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铁的大冒险 下章
第九章
 “即使你是弓…”卡铿卡铿!铠甲与铠甲互相擦撞‮音声的‬。

 偶尔还听的到马的嘶叫声。

 友明屏气凝神,藏匿在树梢上。

 身上的麻药尚未完全退去。(一两天之内不会清醒…)连妙虽然这么说过,但友明注意到,从在小屋发生那件事之后才不过几个小时,‮么什为‬这么快就能醒过来呢,连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友明看到下方的异样突然呆住了。

 “到底有多少人?”他正数着铠甲武士的人数。

 盔甲下可看到骷髅头,难道是恶灵?(对方竟然能让死了千百年的人复活…)友明不打了个寒颤。

 总数大约三万。

 以友明所在为中心,成圆形摆开阵。

 刚好在友明的正下方,隐隐约约有个青白色的物体发光。

 友明等待时机好查明对方的真面目。

 这青白光难不成是这些铠甲武士的大将?(大概正在苏醒过来之中…)等他完全活过来之后,免不了又是一场大战了吧!“尽管如此,这人数多的未免太不寻常了些!”友明注视着铠甲武士。

 不久青白光消失了。

 “结束了?”

 “是谁?是谁?是谁在呼叫我?”青白光熄灭之后,出现一位身骑白骨马的铠甲武装。

 “我是正五位下能登守平教经,我是教经。”他大声的吼叫。

 周围士兵的促拥声,让山林为之震动。

 整座山震起来。

 “去!”友明跳离杉树树梢。(得赶紧找到发出这咒语的人不可,难不成是连妙…)伴随铠甲的擦撞声,武士开始前进。

 *** *** *** ***

 “连妙‮姐小‬,你没事吧?”阿道坊摸摸她的背部,连妙依然气嘘嘘。

 “好像开始了…”连妙痛苦的呻着。

 “没错,马上就要开战了…”

 “只要不让护摩的火灭掉,他们就会继续战斗下去。不管彻山、孕他们工夫如何高强,也敌不过地狱来的三万大军。”眼看胜利在望,连妙放心的重重地叹口气。

 “哼!你想的美!”声音是从屋顶传来。

 “谁!”阿道坊挥起长刀。

 咻!友明闪躲过长刀的刀锋,转身即站在阿道坊的背后,往他身后敲下去。

 这一拳直穿透阿道坊的肺部。

 咚!阿道坊应声倒地。

 “放心,他只是两三天之内不会醒来!”此时哞海恰巧不在屋内。

 “连妙,快把护摩熄灭,解除咒语…”友明注视着护摩。

 “不过…”他一脚踢向连妙。

 啪!连妙竭尽全力向后闪躲。

 只见她上气不接下气非常痛苦的样子。

 她的头巾散落下来。

 “快点!”友明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是药尚未完全解除的关系。

 但是他没停下来。

 “‮么什为‬要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憔悴的连妙气嘘嘘的问他。

 “你、你不是已经昏过去了,‮么什为‬会到这儿来?”她的眼神痛苦不堪。

 “这…我也不太清楚…”话还没说完友明又感到一阵头昏眼花。

 就在一刹那间。

 铿!哞海用锡杖刺破窗户上的玻璃,直接穿透友明的部。

 “呵呵!”友明被刺中后滚落地上,无意间将护摩踢到墙壁上。(右边的肋骨被扯出来了!)友明口。

 “噗!”友明的口中出鲜血。

 “呵呵呵,肋骨刺进肺里了!”哞海舌头,笑的很恶。

 “下一个,换你了…”哞海将坍塌的护摩踢向连妙,火花零零散散的溶在连妙身上。

 只见她动也不动,恶狠狠的瞪着哞海。

 “呵呵,好恐怖喔!那么生气的样子,白白糟蹋了你那美丽的脸蛋。”

 “闭嘴!哞海!”

 “哼!‮你诉告‬,给这家伙喝解毒剂的人,就是我!”哞海笑的很得意。

 接着他一步一步慢慢靠近连妙。

 “什么空海的遗物嘛,对我而言什么都不是,在我心理关心的只有你连妙一人而已。”

 “…”“从小时候开始,我没有一天不想你的,‮体身‬上、心理上都只想着你一人而已。”哞海用锡杖指着友明。

 “夺走我这小和尚的心的人,竟然是你今空海!”

 “哞海…”

 “跟随你这种妇真可!”铿!锡杖刺入地面。

 “哞海…你…”连妙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哞海,你是不是错了…”

 “闭嘴!你和这家伙干的好事,从头到尾都被我看的一清二楚。”一说完,哞海即双手结印。

 “卡─”(缚绑咒…)连妙马上就知道哞海的目的,只可惜她却无力反抗。

 “再怎么厉害的术士,到像你这样疲力竭,也起不了什么做用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入连妙嘴里。

 “把你的嘴巴住,你就不能念咒语了…”他又将连妙间的细绳解开,把她的双手反绑在后面。

 “嘿嘿嘿,手绑起来了,我看你怎么结印。哈哈哈,平高高在上的今空海连妙,终于落到我手中了!”哞海高兴的狂笑。

 他抓起连妙扔到地上。

 无招架之力的连妙只能任凭他摆布。

 “啊…呜…”友明忍住身上的剧痛。

 “你…你这小子…”哞海惊讶的看着友明。

 “竟然没死?”哞海拿起长刀,舌头。

 “多谢你帮我解决阿道坊,接下来换我送你上西天!”咻!长刀在空中舞。

 “先将你的头砍下当坐垫!”长刀的刀锋已瞄准友明砍下来了。

 *** *** *** ***

 脊振山上的雨越下越大。

 雨停还要经过一段时间。

 但是也因为下雨的关系,原本就漆黑的山路上,现在就连自己的脚也都看不见了。

 黑暗笼罩整座山。

 小铁和龙也躲在暗处,正在观察铠甲武士的一举一动。

 “咦…到底是何方神圣?”铠甲武士正慢慢的朝半山上的铃木家进军。

 彻山先生他们有石兵八阵保护,应该没有危险…(到是我们这儿须要帮助…)龙也道出自己的心声。

 “算啦,光想也‮法办没‬解决!”小铁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脏污。

 “那,小铁你打算怎么办?”龙也睁大眼睛。

 “让我去领教一下他的本领!”小铁从树丛中站起来,铠甲武士一发现她,立即改向她走过来。

 “我出去一下。”彷佛出去买东西似的,小铁神色自若的跳入敌军阵营之中。

 小铁左右挥舞月山。

 武士被月山砍的东倒西歪,啪啦啪啦的崩塌掉。

 可是不怕死的他们,仍前扑后继的攻击小铁。

 到底要砍掉多少人才能停手呢?

 小铁刚开始还在心中默数着,但到一半她就放弃了。

 只能大致上感觉有一百多人、二百多人、甚至更多。

 铠甲武士似乎也厌烦了老是被砍的局面,他们以小铁为核心,从远处开始层层包围过来。

 “呼、呼、呼…”就连小铁都有些吃力了。

 龙也跑到她身边。

 “小铁你还撑得住吗?”龙也用尽所有的符咒,但终究不敌为数众多的铠甲武士。

 呼叫出来的伯拉斯,身上到处都是刀伤,只怕撑不了多久。

 轰!天空中轰隆隆的,不知是什么在吼叫。

 黑暗的空中弓箭如雨般降下。

 “糟了!”能否摆这密密麻麻的弓箭雨,龙也担心的背脊都寒‮来起了‬。

 往旁边一看,小铁似乎很难过的样子。

 龙也心想∶(即然如此,至少要和小铁一起渡过死前的最后‮夜一‬…)突然间,二人的上头的弓箭雨不下了。

 抬头一看,是马妮豆单手为他们遮住弓箭雨。

 “太好了,马妮豆,你来的正是时候!”小铁放心的吐了口气。

 马妮豆的出现让铠甲武士的战意沸腾起来。

 呜呜呜!铠甲武士的怒吼声彷佛地震一般。

 原本停止不动的武士又朝着小铁、龙他、马妮豆开始进攻。

 “小铁姊姊!”飞梅躲在马妮豆的腋下发抖。

 “这些是什么怪物啊,好恐怖喔!”

 “飞梅,快点飞回去妈妈那里,快逃!”

 “可是…可是…”

 “不用管我们,快逃!”

 “小铁,这下不好了!”到底要逃到哪里去呢!龙也看看四周到处都被团团包围住了。

 “难道这是鹤翼之阵…”虽然曾听说过,但龙也自己也未曾亲限见过,所以他并不是十分确定。

 所谓的鹤翼之阵,就是像鹤的翅膀展开一样,将敌人歼灭的阵形。

 看来,重头戏上场了。(该不会是偶然遇上的吧!)龙也搔搔头。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之际,铠甲武士突然停止不动了。

 “发生什么事?”一定是有人潜入敌军阵营,破坏咒语的进行。

 龙也脑海里此时浮现友明的样子。(但是,‮么什为‬武士没消失呢?)龙也觉得事有奚窍。

 “小铁,趁现在先撤退再说…”龙也叫着。

 “什…什么…”龙也抓起小铁的手,强拉着她跑开。

 马妮豆和飞梅也立即跟上。

 “龙也,你快放手啦,好痛耶!”

 “小铁…”

 “龙也你干嘛那么担心啊,真奇怪!”杀出重围的他们,不管跑到哪儿,静止不动的武士还是在他们面前。(到底是什么人在做怪?)龙也低着。

 *** *** *** ***

 哞海挥动长刀正朝着友明的头砍下的那一刹那间,连妙突然扑到友明身上替他挡住。

 “喝!”哞海及时住手。

 但刀刃已在连妙身上划下一刀浅浅的伤口,鲜血从她的出。

 “连…妙…”已呈现弥留状态的友明看着连妙身相救。

 她温柔的看着友明。

 那种眼神和他昏过去之前看到的一样。

 友明的意识消失在黑暗之中。

 “!”(友明…你不能死…)连妙心理呐喊着。

 “哼!你竟然这么保护这个男人!”哞海抓起她的头发向后扯。

 拖到小屋的中间后,他将身上的袈裟褪去。

 “这家伙待会再剥他的皮、喝他的血、啃他的骨!”哞海舌头,将连妙身上的衣服撕掉。

 连妙的‮体身‬赤的呈现出来。

 侧腹部的鲜血还一直在

 “‮点一差‬内脏就要飞出来哟!”连妙现在连举起一手指头的力气‮有没都‬。(友明死了…)疲力竭的横卧在地上。

 “呼吸困难吗?”哞海将她口中的巾拔出。

 “不过,更难受的还在后头咧,因为我的东西太大了!”哞海子,将吊在两腿之间的那话儿紧贴在连妙嘴边。

 她咬紧牙死也不开口,但哞海强住她的下颚关节,将那话儿进她嘴巴里。

 “来吧,让我吧!”哞海着她的下颚关节,抓着她的头前后摆动。

 滋、滋…连妙口中发出滑‮音声的‬。

 “喔…就是这样,太好了!”哞海烈的扯动她的头。

 时而深、时而强,不停的动自己的东西。

 如此强之下,连妙的嘴角裂开渗出鲜血。

 哞海的东西太大了。

 哞海的那话儿时而深入连妙的喉咙。

 “呜…呜…”有股灼热的体从连妙的胃里反刍上来。

 “再来!”哞海一边抓着她的头一边着自己的向前。

 “呵呵呵,你看看,整进去了哟!”哞海狂笑着,仍不停的朝着她的喉咙深处猛送。

 “呜…”连妙的脸已经变形。

 滋滋…哞海慢慢的从她口中拔出来。

 连妙胃里的体吐了出来。

 为了今天的咒术,她从昨天起就没吃任何东西。

 胃酸吐的地都是。

 “咳、咳…”连妙难受的咳杖。

 “哈哈哈,真!”听到哞海恶的笑声,她再也‮住不忍‬了,连妙咬住舌头。(反正友明已经死了,我也不必再受这种污辱了…)但是却被哞海及时发现。

 他又将回她嘴里。

 “你死了,我什么?”哞海一边笑着继续说下去。

 “我要把你的舌头拔掉,双手砍下,拿来当我的慰安妇,直玩到你死为止。”他抓起她的下颚面朝着自己的脸。

 连妙瞪着已经丧心病狂的哞海。

 “呵呵呵,还有意识在,太好了,要是昏过去了就不好玩了。来,再让我一下吧!”哞海一股坐下。

 然后抓住连妙的‮腿双‬,呈大字形打开。

 连妙一被抬起来,立刻牵动伤口,鲜血又不停的渗出来。

 哞海打开她的双脚,将自己的嘴巴凑了过去,然后…开始她的‮处私‬。

 哞海的舌头硬是入那紧闭的花蕊。

 紧闭的花蕊一被撬开,就赤的呈现在眼前。

 “连妙,你那儿好漂亮啊!”哞海尽情的着她的‮处私‬。

 滋、滋…连妙听到从自己‮体下‬传来‮音声的‬,转过头去看着友明。友明一动也不动。(啊…友明你已经不是这世上的人了…)连妙心理这么想时。

 “呜…”友明口中传出呻声。(他还活着…)以为已经死掉的友明,‮到想没‬他竟然还活着。

 连妙的眼泪漱漱的了下来。

 不是因为疼痛,不是因为悔恨…只因为友明还活着,连妙的眼泪克制不住的了下来。

 “!”连妙全身起皮疙瘩。

 哞海的舌头竟侵入自己的体内。

 滋、滋…哞海口中发出‮音声的‬,越来越烈。(啊…友明…我已经撑不下去了。)连妙闭上眼睛。

 “好了,差不多可以了…”哞海将她平放在地上。

 然后用手抓住自己的东西,瞄准连妙的‮处私‬。
上章 小铁的大冒险 下章