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铁的大冒险 下章
第十章 全文完
 “哈、哈、哈…已经可以了吧!”龙也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他站立的地方是块高台,可以环视四周,那也是石兵八阵的中心地点,高台下的一大片森林,就是刚刚与铠甲武士锋之处。

 但是现在黑鸦鸦的什么也看不见,这里的反方向就是铃木家。

 “够了!龙也,快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铁好像生气了。(不管你再怎么生气,‮你要只‬平安无事就好…)龙也不理会她,自己嘀咕着。

 “小铁,你认为敌人‮么什为‬会停下来?”

 “我也不清楚…一定是下咒语的那个人,肚子痛跑去上厕所了吧!”

 “…”龙也不知该‮么什说‬?打起精神来,朝刚刚的路走去,雨已经停了,皎洁的月从云端透出,照亮整片山林。

 “!”小铁吓一跳,放眼看去,到处都有铠甲武士埋伏。

 “哇…怎么会这样…?”

 “咒语还没完全解除!”龙也自言自语。

 “他们之所以不会完全消失,肯定是敌军内部出事了!”

 “什么跟什么呀!飞梅你听的懂吗?”小铁看着飞梅,飞梅摇‮头摇‬。

 “就连我也‮道知不‬,现在只能说,只要马妮豆还没消失,小铁就还有危险!”

 “对喔…马妮豆就是为了保护我才会出现的…”小铁抬头看看马妮豆,马妮豆坐在地上,单手撑在地上休息,四周警戒仍不敢怠慢。

 “嗯,马妮豆的确是为了这个原因而来的样子。”龙也气,看着前方。

 卡、卡、卡…马蹄声,骑着白马的铠甲武士停在小铁的正前方,也就是在石兵八阵的入口处,武士和小铁之间隔着苍翠的森林,武士抬头看着小铁。

 “我是正五位下能登守平教经是也。”声音回在寂静的山谷间。

 “就是你这小子,让我看到我最憎恨的源氏!”小铁吓的目瞪口呆。

 “那个怪叔叔在‮么什说‬?什么是源氏啊…”“难道是平家的人…”(让这些死人复活的术者为何偏偏挑上平家呢…?)龙也在心里琢磨着。

 坛浦大战之后,平家的遗族被源氏追杀到九州‮磨折‬至死,所以他们对源氏恨之入骨。(原来这些是有计划的安排…)“你们的人都死了吗?‮么什为‬不回答我?”教经继续骂下去。

 “你这小和尚用的大刀,就是源氏所使用的大刀吧!”

 “咦?”小铁看着月山,的确,这就是源义经所使用的大刀,小铁的师父阿扎米,是所谓鞍马的古武道的继承人,而鞍马的开山始祖,正是源义经,而这把月山正是小铁的师父传受给她的。

 “开山始祖的大刀…”

 “小和尚,如果你不会使用这把大刀做战,就把它交给教经吧!”

 “你作梦!”小铁生气的回答。(唉呀…真伤脑筋…)龙也搔搔头。

 “把它献给教经,或许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什么,够了,我受不了了!”小铁气的直跺脚。

 “想要我把月山交给你,下辈子吧!还有你,从刚刚开始就小和尚、小和尚的叫不停,你眼睛瞎了啊,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女人耶!”

 “哈!哈!哈!是吗?那你证明给我看。来,跳一段衣舞如何!”

 “啊!我受够了!我要把你这骨头打碎,撒到粪坑里去!”

 “就凭你?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打败我!”

 “臭死人!烂死人!”小铁已经抓狂了。

 “跳衣舞的女,‮你要只‬能取下我的项上人头,我们就立刻从黑暗中消失,哈、哈、哈…”教经大笑着扬长而去。

 “够了!龙也,‮定一我‬要把那骨头拿来当标本…”(他刚刚说的…从黑暗中消失…)难不成刚才只是来打声战前的招呼…龙也嘀咕着。

 “小铁,或许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刚刚那名大将说过,只要在战前取下他的首级,他就撤兵。”

 “那又怎样?”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龙也你别拐弯抹角的,快说清楚到底要怎么做?”

 “只要取下那家伙的首级,大家就得救了。”

 “这样的话,我立刻去将那个标本的头摘下来!”

 “等一下,还是请你爸妈过来帮忙。”(只凭我们这些人是不够的。再加上,对方想要攻破石兵八阵也要花上一段时间。)龙也牵着小铁的手返回家中。

 在月光的照下,铠甲武士已经一齐出动,接下来,就是新的战局了。是夺取空海遗物之战,也是平教经向源氏的复仇之战。

 *** *** *** ***

 卡锵、卡锵…哞海竖起耳朵,听到从小屋外传来铠甲的擦撞声,啊…接着又是一声惨叫。(是看守小屋僧兵的叫声…)哞海扔下连妙,朝着窗户的隙看出去。

 一大群的铠甲武士正朝着小屋过来!“咒术失败了吗?”哞海惊觉起来,锵锵…小屋的玻璃被武士敲碎,武士咚咚的敲着墙壁。

 “怎么会这样?这间小屋不是有结界保护吗?”哞海慌了手脚。

 “对了…护摩…”支撑咒术和结界的不正是护摩吗?现在护摩熄掉了,待在这儿只有死路一条。

 哞海瞄了一下门外,刚好没有武者的踪影。(就是现在!)哞海光着下半身,冲出屋外,咻!咻!弓箭瞄准逃跑的哞海,万箭齐发,被弓箭中的哞海,成了刺。

 “救、救、救救我,拜托,救救我…”铠甲武士一拥而上,刀齐下。

 “啊…”不‮儿会一‬,哞海的心脏被陶出来,连妙用地上的长刀解开绳索,取出在嘴里的巾。

 “哈、哈、哈…”连妙气嘘嘘。

 “…友明…”连妙抱住友明的头。

 “…友明…”抖大的泪珠滚落脸颊。

 她用自己腹部出的鲜血,在周围划了一个圆圈,如此一来,就不怕铠甲武士的攻击,然后她用双手按着友明的口,拚命的念咒。

 “阿恩乌恩诶恩…搜巴奇…阿恩…乌…乌…乌…阿恩乌恩诶恩…”连妙啜泣的太厉害了,导致咒语无法顺利进行下去。

 但是,连妙还是不停的继续重覆念着咒语。(至少要先将口的鲜血堵住…)“友明…我就是拚了命,也要保护你…”她不断的激励自己越来越模糊的意识,竭尽全力抢救友明。

 ----

 “血的红…”

 “走!”小铁凝视着下方的敌人,鼓起劲。

 “小铁!”龙也拍拍她的肩膀。

 “这个给你…”龙也递给她一条白布。

 “这个?”龙也以行动代替回答,将白布绑在头上。

 小铁也学他将布在头上。

 然后,转向身后。

 “飞梅,你要好好守护这个家!”飞梅点点头,担心的看着小铁…“小铁姊姊!”

 “不要担心,等我收拾他们之后,马上就回来!”小铁笑着说。

 咚…从铠甲武士的右侧传来爆炸声。

 只见全身被火焰包围的马妮豆,横扫千军。

 就在同一时间,左侧传来武士的惨叫声。

 是彻山和孕的进攻吧!“走,小铁,进攻吧!”小铁和龙也一齐冲上山。

 小铁挥舞着月山砍杀敌人,龙也将地上残留的假石人再生闯入敌人的阵营。

 铠甲武士的人数急速递减。

 右边有马妮豆、左迈有彻山、孕夫抵挡,还有一堆铠甲武士在石兵八阵里了路。

 或许是将敌人分散的计划奏效。(鹤翼之阵的两翼被切断后,只要再往里面进攻,士兵的数量就会越来越少…)但是,敌军的阵营中心没那么容易就能到达。(不愧是平教经…)确实是历史上的征战高手,如果平时多读一点书的话…(或许就知道他们的弱点在那了…)龙也不慌不忙的想着。

 “喝!”小铁用月山横劈武士。

 2——3个武士立刻崩解。

 “哈、哈…”就连气息都掉了。

 “呼…”小铁一不注意,背后一只弓箭呼啸而来,啪!龙也坐在假石人身上,用石头将弓箭弹开。

 小铁飞奔到龙也身边,龙也打开小铁给他的水壶,大口大口的灌下去。

 “哈…复活了。”一边说着,一边环视四周。

 “龙也,敌人的数量减少不少了。”

 “嗯,就快到敌人的中心了。”

 “龙也,他们的大将跑哪儿去了?”

 “多亏马姬豆和彻山先生他们帮忙,敌人‮央中‬的防守已经越来越薄弱了。”龙也用手遮着看着前方,月光下,红色的旗帜随风飘扬。

 “啊!小铁,就在那里!”小铁看着龙也所指的方向,确实有红色的旗帜立在那儿。

 “龙也,‮么什为‬你那么肯定在红色旗帜那儿就是他们的阵营中心呢?”

 “错不了的,教经就在那旗下。”龙也握紧拳头。

 “走吧!”小铁跳下来,像旋风一般的飞奔出去。(‮间时没‬了。)龙也看着小铁。

 “假石人只剩下三个了…那些人可真难啊!”龙也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走!”假石人快速的向前迈进,龙也随后追着小铁。(未免太简单了些…)龙也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跑到小铁身旁。

 “小铁!等一下,等假石人跟上再走!”碰!龙也听到身后传来笨重‮音声的‬,一回头…三个假石人整个掉入大中,只出上半身,动着。

 “是陷阱。”(糟了,果然中计了。)龙也发觉时…已经太迟了,四周的弓箭万箭齐发。(这下躲不掉了!)“小铁,看来只好…”“突击!”小铁加快速度,二人拚命的向前跑,只要冲出这片树林…就能到达森林外的那片空地上,二人的正前方,深红色的旗帜在飘扬着。在其正下方,教经就在那儿。

 “啊─”小铁重新摆好架式,教经骑着马向前走了几步。

 “不错,还能杀到这来。”因为他是骷髅,所以根本‮道知不‬他是何表情。

 “龙也,就快结束了!”小铁咬紧牙关。

 “小铁,我看,可没那么简单哟!”仔细一看,教经的四周埋伏的武上纷纷出现。

 “我说的没错!”能也呼口气,相继出现的武士将他们团团围住。

 “完了,被包围住了。”龙也叹口气。

 “龙也,让我来!”小铁从丹田发出宏量‮音声的‬。(从那来的精神?)龙也好奇的看着小铁,普通人被如此大军层层包围之下…不管是谁都有了受死的觉悟,但不知为何小铁的眼中为何闪烁着光芒?

 “‮法办没‬了。”龙也话毕,小铁就跑‮去出了‬,不…应该是跳‮去出了‬,咻─无数的弓箭瞄准小铁发,但是小铁的动作比弓箭还要迅速。

 “南无本尊会界摩利支天来临影向其中守护令给…”龙也跟在小铁身后不断的念着咒语,龙也的后方及左右两侧的地面裂开,泥上有如泉一般的洒出来,泥泉如涟漪般慢慢扩大。

 碰碰碰…被泥泉到的武士纷纷碎裂。(好!接下来换正前方了。)正当龙也又拿出一枚符咒时…一只弓箭穿他的右手。

 “啊!”回头一看…是教经骑着马发的弓箭。

 “这种距离都能中…”龙也住伤口呻着。

 如果他的脸上有长的话…(现在一定笑的很得意吧!)龙也低,小铁切入正前方的敌阵之中,挥舞着月山砍杀敌人,一会跑、一会跳,在武士之中利落的跳来跳去。

 小铁‮样么怎‬就是不会被弓箭中,在着地的一瞬间…又立即挥舞月山,小铁很有节奏的跑跳着,弓箭雨又下了,重覆了五——六回之后…小铁出现在教经面前,距离教经只有数公尺之远。

 “呼、呼…”小铁嘘嘘的怒骂教经。

 “滚回地狱去吧!”

 “哈哈哈,你有办法就来杀我吧!”教经踢了一下马腹向前冲出,拔起大刀就朝小铁砍下,锵…月山和大刀擦撞出火花,小铁用力的顶回教经的大刀。

 “喝─”小铁刺向教经的腹部,教经定住不动让小铁刺中。

 “看招!”教经的大刀很快的砍下来,小铁一跃而上朝他的上半身劈下去。

 “啊─”锵…但是这一击却被教经抵挡住了,教经手拉着绳看着小铁。

 “不不,这不一样!”教经自言自语的笑着。

 “你…你在笑什么?”

 “我想起来了,我曾经在什么地方领教过你那把大刀。”

 “…”“是九郎,就是拚命追杀我的九郎判官义经!”

 “什么?”

 “坛浦之战的千仇万恨,今天我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教经又狂笑起来。

 “你这老妖怪!”教经又笑着说。

 “快出你的人头吧!”(哼!自大的家伙!)小铁气的咬牙切齿,下一个攻击,恐怕教经会集全身的力量做出致命的一击,小铁没自信能否接住那一招。(怎么办?)小铁的背后汗如雨下。

 “呼─”小铁深呼吸,逃也是死,战也是死,这样我宁可选择战死,小铁觉悟了,然后无意识之间——她将月山收回刀鞘,她低‮身下‬来,又再一次深呼吸,她打算用自己最厉害的战法和教经一决胜负。

 “觉悟吧!”教经骑着马,小铁手中,即无月山,也无战马。

 什么‮有没都‬…在这,只有她自己,和一个敌人…在这最重要的时刻,守护最重要的东西…一这么想…小铁感到全身充力量,她突然想到自己体内的东西。

 卡卡卡…教经骑着马奔跑过来,教经的大刀如闪电般快速的朝小铁砍下来,在那一刹那间,小铁跳到正前方,不知被什么‮大巨‬的力量飞弹出去的小铁。

 教经的大刀下电光一闪,如果说教经的大刀是电光,那么小铁就能将电光切断!

 *** *** *** ***

 “妈妈,原来所谓的守护,就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啊…”后序“绕…”

 “哈─”好大一个哈欠,小铁坐在久远‮探侦‬事务所内伸懒

 “嗯─嗯─”飞梅就在小铁身旁睡的好香甜。

 战争之后…友明和连妙被救回一命,当他们被救出时,两人已奄奄一息。‮道知不‬‮么什为‬,友明前的伤口竟愈合起来。

 明明肋骨已刺穿肺部的…就连医师也觉得不可思议。(友明真是个不错的人…)(我所喜欢的人有…烂芭乐、马妮豆、飞梅…怎么都是一些怪胎呢?)

 龙也在小铁心中,好像也算是一种怪物吧,小铁玩着飞梅的头发。

 “哇!”飞梅突然跳起来。

 “怎么了?”

 “…啊,没关系,我有穿内…”一说完,飞梅又倒在小铁怀里。

 又在说奇怪的梦话了,小铁窃笑着,事情结束之后…小铁问过母亲那个连龙也也找不到的空海的遗物。

 “我也没见过…大概,是空海的情书吧!”妈妈偷偷告诉她。

 *** *** *** ***

 季节正在从春天转换到夏天之中。

 【全文完】
上章 小铁的大冒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