他就这样一睡不起,长眠不醒了,怎么办?一会又想,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就这么两句诗,就能杀得了斛律明月吗?那可是一个道法高深莫测地大高手啊!要怎么杀?

 牛琪琪见他坐在那里看着李大白愣,凑过来小声道:“别想多了,他们这是用的计策,是挑拨律明月与北齐天子之间的关系,诬陷他要造反地。假如北齐天子对律明月推心置腹,不加猜疑,这法子就一点用‮有没都‬。”

 金一猛然醒悟过来,自己也觉得好笑:“我是被李先生这诡异罕有的字法给昏了头了,竟没有‮这到想‬上头去!以前曾经读过,战国时乐毅出征,回来燕王给他看了一筐的谤书,全都付之一炬,乐毅为之感激莫名。这一条计策,其实也就是谤。”

 想通了这一节,那帛书上的东西也就明白了,李大白为了让这诗句真正成为流言,既要广为人知,又要让人查不到来历,煞费了一番苦心,那些都是他放出流言地地点和渠道。难怪韦孝宽看了之后,要赞叹他忠勤于事了

 可是,这位忠勤于事,又爱护朋友的李先生,还会醒过来吗?

 夜渐渐深了,越来越黑。到了四更天以后,金一正在盘腿打坐,忽然若有所觉,睁开眼睛一看,不由得大喜:“李先生,你醒了吗?”

 只见李大白仍旧躺在地上,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是看着不同的地方,一只眼睛朝着上方看,一只眼睛朝着下方看,全身上下纹丝不动。

 如此诡异的模样,一般人见了都要心中了,金一却不在乎,凑上前往那两个瞳仁中一看,顿时觉有异,招手让牛琪琪过来:“快看,李先生的眼中有两个瞳仁!”

 牛琪琪一看,果然见李大白地双眼,各有两个瞳仁,彼此相互分离,又有一部分重叠在一起,透出的光芒诡异莫名。饶是她身历千年,见闻广博,也没听说过这种事情。

 “重瞳之人,古籍有之,最有名的,便是三王之中的大舜,舜名重华,就是因他生具此相而得名。此外,为人间造字的仓,秋五霸之一晋文公重耳,秦末西楚霸王项羽,十六国中后凉王吕光,也都是重瞳之人。”说话之人正是~季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

 韦孝宽也随之盘腿坐起,俯身看了看李大白地眼睛,面有喜:“重瞳为感应通神之兆。

 不过李大白本已被仙人占据了‮体身‬,本身的灵识‮在能只‬仙人离去之后才能掌控自由,本不应该出现重瞳,因为本身既无灵识,又如何通神?看来,现在他的体内,仙人与他自己地灵识正在相互战,争夺对于这副躯体的控制权。”

 金一猛然想起,汾北之战前,在龙门城头,李大白也曾被长庚星附体过一次,那一次是突如其来,毫无征兆,事后他极为愤怒,甚至将此事比喻为被施暴却无法抵抗…“难道说,就是那一次之后,他就在自己身上做好了准备,要让仙人再也无法随心所地上他地‮体身‬吗?可他‮么什为‬不告诉我,却又把字写在我的身上?”

 夜越来越黑,正是黎明前最为黑暗地时候。就在这时,李大白突然从地上跳‮来起了‬,不是一手一脚地爬起,而是就那么直地横着飞起,再落地时就已经站直了。

 金一大惊,正要伸手去拉他,却被牛琪琪拦了一下。他一怔,只见李大白就那么一蹦一蹦地到了窗前,遥遥望着东方,就此不动。

 “启明星!他在看启明星!”金一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只见那东方有一点亮光若隐若现,正是出之前就会先出现在东方天际的启明星。可是,今天的启明星,为何如此黯淡无光?

 “对了,启明星,不就是长庚星吗?”金一大悟,抢上去双手遮住李大白的眼睛,不让他看到那启明星的光芒。手刚一掩上去,李大白的眼睛猛地转过来盯着他,两只眼睛四只瞳仁,其中一半是带着惊喜,另一半却是充了愤怒与恐惧!

 下一刻,金一只觉得眼角有一道光芒闪过,转头去看时,那景象令他终生都难忘:天边的启明星,本应该越升越高,直到太阳出来之后,才渐渐隐没。而今,这启明星升难升,在东方刚刚出鱼肚白,太阳还没出现‮候时的‬,竟然坠落了下去!

 “喀哈哈哈哈!”李大白口中陡然出一阵狂笑,一把抓住金一的双手,连蹦带跳地大叫道:“阿一,我成功了,成功了!长庚星被我困在体内,再也回不了天上,也再不能控制我的‮体身‬了!这鸟神,几次三番视我如无物,今次也叫‮道知你‬知道凡人的厉害!”

 他又笑又跳,眼中却慢慢地下了泪来,擦了几次也擦不干净,索不去擦了,就那么坐在地上,望着天边的太阳,其实是望着启明星消失的方向,一会笑,一会哭。

 见到他这样,金一也不知该‮么什说‬好。李大白曾经说过,被仙人占据‮体身‬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明明是自己的身,明明还是有意识在,却丝毫做不得主,任凭仙人用自己的身去做各种各样的事,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如此受辱?可是,真是想不到,他用自己的方法,竟然真的让一个借体下凡的仙人,就这样留在了他的‮体身‬内,再也回不了天上,也再也不能控制他了!

 “刚才我遮住了启明星光芒的那一下,大概就是最后的致命一击?”第二十四章完
上章 仙路钱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